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獒唐 > 第三十二章 改变
    吴宁可不知道,自己莫名其妙的在秦文远那里就挂了号。

    此时此刻,吴老九哈喇子流的老长,直勾勾地盯着眼前的好几个大麻袋。

    五百贯,五百贯啊!

    五百贯大钱有多少

    大唐的开元通宝一千枚是一贯,大概有四斤重,五百贯那就是两千斤,秦福用两辆牛车才拉过来。

    吴宁这个土憋哪见过这么多钱,眼都直了。

    吴启也愣了半天,蹦出一句:“他娘的狗大户,原来这么有钱!”

    “矜持!”吴宁斜了他一眼,“堂堂统军家的公子,怎么跟没见过钱似的。”

    “还真没见过这么多。”

    吴启咧着嘴,猛一拍吴宁,“赶紧的,搬屋里去吧!”

    “对对!”吴宁这才反应过来,这可是钱啊,怎么能在院子里扔着

    把吴黎叫过来,哥儿仨折腾了半天,才把钱都抬到屋中。

    然后,吴宁又开始犯愁了。

    “特么这个钱,怎么花呢”

    你别看一贯钱他能琢磨出花来,可是这五百贯来的太突然,有点懵。

    想来想去,最后还是起身往老祖君那院行去。

    “假如哈,我是说假如。”

    “假如我有五百贯,您说应该怎么花”

    “五百贯”老祖君一声嗤笑,“有那工夫琢磨点正事儿,少发些晕梦!”

    得,吴宁就知道是这么一句。

    “咱说的是真的,我真有五百贯!”

    “嗯”老祖君一挑眉头,还是不信。

    “真有五百贯哪儿来的啊”

    “卖了锅汤。”

    “金汤啊”

    “真的。”吴宁把秦文远和他买秘方的事一说。

    咣当,老祖君直接就坐地上了。

    “你没骗祖君”

    “骗您做甚”吴宁赶紧把老祖君扶起来。

    怕他不信,特意领着老头到自己屋里看钱。

    这回几个大麻袋摆在眼前,由不得老祖君不信了。

    “真是金汤咋的”

    老头儿坐在炕沿上,半天没动地方。

    一锅汤卖了五百贯,这确确实实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

    “祖君,您说这钱怎么花”吴宁又问了一遍。“要不,

    像我晌午说的那样,借给坳子里的乡亲,也开客店”

    老祖君沉默了。

    过了半天,站起来拍了伯吴宁的肩膀,“好孩子,出息了。”

    吴宁能一下子挣来这么多钱,在老头看来,确实是长本事了。

    可是,更让老头欣慰的是,这孩子有了钱,没想着自己怎么花,而是想着帮帮坳子里的亲人。

    单单这一点来看,这五年,大伙儿就没白养他。

    “这钱太大了,不是这么个花法。”

    吴宁嘿嘿地憨笑,让老祖君夸一句,那当真是不容易。

    “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

    看着那一大堆铜钱,“要是把这个钱都借给坳子里,让大伙起客店,那一下子冒出来那么多家,可就不是大伙儿一起挣钱了,连我自己的买卖也得黄。”

    如今市场还没培养起来,突然投入那么大,把全下山坳都变成大客店,那可真就是找死了。

    “不过,这条路也不是走不通。”

    “哦”老祖君一疑,“那九郎有啥想法”

    “我是这么想的。”

    吴宁也坐在了炕沿上,盘上腿,和老祖君脸对脸地说开了。

    “开客店确实是个挣钱的路子,这一点小子是一点都不怀疑。”

    “只不过,咱们现在名声不显,全靠沾问仙观的光,确实不宜一下子开太多,但开个三五家那还是没问题的。”

    老祖君点着头,吴宁说的有条有理,而且那五百贯大钱在那儿摆着,让老头不得不把他当个大人来看了。

    “要不这么着吧。”吴宁试探道,“跟我五伯商量商量,把他那个院子也改一改。”

    “然后看坳子里有谁愿意跟着咱们干的,我出钱,到时算借的也好,算合股也行。”

    “咱们先开那么几家试试深浅,等以后客人多了,搞出名堂了,再让乡亲们都跟着干,您看如何”

    “嗯!”老祖君点着头,吴宁这个办法稳妥。

    “我看行!”

