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獒唐 > 第一六一章 另有所图?
    第二天一早,下山坳天还没亮,就已经热闹了起来。

    太平公主的侍卫宫人闹闹哄哄地把一箱一箱的行装往车上搬,几个要出远门的孩子家里的长辈亲族也是早早的就起来备了早饭,让大伙吃饱了肚子好出门。

    未及卯时,孟道爷就从山上下来了,一身新做的道袍,仙气渺渺。身后背着长剑,眼神都和往日不同,添着几分神彩。

    “几时出发”

    吴宁一阵无语,心说,这几年可是把孟道爷憋坏了。

    摊手道:“公主殿下这行装有点多,还没装完车呢。”

    “再说,庐陵王府那边也没到,估计还得磨蹭些时辰。”

    “......”

    只见孟道爷一瞥嘴,小声嘟囔:“真是不嫌麻烦,哪有他们这般走江湖的”

    “行啦!”吴宁好声安慰,“人家都是皇亲贵胄的,这出去一趟,能和咱们一样吗”

    其实,吴老九心里也有吐槽。

    就想出去玩一玩,本来以为随心得很,也就吴宁、秦妙娘、孟苍生、吴黎、吴启,再加上太平公主和李重润兄妹这么几个人,说走就走了。

    可是,太平公主和李家兄妹哪能像他们一样,提上鞋就走

    宫人侍卫光太平这边就得有一两百号,这还不算庐陵王府那边还有一波。

    行装用度,拉了十多车。

    用吴宁的话来说,这哪是出去玩快赶上军队开拔了。

    ......

    ————————

    等了小半个时辰,才见庐陵王府的人马慢悠悠地到了山下。

    吴宁庆幸的是,李重润还挺会做人,特意到康乐坊接了秦妙娘一同出的城。

    “差不多就走吧!”

    孟道爷很是不耐烦,照这么磨蹭下去,一天能走一驿(50里)就不错不错的,什么时候才能晃悠到襄州啊

    “还差个吴老十。”

    “.....”

    正说着,晨雾之中就见两骑快马,一前一后朝着山下飞奔而来。

    吴宁仔细一看,前面那个正是吴启那厮,等看清后面那一骑,“不好!要坏事!”

    说着话,一把夺过侍卫手里的马缰,噌的就蹿上了马。

    “走走走走!!速速启程!”

    大伙儿都有点懵,心说,这是怎么了

    刚要发问,吴启那扯破了嗓子的嚎叫已经传过来了。

    “快......走走走走!!我爹追过来了!”

    好吧,孟道爷和吴黎大笑不止,原来是这么回事儿。

    翻身上马,“驾!!!”

    也不管慢腾腾的马车人队,几个年轻人扬鞭而去,甚至潇洒。

    “你们....”

    把太平公主气的哟,这还没动身呢,你们跑什么啊

    只得急令大队启程,追着吴宁等人的方向慢悠悠地上路了。

    远处,吴启与吴宁等人的飞马汇合,沿着官道一路向东。

    “爹,别追了,回来我肯定好好读书,给你考个状元回来!!”

    “......”吴长路勒住马僵,无语地看着几个孩娃子踏马扬鞭,绝尘而去。

    只得报以苦笑,“一群臭小子,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而回应吴别驾的,除了隐约从马蹄声中传回来的一阵阵嬉笑怒骂,再无其它。

    ......

    ——————————

    “好险好险好险......”

    大伙一气跑出去十多里地,眼见吴别驾没追过来,这才放慢了速度。

    吴启拍着胸口,气都喘不匀就在那抱怨,“我这个爹啊......简直不像话!”

    “你还好意思说!”吴宁瞪着眼珠子,“没搞定你爹也不早说,要不是小爷机智,看你走不走得了!”

    “是是是!”吴启赔笑,“还是九哥懂我。”

    说着话,转过头就冲吴老八嚷嚷,“老八!来来来,咱俩换换马。”

    “呸!”吴老八抱着马脖子,“美得你!”

    吴启骑的是自家的马匹,吴长路那么大的官儿,单是朝廷配给的马匹就不是一般货色,都是上好的战马。

    放在以前,吴启别说骑出来玩,摸他都摸不着。

    可是,再好的战马又哪能和太平公主给吴宁他们安排的宝马相比

    吴老八骑的那匹是正经八百的西域宝马,吴启早就眼馋得不行了。

    可是吴老八又不傻,才不会和他换呢

    “你等一会儿吧,等后面公主殿下的车队追上来,自己和殿下讨要去!”

    “也行!”

    吴启撇着嘴,索性下了马。

    往路边一坐,“谁身上有吃食小爷早饭还没吃呢!”

    ......

