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獒唐 > 第一六八章 反转
    “你看哈!”

    吴老九揽着宋之问,没事儿人一样继续和他聊天。

    “先得说你那两句诗不错,是你写的吗”

    “啊,是啊!”

    “嗯。”吴老九撇嘴点头,是不是宋之问写的,就吴宁这历史水平还真就不知道,他特么就是问着玩。

    “那先生大才啊!”

    “这,过讲......”

    好吧,别看宋之问开始挺硬气,还是个当官的,可是任谁被一个五大三粗的大小伙儿这么揽着动弹不得,心里都有点发虚。

    “你到底要干什么”

    吴宁斜了他一眼,“都说八百回了,聊天!”

    “聊天.....”

    周遭百姓都开始翻白眼儿,针尖对麦芒就差没上全武行了,还聊的哪门子天

    却见吴宁一指秦妙娘,“你看上这位小娘子了吧所以才过来勾引”

    “啧啧啧,身姿曼妙,容貌动人,是个人都会看上,也怪不得你。”

    “但是你放心。”吴宁那边又开口了,“她肯定不跟你走。”

    宋之问整个人是懵的,活这么大就没见过这样儿的,居然还反问了一句:“为,为什么”

    “这不废话吗”吴宁嚷嚷着,指了指秦妙娘,“她......”

    又指了指自己,“和我!!”

    “我们俩!!”

    “是一对儿啊!”

    “别说明媒正娶她爹都答应了,就是私定终身都定了八回了,你说她能跟你走吗”

    噗......本来都走出去的太平公主差点笑出声儿。

    暗骂,这个臭不要脸的吴老九,这种话也说得出口。

    不自觉的又折了回来,心中也是安心不少。

    吴宁虽话糙,但是借由却是把事情经过说了个明白。没看周遭百姓一阵恍然,神情都开始变了吗

    他们还以为是这群浪荡纨绔道旁喧闹,这位官老爷看不过去,仗义教训呢,原来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

    是这个官老爷垂涎人家小娘美色,过来勾搭,却不想人家早就许了人家,且夫家就在身边。

    “咱就说这几个青娃子怎地这般嚣张,连官老爷都敢咆哮,原来是一出棒打鸳鸯,那人家小郎君还不和你拼命”

    ......

    这边宋之问一看,百姓风评骤变,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是真没想到,那俏丽小娘居然有婚约在身。

    要知道,刚刚吴老九很是恶毒的用了一个“勾引”二字。

    “勾引良家......”

    宋之问自己就是官,他怎会不知唐律这可是重罪,真坐实了,可不是打板子就能了事的。

    想到这里,猛的一个激灵,急道:“你这郎君怎可胡言乱语我那可不是勾引,只是心生倾慕,有意结交。”

    吴宁一撇嘴,摊手看向围观百姓,“这不还是勾引吗”

    “我......”

    宋之问一时语塞,憋了半天,颤声又道:“那,那本官也是不知这位小娘子有婚约在先啊。”

    “你看看。”吴宁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你紧张什么放心,我这人大度,不怪你!”

    “当真不怪”

    “当真不怪。”

    “呼。”宋之问长出一口浊气,心道,幸好不怪啊!

    他这新官还没上任,在路上要是闹出一场调戏良家的戏码,就算这几个浪荡子不能把他怎样,也于名声无益。

    看见今天是讨不得什么便宜了,宋之问哪还有再留之理,仓促道:“本官今日却有孟浪。”

    一拱手,“多有得罪!”

    “既然小郎君不怪,本官告辞!”

    说着话,挣开吴宁的纠缠,抬腿就想走。

    “回来!”

    吴老九一声大喝,吓得宋之问一哆嗦。

    “还没聊完,你着什么急呢”

    抬眼看着周围越来越多的百姓,吴宁道:“大伙儿没来之前的事咱们聊完了,可大伙儿围上来之后事儿,咱们还没聊呢。”

    “......”

    “......”

    这回不但宋之问有点懵,围观的百姓们也有点懵。

    你要说我们没来之前的事儿你说说清楚还行,至少解了误会,并非大伙儿想的那样。可是来了之后......

    来了之后,大家都看在眼里,有什么好聊的

    “你骂人了吧”

    吴宁那边冷不丁一问,宋之问气势全无,下意识狡辩,“没有!”

    “你骂人了。”吴宁一脸笃定。

    “你要不骂人,也不能把众位乡亲都招来不是”

    轻蔑地斜了一眼宋之问,“你骂我们是淫男浪女!!”

    “怎地七尺高的汉子骂了就是骂了,有什么不敢承认的呢”

    宋之问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我帮你分析分析哈。”

    “你看你骂了我们,把大伙儿都招来看热闹,却只字不提你调戏我家娘子的事。这有点不仗义吧”

    “然后呢,你又道貌岸然地亮出官身,拿君子礼数把我们压了个严实。甚至还要招来驿卒整治我等,来突显你宋之问刚正不阿的形象。”

    说到这,吴老九瞪圆了眼珠子,好像刚发现什么似的。

    “这特么够高明的啊!本来是你色迷心窍,反而成了我们飞扬跋扈,不通礼教了。”

    哄!!!围观百姓一下就炸开了锅。

    “原来是这么回事!”

    ......

    “要这么说,那还真得聊聊。”

    ......

    “咱说什么来着,这读书人的弯弯绕就是多,这位小郎君若是不说清楚,咱们这大老粗哪明白却是误于恶人站台助威。”

    ......

    ————————

    太平公主也是服了。

    这种局面,连她这个公主殿下都已经认了这个哑巴亏,却是也能让吴老九生生给扳了回来,着实是出了一口恶气。

    再说宋之问,此时的情形完完全全是刚才的翻版。

    宋之问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算了,他是撤头撤尾体会到了太平公主刚刚的感受。

    以官压人吧......众目睽睽。

    唯有苦脸一揖,“本官孟浪,有辱....斯文!!”

    “小郎君大度,且原谅则个!”

    ......

    “呵.....呵!”

    吴宁脸色猛然一肃,“谁跟你说老子大度了”

    刚刚的风轻云淡、玩世不恭瞬间荡然无存。

    逼近宋之问,“我这个人,有仇必报!”

    “而且今日仇,就要今日报!”

    话还没说完,吴老九大脚丫子已经甩出去了,一个飞踹,宋之问就已经躺在了地上。

    “老八!!”

    “在呢!”

    “给我往死里打!”

    ......

    “......”

    在场的所有人都傻眼了,万没想到,这小郎君如此暴躁,说动手就动手。

    那可是朝廷命官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