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獒唐 > 第四五零章 瞎着急
    萌公子出了梁王府,满腹心事地走在长安街头,却是没了往日的洒脱。

    正如他所说,他要去求吴宁。

    只不过,武崇训没有直接去找吴宁,而是转了个弯,绕到了皇城东侧,太常寺边上的官宁教坊。

    ......

    官宁教坊属于皇家“内教坊”,隶属太常寺管辖。

    所以,当武则天回都长安之时,官宁坊自然也随圣驾一同来了长安。

    此时,吴巧儿正在坊中习琴。

    听闻使女来报,说是武崇训来了,巧儿还好生奇怪。他怎么找到这儿来了?

    让武崇训进来,见萌公子一脸的苦大仇深,巧儿更是好奇。

    “这是怎地了?谁惹到崇训公子了?”

    武崇训没说话,先是看了看左右。

    使女仆役一看,知道这是梁王世子要与巧儿姑娘独处,便识趣地退出门去。

    待下人一走,武崇训这才原形毕露地往巧儿身前一坐,“本公子来求你了。”

    “求我?”

    巧儿颇感意外,“我一女流之辈,有什么能帮得上崇训公子的?”

    武崇训一听,干脆趴在巧儿的琴上,用手背支着下巴,直勾勾地盯着巧儿。

    “你能说动你九哥呀!”

    巧儿被他盯的心里毛毛的,下意识闪躲。

    可是提到吴宁,又让巧儿更加不解:“九哥?”

    “对,你九哥!”

    于是,武崇训把今日在家中与武三思说的话,一字不落地和巧儿说了一遍。

    “所以,我就来求九郎了,看他有没有办法救我爹。”

    “噗!!”

    巧儿忍不住轻笑出声,媚眼白了武崇训一眼,“你傻不傻呀?求九哥帮忙,你来找我做甚?”

    武崇训脸色一垮,“我这不是没脸去找他嘛,只能求你喽。”

    好吧,柿子挑软的捏,说的就是萌公子。

    “唉!”巧儿长叹一声,把武崇训从琴上推开,“弦都让你压断了。”

    只见武崇训一脸的无赖相,“那你到底帮不帮我啊?”

    巧儿想了想,“我要是你啊,就直接去找九哥,哪还绕什么弯子?”

    “直接去?”武崇训心说,你别逗我。

    “我哪有巧儿妹子的面子大?”

    巧儿摇头,“你还是没明白我的意思。”

    “之前就提醒过你,九哥与常人不同,你只要待之以诚,他就绝不会负你。”

    “现在你来找我,要我隔着一层替你去说话,反而不美。”

    “啊?”武崇训一脸不信,“真的假的?”

    “真的!”巧儿给了武崇训一个鼓励的眼神。

    “我要是你,就直接冲到九哥面前,说一句:朋友的事,你到底管不管?”

    “这比什么都强。”

    “可是.....”武崇训苦着脸,“上回我已经撇开脸皮一次了,你九哥根本不吃我那一套,老躲着我,也没把我当朋友啊!”

    “呵呵。”巧儿干笑,“他若不把你当朋友,就不是躲着你了。”

    上下打量着武崇训,“你可能会很惨。”

    武崇训闻罢,终于有些动摇了,“当真?”

    “当真!”

    “那本公.....”挑着眉头,“就信你一回?”

    巧儿白了他一眼,“爱信不信!”

    “好!”武崇训欢脱地一点头,“巧儿妹子是万不会害本公子的。”

    “那就信你一回,!不!以后都信妹子的!”

    说着话,又恢复了往日的洒脱,跳将起来。

    一边往外跑,一边嚷嚷,“算又欠你个人情,以后还哦。”

    说到最后,已经只闻其声,不见其人了。

    巧儿无语地摇了摇头,随之轻笑,青葱玉指撩拨琴弦,继续练起琴来。

    .....

