首页 > 历史小说 > 獒唐 > 第一七五章 又是吴宁
    武老太太心里不是滋味,吴宁那小子,当真是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

    连带自己的闺女也与那小子一并学坏了,给上官婉儿千里迢迢送了衣袍,却忘了她这个母后。

    好吧,老太太不知道,吴宁是这赶的急,没来得及,否则绝对不能从这点小事儿上让武则天挑理。

    武则天只当是收了吴宁的炭窑,那小子心里还有怨气呢!

    而众人也不知道上官婉儿这套白袍是谁送的,自然也就没多想。

    武则天呢,也只是提这么一嘴,由心而发,便不再多说。

    “岑卿啊!”话锋一转,“上次与卿家说的那个事情,岑卿可还有异议”

    “啊...啊”

    岑长倩一顿,上次......

    难道是大云寺的事

    前一段时间,武则天特意找过一次岑长倩,有意兴建大云寺,来进一步向天下传播《大云经》,也就是把“女主天下”扶正的那本佛经。

    当时岑长倩是反对的。

    他倒不是反对武老太太上位,而是这些年,朝廷在建寺修观上花的钱实在太多了,不想武则天再浪费朝资。

    武则天也知道岑长倩属于直臣,对事不对人,并非是其它意思。

    可是,大云寺不建不行,涉及正统,关乎她登基。

    于是也不急,让岑长倩考虑考虑,再做答复。

    没想到,今天又提起来了。

    岑长倩低头静思。

    其实,过了这么多天,他也想明白了,兴建大云寺并非一寺之功,对于老太太来说,有着其它的用处。

    但是,若放在平时,或者原本的历史,岑长倩依旧会反对,因为朝廷确实没钱。

    而现在呢,却略微有点不同。

    那就是,开放海商,大力扶植西域贸易,半年有余,已初见成效。

    谁也没想到,只这两点,就让大唐商税激增三成不止。若继续深入,商税所得更是难以估量。

    这么一弄,朝廷现在倒有了点闲钱。

    但是,岑长倩心说,您不能有点钱就想着折腾吧

    思量良久,“臣其实也不是反对,实在是此举有碍朝稳。”

    “依臣之意,仍需从长计议吧”

    “嗯。”武老太太点了点头。心里虽说略有失望,可是岑长倩说的都是肺腑之言,也不无道理。

    “确实不合时宜,那就暂且不谈吧!”

    “......”

    “......”

    武则天和岑长倩打了一通哑谜,自始至终也没说两人到底谈的是什么事儿,可把武三思和武承嗣憋坏了。

    特么聊什么呢

    没办法,只得用猜的。

    可是这一猜,却是出事儿了。

    人都有被迫害妄想症,武三思还好,和岑长倩没什么值得猜的过往,但武承嗣却是不同了。

    难道......这老匹夫在立储之事上,还要与我过不去

    ......

    武承嗣想歪了,他还以为岑长倩反对的是立他为太子呢!!

    其实,也难怪武承嗣多想,武则天登基在即,立谁当太子是必然之虑。

    是暂缓臣意,把现在那个傀儡皇帝李旦抬到东宫暂行太子还是一鼓作气,直接拥立武家人为皇储

    武承嗣能不想吗这可是他人生之中最大的机遇。

    于是,他认为立谁为储君之事,老太太私下里与岑长倩商量过。

    也确实有过传闻,说是武则天之前与岑长倩商量过此事,岑长倩反对立武承嗣。

    只不过,他误认为岑长倩现在和老太太说的就是立储之事。

    这让武承嗣心中极是不爽,看岑长倩的眼神儿都不对了。

    老匹夫!!当真觉得我武承嗣好欺不成!

    ......

    ————————

    这事儿暂时就算过去了,可是,后面武承嗣要怎么对付岑长倩,却是可以预见。

    岑长倩此时心中甚喜,没想到圣后会体恤朝局,暂时断了这个念想,加之是才听说上官才人的白袍是太平公主送的,多了一句嘴。

    “说到太平公主,臣下今日刚收到一份关于公主殿下的奏报呢!”

    “哦”武则天一挑眉,“算起来,太平出游也有一段日子了,怎会有报”

    “回禀圣后,非是太平殿下有奏,而是山南道丹江口驿的一个驿丞奏了一本,是关于公主殿下出游的。”

    “事关公主,臣不敢大意,扣了下来,正要呈于圣后。”

    “拿来一观!”

    岑长倩允诺,奏报却不在身上,叫人回职房拿来,呈到武则天面前。

    老太太一看,确实是丹江驿的一个小小驿丞上奏的小事。

    至于什么事儿,不用说大伙儿也知道,当然就是宋大令耀武扬威地调戏民妇,被公主殿下一行痛殴。

    当然了,孙驿丞也不能说是公主殿下打人,很是乖巧地把吴老九那番关于读书当官,忘乎所以的言论搬了出来。

    其意甚明,就是公主殿下等人刚正不讹,看不惯宋大令的行径,为民除害。

    宋大令呢,官不为民主,欺民霸市的形象亦是尤为高大。

    只能说,这个孙驿丞是够狠的,是想把宋之问彻底踩死,不留一口活气。

    这本奏折呈上来,不用想也知道,宋之问的下场得有多凄惨。

    可惜,孙驿丞没想到,武老太太关心的不是这些。

    一翻开奏折,老太太搭眼一看,就看见一句话:宋之问所调戏之民妇商女秦氏,乃房州吴宁未娶之妻,实属败俗,有辱官仪。”

    “混账!!”武则天看到这儿,一声怒喝,未有掩饰。

    “这个混账东西!!谁让他娶商女的!

    猛的转头,一双怒目瞪着上官婉儿,“这是怎么回事!为何无报”

    “这.....”上官婉儿心里苦啊!

    您问我,我也不知道啊,房州那边确是没报,别弄的好像我故意隐瞒一般啊!

    可是,碍于武三思等人都在,上官婉儿又不好明说,只得认下,拜倒在地。

    “臣妾有罪,臣妾不查!”

    “!!!”

    武则天胸口起浮,怒气难平。

    商女......秦氏!!她也配!

    一甩袖袍,对岑长倩、武氏兄弟吼道:“都下去吧!!”

    “遵旨!”

    三人大气都不敢喘,颤声退下。

    可是,就在武三思退出大殿转身而走的一瞬间,武尚书眼中精光乍现,似有所想。

    ......

    是夜,武三思彻夜无眠,直到第二天上午,才有家奴小跑入阁,递给武三思一张卷成小纸筒的字条。

    武三思急切地打开一看,上面只有八个蝇头小字:

    “奏报所指,房州吴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