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獒唐 > 第一五九章 吴启归来
    太平公主有的时候真是挺佩服吴老九的。

    回想她来房州这不到一年的时间,吴宁所经历过的这一切,若是换了任何一个人,就算不被吓得半死,恐怕也被这巨大的压力压垮了吧

    从太平找他解决再婚之危,再到解决武李矛盾。

    从知道自己的身世唯恐圣后斩草除根,到一次又一次地与酷吏暗斗。

    吴宁从一个山里娃到舞动风云的弄潮儿,从随时可能因为身份败露而丧命到如鱼得水财势两得......

    太平即使就在吴老九身边,可还是有点恍惚,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这可不是谁都能在这么复杂的局势之下苟存的,更不是谁都能像吴老九一样,见招拆招化险为夷的。

    一年下来,这小子不但没死,而且一天比一天活得更好。

    现在又反过来了,母后不来找他的麻烦,他倒是胆大包天,开始借着母后的威名给自己某利,连上官婉儿这个和他毫无交集的女宫,他都开始算计。

    “九郎是越来越得寸进尺了。”

    “啊”吴宁一愣,他可不知道太平心里正在感慨。

    “你看看,我这好心给你们这帮人做衣裳,怎么还成我得寸进尺了呢”

    “圣人都说礼尚往来嘛,穿了我的裤子,帮我挣点名声,这不过分吧”

    “行了行了。”太平懒得听他贫嘴。

    “别怪本宫没提醒你,上官婉儿可不是那么好打发的。”

    抖着手里的衣裳,“一般货色可是入不了她的眼,想让她替你出力,可是得下点工夫。”

    “嘿嘿嘿。”

    吴宁奸笑不已,“宁可没想在她那儿下工夫,有殿下在,哪还用我去下工夫”

    “......”太平一怔,“什么意思”

    错愕间,只见吴老九靠到太平公主耳边,“其实吧,咱还有一套精妙绝伦的好裙子,名为:广袖流仙裙!”

    “哦”太平来了兴致,“广袖流仙”听名字就不像是凡品呢。

    不动声色地低声反问,“那你怎么不拿出来挣你的大钱!”

    “这不是时间紧嘛!”吴宁摊着手,“衣服可以慢慢做,可过了今夏,来年殿下在不在房州还要另说,咱不就不能陪殿下出去游玩了吗”

    “哦。”太平点了点头,吴老九说的挺好,可是公主殿下一点不见开颜。

    “那等回来,你就做出那广袖流仙来试试呗,看看能不能打动上官婉儿。”

    “那怎么行!”不想,吴宁一惊一乍地瞪了眼,他猴精猴精的,哪还看不出太平的心思

    “那么好的裙子,当然要给殿下,怎么能便宜了上官小婉”

    “真的”太平眼中终于现出神彩。

    白了吴宁一眼,“算你小子懂事!”

    “放心吧!”抬高了声调,“婉儿那里,就交给本宫了。”

    吴宁一拍大腿,“还是殿下疼我!!”

    心里却道:“特么女人啊,真难伺候。”

    正高兴着,终于把这事儿搞定了,突然间,一个清亮的男声扒着吴老九的耳朵就响了起来。

    “哪个殿下疼你了”

    “!!!”

    吓了吴宁一跳,猛的回身,只见一张漂亮得不像话的俊脸正贴在身后,一脸贼相儿地瞄着他。

    “靠!!!”

    “吴启!你特么什么时候回来的!”

    可不正是去娘舅家浪了快一年的吴老十吗

    “哈!!”吴启大乐,旁若无人地给了吴宁一下子,“怎地想本公子了吧本公子终于回来啦!”

    吴宁被这家伙怼的一躬腰,反身就是一脚,“想你个屁!看见你这张俊脸就来气!”

    “说!怎么跑回来了”

    前几天四伯还在说,今年太忙,就让吴启在舅舅家先呆着吧,转过年再把他接回来。

    才几天这贱人就跑回来了

    “你还有脸说”吴启也来劲了,“特么要出游也不说想着咱点,幸好本公子消息灵通,偷着跑回来了。

    “怎地想撇下我自己出去快活没门儿!”

    “......”

    吴宁一阵无语,这家伙倒是什么事儿都不落下。

    倒是一旁的太平先发话了,“这位是.....”

    吴启正好在太平公主到房州之前就去娘舅家了,太平自然没见过他。

    此时,公主殿下也是好好瞅了瞅这位公子哥儿,由衷赞叹:就算在京城里,也难找这么俊秀的小郎君了吧!

    “哦哦。”

    吴宁经太平这么一提醒,才想起为二人引荐。一指吴启“这是我四伯家的独子,算是我十弟。”

    贴到太平耳边,“殿下可别被这小子骗了,长的是不错,可比我还不着调呢。”

    “......”太平翻着白眼,难得吴老九知道自己不着调。

    介绍完吴启,吴宁转过来又为吴启引荐,“这位是....”

    可是吴老十却是等不及了,他早就看见这位成熟脱俗的女公子了。

    “你!一边去!我自己来!”

    上前两步,摆起了文生架子,“小生吴启这厢有礼。”

    噗!吴宁差点没喷了,心说,你还真是色胆包天哈,太平你都敢撩

    咳咳!!清了清嗓子,也不阻止,一旁看戏。

    吴老十,请开始你的表演。

    而吴启还在那美呢,眉目含春,是一脸荡漾,“敢问这位女公子高姓大名”

    “......”

    太平有懵,都替吴长路着急,生这么个儿子可是怪不省心的。

    冷然坐了下,“本宫姓李,名令月,道号太平。”

    “你应该认识吧”

    “哦,李令月....道号太平......”吴启心说,还真不认.....

    猛的怔住,汗就下来了,那特么不就是太平公主

    瞥了一眼似笑非笑的太平公主,吴启那点色胆儿登时飞到了九宵云外。

    “告辞!”

    吴老十抱拳行礼,蹦出两个字,调头就钻到了吴宁身后。

    面色煞白,露出半个脑袋,“九哥....”

    “救命。”

    慌张之相,哪还有半点俊逸之态

    “哈哈哈哈。”

    太平、吴宁,连秦妙娘都是爆笑不已,吴老十这脸丢的,都丢回姥姥家了。

    太平一边笑,一边对吴宁揶揄,“你们兄弟当真是一路货色!”

    吴宁平白吃了瓜唠儿,也是无语,瞪了吴启一眼,“让你瞎惦记!”

    一指秦妙娘,“这是你嫂子,也给我放尊重点!”

    只见吴启就坡下驴,凑到秦妙娘身边,“秦家小嫂子咱是认得的!”

    恭敬一礼,“小生见过嫂嫂!”

    回身之后,又泰然自若地与太平公主恭敬一礼,“小生给公主殿下赔礼了。”

    “......”

    这一礼倒是让太平高看了吴启一眼。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