    ——————————

    武则天赐给吴宁的郡王府宅,在长乐坊的东面,也就是长安城的西北角。

    太宗和高宗时期,这里曾经是番将属官的宅邸所在。

    像是黑齿常之、李多祚,甚至早年间的索元礼,都在此有过宅子。

    不过,后来随着长安城人口猛增,地皮渐稀,加上老太太可能觉得,李武两家这个王那个公的,住的太散,不利“管理”。再说,这么好的一块儿地给了外人,却是有点可惜。

    于是,到了武周朝,除了老将黑齿常之和李多祚少数重臣的宅子还在此地,其余的番将早就搬走了。

    空出的地方,重新修建,专供皇室各王所用。

    所以,长乐坊东边一个坊,也叫十六王宅。

    .....

    吴宁的这个长宁郡王府,应该是十六王宅之中,位置最好的一处了。

    紧挨着坊市正门,也足够大。

    可是,吴老九怎么瞅怎么别扭。

    “奶奶的,十六王宅?”

    “说的好听!这特么就是个高级监狱,是老太太专门防着李家人造反圈养皇族的地方!”

    “不远处的永兴坊,就是右卫禁军大营。十六王宅稍有点风吹草动,就得被禁军包圆了。”

    吴老九满心怨气,“怎么把老子安排到这么个晦气的地方呢?”

    可惜,抱怨也没用,都安排完了,你能怎么样,将就着住吧。

    这几天,吴宁也没什么事儿干。

    虽说户部侍郎算是给他安排下来了,但是因为是临时任命,原户部侍郎一点准备都没有,尚需一些时日把手头的事儿整理备案之后,方可与吴宁交接。

    这段时候,吴宁倒是省心了,可在家中偷得几日清闲。

    萌公子杀过来的时候,吴老九正在书房里提笔练字,好不惬意。

    “九哥!!”

    武崇训对巧儿的嘱咐是深信不疑,人没到,就大剌剌地嚷嚷起来。

    “你和陛下到底搞什么鬼!?快跟我说说,否则.....”

    “否则怎样?”吴宁抬起眼皮瞥了他一眼。

    结果,武崇训一下卡住了,“否则....否则...”

    否则了半天,才蹦出一句,“否则这朋友没法做了!”

    好吧,巧儿告诉他的,不能见外。

    寻一处座位,径自坐下。

    “你快跟我说说,皇奶奶这闹的是哪一出?我们家上下,可都快睡不觉了呢!”

    “呵。”

    吴宁干笑,也不急答他,只是看着武崇训装模作样的架势觉得好笑。

    心说,学不来,还非得弄出点匪气,你累不累啊?

    突然道:“这都是巧儿教你的?”

    “啊?”

    萌公子一愣,“你...你怎么知道我见过巧儿??”

    这也太神了吧?他可是从巧儿那儿出来之后,马不停蹄地就过来了,吴宁这就知道了?

    登时浑身一僵,见鬼似的看着吴宁,“你....”

    “你!!!”

    “你不会派人跟踪我吧?”

    “去去去去!!”吴宁一脸的嫌弃,“我吃饱撑的,跟踪你?你有那个跟踪的价值吗?”

    “那你是怎么知道.....我去巧儿那儿了?”

    吴宁低头继续挥毫,“虎子刚才正好在官宁坊门前过,看见的。”

    “哦。”

    武崇训放下心来,原来不是跟踪他。

    可是,刚松口气,吴宁又蹦出一句,让萌公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只闻吴宁道:“小心着点虎子,估计他和你没完。”

    “.....”武崇训差点没哭了,不由得想起之前与虎子那番不太愉快的经历。

    哀嚎一声:“虎子大哥,我不去了还不行吗?”

    “行了行了。”吴宁被他嚷嚷的头疼。

    “说吧,到底来问什么?”

    萌公子登时闭嘴,一本正经地看着吴宁,“你和陛下到底在搞什么大事情?怎么长安城里,哪哪儿都不正常呢?”

    吴宁顿了顿,“你是说,关于陛下最后的封赏?”

    “对啊!”萌公子点头如捣蒜。

    “什么情况啊?让人看不懂,心里毛毛的。”

    “嘿!!”

    却是吴宁一脸的无语,有点不明白地看着武崇训。

    “当下任命,若说着急,那也应该是武承嗣和李贤去着急,你们梁王府急的是个什么劲儿呢?”

    “啊?”萌公子一下愣住。

    似乎.....

    似乎明白了点什么。

    .....

    。

    推荐阅读:《极拳暴君》https://m.yn-t.cn/book/29/,作者:夜与雪,云书阁正在更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