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獒唐 > 第一七零章 得罪不起
    聪明人懂得“借势”,识实务者为俊杰。

    他们有着高于常人的眼光,总能在复杂的迷局之中看清脉络。

    然后,实势造英雄,英雄会顺应大局,做到常胜。

    而真正的智者,则懂得如何“造势”,我命由我不由天!

    他们不但有着高于常人的眼光,更有着高于常人的胆量,于迷局之中而不失已,处危难之下而敢放博。

    显然,武则天属于后者。

    在纷乱的深宫之中,险恶的朝堂之地,她选了一条常人看不清,更不敢想的出路,一飞冲天,成了纵论古今唯一的女皇。

    而吴宁,也属于后者。

    虽然远没有武老太太的格局,但是也许正因如此,才让太平、孟苍生觉得难能可贵吧?

    一个至今无名无份的皇家弃子,一个无权无势的山里逃户,可他总能在这些看似无解的局面里,借用所能借用的一切,找到一条常人看不到,也做不到的出路来化解。

    回首他做过的那些事,几乎件件如此。

    第一次面对秦妙娘,他把自己装成一个瞎子,反而博得了秦妙娘的同情,最后使这个房州第一美人为之倾心。

    第一次面对武则天,他又用一箱奏折,生生把自己从悬崖边上拉了回来。久而久之,甚至得到了武则天的认可。

    第一次面对王弘义,他又是造势反转,借机除掉了人人唾弃的酷吏集团。

    而现在,看似跋扈,甚至有上不得台面的打人,很自然的,又让他扯出了读文人高中之后的丑态。

    太平公主实在不明白,吴宁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是怎么磨练出这一身本事的?

    也许正如第一次见面时,吴老九那句让人气恼的话:

    我是执棋者,你们即在局中,皆为棋子。

    ......

    ————————————

    宋之问基本是废了,以他的智商,显然还没意识到吴老九的阴险。或者说,他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根本来不及想什么后果。

    被吴宁暴打之后,仆从将之扶回到官驿。官驿的主事驿丞一看,登时大惊。

    “这,这是怎地了?宋大令怎至如此惨淡啊?”

    “......”

    他这不问还好,宋之问面子过不去,反倒激起了报复之心,气虚低吼:“你来的正好!”

    “去!派兵去把那几个殴击本官的恶徒拿下。”

    “啊??”驿丞更愣。

    从宋之问的话里听出两个意思:

    第一,宋大令这是被人打了;

    第二,宋大令想让他帮忙出气。

    可是,且不说宋之问这语气就让驿丞不自在,光是这带人帮他出气,也不和规矩啊!

    驿卒驿卒,专管驿站往来,可不是你宋大令府衙里的差头,说拿人就拿人的。

    这刑律治安之事,不正是你宋大令自己的职责所在吗?

    “这......宋大令且先息怒!到底是怎么回事,大令总要与下官说个清楚吧?”

    还说清楚?

    宋之问瞪了眼。特么刚刚的不堪,想他都不想回首,还让他再说一遍怎么挨的打?疯了吧你!?

    只是,这不说还不行,谁让现在得用到人家呢?

    给仆从使了个眼色,意思是:你来说。

    仆从一看,那就说吧!

    当然不能按真实发生的来说,那宋之问这脸皮也就别要了。

    只道:是一伙纨绔路边喧闹,宋大令看不下去,仗义喝止,谁料那伙人不知悔改,反而打了宋大令。

    驿丞一听,那还了得?几个纨绔居然敢打朝廷命官?当真不知王法何在。

    可是再一想,还是不行。

    让他带人缉拿实属越权,宋之问再怎么说也就是个过路神仙,万一上头怪罪下来,他找谁去。

    眼珠一转,“宋大令,你看这样行不行?”

    ......

    ——————————————

    吴宁他们被宋之问这么一搅和,自然也没法继续在河边那里喝酒吃肉了。

    无法,只得回到客店。

    刚进院门,孟家老丈就迎了上来。

    “小郎君可算回来了,却叫小老儿好生担忧。”

    “担忧?担什么忧?”

    “小郎君不知道?听说河边那里打起来啦。貌似动静还不小,挨打的是个官。”

    孟老丈绘声绘色,那神情一看就知道平时也是个八卦的主儿。

    “老夫就怕几位不知深浅去看热闹,万一沾了麻烦,可如何是好?”

    “......”吴宁一听,乐了。

    “没事儿,刚从那儿回来。”

    “啊?小郎君去看了?”

    孟老丈一听不淡定了,靠到吴宁身边,“小郎君啊,老夫是过来人,却是要多说两句了。”

    “这出门在外,最忌好事,遇事别往前靠,能躲则躲才是。”

    “没看。”吴宁哭笑不得,这老头儿还挺热心。

    “倒是......动手来着。”

    孟老丈:“......”

    得!

    他还奇怪呢,谁那么大的胆子敢打官员?结果,正主儿就在眼前站着呢!

    “坏了!”孟老丈呆愣了半天,才猛的一拍大腿。

    “快走!!几位快走!此地不宜久留。”

    吴宁不知天高地厚,一时兴起打了官,兴许当时占了便宜。

    可是,官官相互之理他不懂吗?等那挨打的官员回去叫来官差,哪里还有吴宁的好果子吃?

    “快走吧!趁还来得及。”

    正说着,院门之外,哄哄闹闹地来了一众官兵。

    “完了!”孟老丈心说,“这回想走都来不及了。”

    急步迎了上去,把丹江驿的驿丞挡在了院门处。

    “哎呀呀,孙驿丞今日怎会有空光临小店,失礼失礼!”

    驿丞没接话,先是把目光定在院中的吴宁等人身上。

    上下打量了几眼,这才回过头来,靠到孟老丈耳边。

    “孟家老丈,咱们是老相识,本官也不来虚的,这几个青孩子是你家里的?”

    “这......”孟老丈心中一颤。

    他与孙驿丞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平时也没少送礼打点,却是从未见他这般严肃过。

    扯了个谎,“本族直亲后辈,却是要仰仗孙驿丞维护一二。”

    “本家?”孙驿丞眉头一紧,逼问一句,“是真本家?还是假本家?”

    “孟老头,本丞知你喜好交友。但是这次,得跟我说实话!”

    “这.....”孟老丈心中有点慌,却是被孙驿丞看在了眼里。

    “孟老头,你我相识不短,本丞再问你一句,是不是本家直亲!?”

    “不是。”孟老丈实话实说,“但属旧故,还望.....”

    “旧故就好!”驿丞面色缓和,把声音压的更低。

    “从现在开始,这个旧故你不能再认了,这几个娃子惹大麻烦了!”

    “啊?”孟老丈一怔,“别呀!”

    “还有你孙驿丞化不开的麻烦?”

    低声道:“这几个也不是普通人。”

    “哦?什么来头。”

    “这都是房州折冲校尉吴长路的同族。”

    好吧,孟老丈的信息有点滞后,还不知道吴长路早就连升十八级了。

    “折冲校尉?”孙驿丞紧着眉头,“那也没用。”

    生怕孟老丈牵连进去,缓声提醒,“实话告诉你吧,就算是房州大令、朝廷大员,这回你也给我躲远点。”

    “为什么?”

    “因为他们打的那个人,是即将上任的襄州大令!!”

    瞪着眼珠子低吼:“你本家就在襄州,在他的治下,你还想不想好了!?”

    “......”

    孟老丈傻眼了,回头看了眼吴宁。

    心道:真不是小老儿不肯帮忙,确是小郎君得罪的这个人,老夫实在得罪不起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