    车队慢得很,大伙儿在路边等了足足有小半个时辰,才见太平公主的车辇慢慢悠悠地从远外晃荡过来。

    孟道爷拧着眉头,心里老大的不爽。

    照这个速度,从天亮走到天黑,撑死能走一驿之隔。这还得是路上没什么景致,大伙儿不停马,不游玩的情况下,才能走一驿。

    要是稍有停留,一驿可能都走不了,得十多天能到襄州就不错了。

    要知道,大唐的驿站系统极为发达,所谓“一驿”,就是一个驿站与下一个驿站之间的间隔。

    一般来说,中原内陆这个间隔都是五十里一驿。也就是正常人步行一整天,整好可能早晨上路,傍晚入驿的距离。

    不得不说,古代的交通系统虽然效率很低,却还是很人性化的。

    但这是按脚程来算的,孟苍生是骑马,而且骑的是上好的宝马,要是让他撒开了欢的跑,一天跑个三驿四驿的路程再正常不过了。

    可是,现在不行啊,有大队人马跟着,他想自己撒欢显然不太现实。

    此时,孟道爷看着太平公主的车队驾辇已经到了跟前,吴宁等人已经迎了上去,大伙不定又在这里磨蹭多久,孟道爷只得可怜起他的马儿来了。

    “马儿啊,马儿,纵有千里之才,你也得忍着了。”

    正想着,那边吴老九扯开嗓子,已经嚷嚷开了。而嚷嚷的东西,却是让孟苍生一怔。

    “我说,这可不行哈!这也太慢了点吧”

    “......”

    孟苍生眉头一展,玩味地看着吴宁,这小子怎么和我想的一样

    ......

    呵呵,吴宁不但和孟苍生想的一样,而且这位还敢多想点呢!

    “这得晃悠到猴年马月才能到达襄州转船”

    “路上稍稍耽搁点,连驿站都赶不上,得睡在野地里,这可不行哈。”

    太平公主听着吴宁在那儿鼓噪,“出门本来不就如此,你急什么”

    只见吴老九一点没客气:“那是你出门本就如此。”

    指着一车连着一车的大车队,“俺们小老百姓出门可没这么多讲究。”

    眼眉一挑,“要不,咱们分开走吧。”

    “......”

    太平公主一阵无语,这才刚出来十里地,这混蛋怎么就起幺蛾子了呢

    眯缝着眉眼,看着吴宁,“你到底是不是出来游玩的啊”

    “本宫怎么觉得你另有所图呢”

    ......

    “瞎猜什么呢”

    吴宁撇着嘴,一脸的浮夸。

    “我是那种人吗”

    “是。”

    太平认真地点着点头,“你还真就是那种人!”

    “说!!到底打的什么鬼主意”

    “天地良心!”

    话到这份儿上,就聊不下去了啊,吴宁只得摆事实讲道理。

    “照这么走,咱们光到襄州就得晃悠个十来天,这一路咱还没法停下来游玩。”

    “完了到了襄州,马上就得转船,也没啥时间停留吧”

    “那这一路不就浪费掉了都让这车队给耗下了。”

    “还不如我们几个骑马的,一路小跑先几天到襄州,一边在襄州城见见世面,一边等着你们来。”

    “然后咱们一起坐船走多好两不耽误不是”

    “......”太平公主没说话,心里还是不信吴宁的说辞。

    可是吧,公主殿下眼珠暗转,心道:“撇下本宫先跑是万万不行的。”

    但是,想到这里,抬头眯眼睛看着吴宁。

    看的吴老九直发毛,心里开始嘀咕,她不会真发现了点什么吧

    这时,太平开口了,语气坚定,不容有疑。

    “不行!本宫说不行就不行!”

    “为啥啊”

    “不为什么,就是不行!”

    太平一身雪白的男装,掐着腰,颇有几分飒爽之气。

    “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太平公主牵起嘴角,“除非咱们这些人一块骑马先行,让车队在后面慢走。”

    “啊”吴老九傻眼了,暗觉不妙。

    “这可不行,好几个女眷呢,出点什么事儿可怎么办”

    只见太平一扬头,指着孟苍生,“有孟师兄在呢,能出什么事”

    吴宁心说,说的也对!

    可吴宁还是不住摇头,“重润和裹儿,还有妙娘和殿下,可都不会骑马的。”

    “谁说的!”

    李重润在一旁已经憋半天了,嗷唠一声,吓了吴宁一跳。

    那小子巴不得也来一回纵马江湖的体验呢!

    “身为李家儿郎,哪能不会骑马”

    吴宁瞪着眼,“一边去!你才十一,骑什么马!”

    李重润不服,“咱七岁就会骑了!”

    “那也不行!”

    “你太平姑姑怎么办”

    太平公主一听,立马接话,“本宫的骑术可不比你差!”

    “......”

    吴宁心说,我就想和大队分开,转移视线啊,你们添什么乱

    不认命地苦声道:“那裹儿和妙娘怎么办总不能把她俩扔下吧”

    “贫道可以带着裹儿,你与秦家娘子共乘一骑不就行了。”

    得,孟苍生也来添乱了。

    “就这么定了!”

    太平公主差点没蹦起来,其实最烦这些宫人侍卫天天黏在身边的人是她,她才是最想撒一回欢的那个人。

    “来人,备马!本宫这次要微服出寻,一探大唐民生。”

    “......”

    吴宁凌乱地怔在那里,望着车队里其中一辆马车上的两口箱子发呆。

    我地个亲娘啊,老子的家底儿可都在这儿呢,留下一个帮我看着也好啊,怎么就成这样儿了呢

    ......

    。

    ————————

    很难受,坐不住了。

    只有三千字,今天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