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獒唐 > 第一四四章 好坏一锅烩
    房州,又是房州!!

    从武则天那里出来的武三思,心里莫名的生疑。

    而一想到房州,那个叫吴宁的少年,不自觉的就出现在脑海之中。

    索元礼不正是去收他的炭窑的吗

    又是房州,又是吴宁,那个平平无奇的小子到底有什么古怪

    .....

    ————————

    房州。

    “可惜了.....”

    狄仁杰收到武老太太的旨意有些悻悻然。

    差一点,只差一点就能把来俊臣、索元礼、周兴之流一网打尽。

    可是圣后宁可减免房州两年的税赋,宁可背负这个任用酷吏的恶名,也不肯放弃这些人。

    此时,狄仁杰负手而立,小眼睛微眯,深沉长叹:“若是能借此机让圣后痛下决心,一举铲除来党,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啊!”

    “啧啧啧”

    身后老老实实跟着的孙宏德听的直砸吧嘴,要不怎么说狄怀英是宰相,他只是一个州官大令呢

    这差距也太大了。

    自己认为是大祸临头,避之如疫,结果到了狄仁杰那里,反倒成了搏杀政敌的绝妙手段。

    差一点,真的就差一点,来俊臣那帮人就差一点,就稀里糊涂地死在狄仁杰手里了。

    “孙大令。”

    孙宏德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狄仁杰已经回转身形,似有深意地看着他。

    “孙大令现在可以告诉本官,到底是谁杀了索元礼了吧”

    “啊!”孙宏德一个激灵,下意识想帮吴宁扯谎。

    “狄公,狄公不是看见了吗是愤怒的房州百姓啊!”

    “百姓”狄仁杰的小眼睛眯了起来,“百姓无知,而谋者有心啊!”

    “这....”

    “孙大令不想说也没关系。”狄仁杰一副无所谓的作态。

    “不过孙大令别忘了,圣后命我彻查索元礼案。这其中可不单单包括索元礼的罪行,当然也有他的死因。”

    “孙大令觉得以本官的能力,查不出到底真相为何吗!”

    ......

    ————————

    下山坳。

    孟道爷瞪着牛眼,一脸愤恨,“这个狄胖子,多管闲事!!”

    本来想的好好的,杀了索元礼,这么大的事儿得躲躲吧孟道爷顺理成章地,就能享受好一阵自在江湖的日子。

    可是千算万算,没算到这个狄胖子有那么大的能奈,不但圣后连追究元凶都没追究,反而免了房州两年的赋税。

    “行了。”

    吴宁在一旁调侃,“没见肖老道知道你干的破事儿,连眼都没眨一下吗”

    “他就跟本没往心里去,你还想借此下山,逍遥快活自作多情罢了。”

    “......”孟苍生撇着嘴。

    瞄了一眼吴宁,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

    “师父早晚是要放我下山的。”

    “是吗”吴宁笑了,“你就那么想出去”

    孟苍生闻言,神情渐渐冷淡下来,“山上没意思,呆久了,整个人都只剩下压抑。”

    吴宁看着他,眉头紧锁,半天崩出一句:“那你带上我吧。”

    “你也想出去”

    诧异的不是孟苍生,而是太平。公主殿下摇头看着这两个人,简直没救了。

    对吴宁道:“你还是想想接下来怎么办吧!别忘了,索元礼是解决了,可你不想交出炭窑却还悬着呢。母后早晚还得派人来接管。”

    “而且,你最好祈祷索元礼这件事别传出去,万一让人知道是你干的,不但母后饶不了你,索元礼那帮狐朋狗友也不会放过你!”

    “谁啊”

    “周兴、万国俊、刘光业这些人,与索元礼交情可都不浅。”

    “这回索元礼不明不白地死在了房州,他们就算做样子,假装情义,也不能坐视不理的。”

    “唉!!”说着说着,太平一声遗憾。

    “可惜了!狄怀英看准时机,欲将之一网打尽,可惜母后居然视而不见,还令狄怀英速速结案,摆明了就是偏袒嘛。”

    .....

    偏袒吗

    吴宁没说话,也许在武则天眼里,酷吏也好,良臣也罢,不过就是两股绞杀作一团的政治势力罢了。

    至于什么于民有利,还是有害,永远不是第一考量。

    酷吏有用,那就有留的必要。

    等到没用的一天,再杀之不迟。

    可是,吴老九从“民”的角度来看,要等到什么时候呢还要让这帮害百姓多久呢

    “算了。”

    吴宁好生无趣,“只要不来惹我就行。”

    只不过他没想到,他接连弄倒了王弘义和索元礼,那帮人也不是傻子,还真不想来惹这个上达天听的房州山里娃子。

    可是,他们不想惹,有人想让他们惹啊,这个人就是......狄胖子!

    此时此刻,有一份狄仁杰的疏奏正火速送往京城,那是狄仁来接到武则天旨意之后的一份回禀。

    狄胖子在上面说道:圣后若不想清理吏制也行,可是酷吏之名已然深入人心,民情动荡,不可不除。

    怎么除呢狄胖子给武老太太出了个主意。

    那就是,哪跌倒的哪爬起来,派一个知书达理、形象稍好的官员来房州。

    当然了,这里所说的官员,不用狄仁杰明说,武则天也知道,指的就是酷吏。

    来房州干什么呢

    当然是走个过场,树立一个形象,让百姓知道对酷吏多有误解,他们也不都是王弘义、索元礼之流。

    如此一来,民心自平。

    ......

    武则天看了狄仁杰的这个主意,思前想后,好像也只能这么办了。

    那以什么名目派去房州呢

    这不就是现成的嘛,吴老九那个炭窑还没收回来呢,正好再派一个人去收炭窑。

    那派谁去呢

    呵呵,这也明摆着的,知书达理,还得形象稍好,武老太太用的那些地痞流氓之中,只有一个人读过书,也没干什么让百姓恨的坏事。

    谁呢周兴!

    于是,武则天诏令礼部都事周兴,接索元礼的班,远赴房州接管吴家炭窑。

    ......

    把周兴气的啊,狄胖子,你个挨千刀的王八羔子!你特么还不如直接点名就让我去顶这个雷就完了,还弄的那么委婉干什么!

    而在房州的吴宁一听,真是怕谁来谁,老太太这回派来的居然又是周兴,而出主意坑人的还是狄仁杰!

    行!!

    吴老九来了脾气。

    周兴是吧!狄胖子是吧

    这回小爷一锅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