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獒唐 > 第一六六章 明抢?
    其实,太平公主的担心不无道理。

    大唐虽是奔放,却也不是不讲究世俗礼法。一群男男女女河边野炊,且还是是官道之侧,众目睽睽之下,确实会引人侧目。

    ......

    不多时,吴老八抱着一坛淡酒、一壶酸乳,还背着半扇羊肉,颠颠地回来。

    待引火烤羊,炊烟升起,岸边这一块儿不显眼也难了。

    路上行人无不好奇望来,只见一帮红男绿女好不快活,居然在河边儿上烤起肉来。

    而且,许是觉得吴宁那句“没人认识你”起了作用,个个都放下了矜持,撒开性子,劝酒欢闹之声扬扬沸沸,好不热闹。

    行人们感叹年轻真好之余,也是摇头苦笑,“这帮孩子,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公子纨绔,胡闹都闹到官驿上来了。”

    而此时,离吴宁等人不远的岸边,一个中年男子也注意到了这边。

    只见他一身锦绣的儒袍,在江风之下微有飘扬,一柄折扇攥在手中,负于身后,眉眼之中略有几分贵气儒雅,看着不远处围坐江边的一个身影微微出神。

    下意识问了一句:“那几人是何来历”

    这话是问向身边仆役的。

    那仆役也是心苦,暗说,您这不是难为我吗小的哪知道这是谁家的二世祖跑到这儿来现眼

    可是,做为一个合格的仆从,就算答不上,也得蒙啊!

    只得道:“好叫主人知晓。”

    望向那边,又偷瞄了一眼只家主人,“应该就是几个纨绔子弟游兴大发,却是忘乎所以了。”

    “要不,小的去呵斥他们离开别扰了咱们的游兴。”

    “嗯。”中年人显然还没回过神来,茫然点了点头。

    随之又反应过来,急声道:“不必。”

    说完,继续望着那个窈窕身影,面有痴色。

    “此等女子却与纨绔为伍,当真轻贱了呢!”

    “哦。”仆役明白了。

    顺着主家的目光望去,只见那一伙人,一共就三个可称“女子”之辈。

    一个还没退奶牙,显然不是。

    还有一个,气质非凡,看上去双十年纪,却有些寡淡,显然也不符合自家主人的口味,那就应该是第三个无疑了。

    仆役定睛细观,果然不俗。那小模样甚是颜丽,如含苞晨朵,让人欲罢不能。

    而且,那小娘子言辞神态还有几分俏皮,更是家主喜好的那一款。

    暗自一笑,谄媚道:“确实可惜了。也不知这小娘子是不是眼浊,竟与这帮人为伍。”

    抬头见自家主人还没回魂,又道:“主人何不上前攀谈”

    “嗯”中年人一愣,似有意动,又觉突兀,“这......不太妥当吧”

    “有何不妥”

    仆从显然极是通晓主家心思,“那些纨绔粗鄙之人怎能与主人相较”

    “那小娘子就算再瞎,这明摆着的事情,也不会不知吧”

    拱手下拜,“主家就当是解救良家于水火,也当上前攀谈,引之倾心啊!”

    “......”

    这特么的马屁拍的,中年人若是不从,就成了见死不救了。

    “好,好吧!”

    扑棱一声,打开折扇,昂首挺胸,直勾勾地朝着秦妙娘迈步而去。

    ......

    ————————————

    这边,吴宁他们已经喝嗨了,吃嗨了,玩嗨了!

    李重润酒劲上涌,竟然和吴启二人围着烤架,翩翩起舞了,看的吴宁直咧嘴。

    “特么大唐这个风气,真是不咋地,两大男人你蹦跶个什么劲儿”

    “嗯嗯!”太平大笑,扶着吴宁的肩膀附和,“而且还跳的这么难看!”

    “对!对!太对了!”吴宁又顺着太平附和,“跟你妈说说,让她老人家下个旨,以后禁止男人跳舞!”

    “好!”太平满口答应,很是欢乐。

    ......

    大伙玩的正嗨,突然间,不远处传来两句吟诵,吸引了众人的注意。

    连吴启和李重润都停了下来,宁神细听。

    “年年岁岁花相似....”

    “岁岁年年...”

    “人不同。”

    不错啊!

    吴宁寻声望去,心说,这词儿听着怎么这么耳熟呢

    他听着耳熟的诗可不多,可是一但让吴老九记住的诗词,那应该就是《唐诗三百首》里最拔尖儿的那一批好诗了。

    由此推论,颂诗的这位,应该也是个数得上数的诗人了呗

    这也是吴宁好奇望去的原因。

    一看是个中年人,长的还行,不过比自己差了一点。

    可是,根本不认识。

    这不废话吗就算李太白站吴宁身前,他也不可能认识啊!

    只得偏头问向太平,“见过吗”

    太平摇了摇头,“没见过。”

    说完又补了一句,“不过诗不错,应该是个人才吧!”

    “确实不错。”

    在大唐熏陶了好几年,显然吴老九也不能免俗,对于能做好诗的才子不由高看两眼。

    眼见那人好诗亮相,之后就径直往他们走了过来,吴宁出于礼数,只得起身迎了上去。

    可是,吴老九尴尬了,人家压根没搭理他。

    中年人好像早就料到,他卖弄两句酸诗,肯定能把这帮纨绔镇住。

    所以,对于众人的注目礼,吴宁的起身相迎,只当是理所当然。

    他是什么身份的人,岂能与吴宁这种二世祖埋头见礼

    直接走到秦妙娘身边,两手抱扇,淡笑一礼,“宋之问,字延清,这相有礼了。”

    “......”

    秦妙娘一阵慌乱,没想到这人过来就与自己见礼,局促一拂,“宋...宋...”

    “宋”了半天,也没叫出全名,只回一句:“客气了。”

    宋之问见状,依旧淡笑如初,心里却甚是得意,这小娘子面带桃红,显然已经失了方寸。

    环首四周,见一众人等,个个目瞪口呆,茫然无措,更是鄙夷。

    纨绔就是纨绔,连多费几句唇舌都省了。

    也不拐弯抹角了,直言道:“延清冒昧,平生最喜结交,见小娘子身姿超凡,便生亲近之心。”

    一指不远处的官驿,“可否与延清驿上稍坐清茶淡酒,愿与小娘子同论天地!”

    “......”

    这话说完,秦妙娘也傻眼了,下意识把目光越过宋之问,看向吴宁。

    而这个动作,也像是一下子按下了开关,使得众人终于反应过来。

    “噗!”

    “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整个河边暴起震天的大笑。

    孟苍生笑的已经喘不过气来了,躬腰支着大腿,“不行了,不行了,让我缓缓。”

    吴黎也是抱着肚子直接坐在了地上,“这回绝对忍不了,绝对忍不了!”

    而吴启则是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我就说吧,我就说吧,今天肯定有好戏!”

    “来吧老九,请开始你的表演!”

    ......

    太平公主扶吴宁的肩膀才能站住,咯咯咯咯,笑的上气不接下气。

    “九郎说的真对......”

    “哈哈哈哈....”

    “靠脸吃饭,靠脸说话......”

    “靠脸......哈哈哈,靠脸征服天下....”

    “哈....现在...天下还没征服,先来了个痴汉子....哈哈哈哈。”

    “你自己看着办吧。”

    “......”

    吴宁头顶没绿,脸先绿了。

    “诶诶诶!”

    瞪着牛眼,走到宋之问身后。

    用两个指头夹起宋之问肩头衣物,把他调转过来。

    “兄弟.....”

    “明抢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