    “那就这么定了。”吴宁大乐,“剩下的钱,您老拿一部分到碳厂那边,不是收不着碳料吗这回有钱了,还怕收不上来”

    这回老祖君却是摇头,“碳窑不是钱的问题,不用!”

    炭窑竞争不过陈家庄,那是人家位置好,靠近大山,不是钱的问题。

    就算提价收料,最后卖的时候又要亏,这一点老祖君清楚得很。

    “把你自己这一摊管好就行了,”

    ......

    ————————

    当天夜里,老祖君就和五伯商量了开店的事。

    有吴宁那个很挣钱的客店珠玉在前,五伯自然动心。

    如今碳窑生意不好,五婶又怀着身孕,五伯正愁这日子到底要怎么过下去呢。

    第二天一早,五伯去找了六伯,本来是想把这个活交给六伯来干。可是六伯一听,吴老九肯借钱给大伙儿起客店,二话不说,就来找吴宁。

    六伯是看着吴宁家小院一点点弄起来的,又得知这两日天天客满,自然也是眼馋的紧。

    于是乎,下山坳除了吴宁这里,很快又要多上两家小客店了。

    但是,别人家却没五伯和六伯那么有胆量了,老祖君问了一大圈,谁也不敢冒这个险。

    毕竟是借吴宁的钱,万一赔了,可怎么还。

    ......

    说干就干,五伯和六伯是一点不含糊,张罗了一帮坳子里的帮工就开始了。

    接下来几天,吴宁索性把自家生意交给五婶看着,自己和吴黎、吴启到五伯、六伯那里帮忙。

    至于吴宁这个客店到底挣不挣钱这简直就是多此一问。

    有独孤傲、秦文远这些住过的人帮着刻意吹嘘,城外的山沟里出了一家天价客店的消息,在整个房州已经是人尽皆知了。

    正如秦文远所说,五百文一晚的客店,换了谁也得好奇凭什么那么贵

    以至于除了上山的香客,这几天已经开始有不相干的城里人专门跑到下山坳来一探究竟。

    在院外张望半晌觉得别致,干脆就住上一晚试一试的,也大有人在。

    ......

    看着吴宁家的客人络绎不绝,五伯和六伯更加坚定了能赚钱的信心。

    而七哥和老十一他们自然也是看在眼里,心想着是不是和家里的商量一下,从吴宁那借点钱,也起一家店算了。

    不知不觉中,下山坳因为吴宁的这一通折腾,开始慢慢地燃起了一丝希望。

    ......

    ——————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问仙观的红火劲儿也渐渐退去,不过吴宁的寻翠居却依然是日日客满。

    这一个月,对于吴宁来说,那是美好的。

    可是对于某人来说......

    “师父!”孟苍生对肖道长道,“吴老九那小店好像有生意了。”

    “无甚大事!”肖老道颇为不屑,“还不是沾了为师的光”

    这是八月初一那天,肖老道说的。

    ......

    “师父,吴老九那破店,卖到五百文一晚了!”

    “他这是讹诈!”肖老道瞪着鼠眼,“待香客散去,看谁还住他的破店。”

    这是八月初五,肖老道的预言。

    ......

    “师父,香客散了,吴老九那里怎么还有人呢“

    “那是提前定下的,你且等他关门便是。”

    八月初十。

    ......

    “师父,店还开着呢....”

    “不行!”肖道人急了,这是要输啊。

    “真当为师治不了他!”

    “你去收拾东西,城中别馆要做七天法事,咱们进城去住上七天。我看少了为师,谁还上这长罗山!”

    “......”

    孟苍生无语了,这损招也亏他这个师父想得出来。

    “那什么......”

    孟苍生再次好心提醒,“徒儿觉得吧......您现在反悔,也还来得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