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獒唐 > 第四二七章 真相很残忍
    孟道爷说的对,他们在质疑什么

    “质疑吴宁!”

    他们是兄弟,比他妈的亲兄弟还要彼此无间的兄弟。

    吴宁不说,一定有他不说的道理。

    吴启第一个动了,走到吴宁身边,拍了拍吴宁的肩膀,苦笑一声:“道爷说的对,你一定有你的用意,对不对”

    吴宁低着头,说不出话。

    吴启勉强一笑,“我信你!”

    “但是,有什么事儿别自己扛着,咱们是兄弟!”

    “好了,我去县衙了,还有公事未完。”

    说完,走出镖局,似是什么都没发生。

    吴黎也来到吴宁身边,他很难做到像是老十那般的洒脱,毕竟他爹还在大理寺关着。

    但是,道爷的那句话,却是如一计惊雷,劈在吴黎的脑袋里。

    吴宁是兄弟,他什么时候负过大伙儿

    “你....你一定会救我爹出来吧”

    吴宁猛的抬头,“一定!”

    “好!”吴老八重重点头,眼中疑惑尽去,“我信你,不问了!”

    说着话,吴老八转身急走,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了。

    老十一、虎子和巧儿见老八和老十都走了,亦不多留,与吴宁点了点头,也出去了。

    而吴宁,唯有满眼感激地目送大家出厅。

    ......

    转眼间,厅中只剩吴宁和孟苍生。

    吴宁深深地看了孟苍生一眼,“你...你就不好奇”

    “呼。”孟道爷咧嘴一笑,“是啊,我也应该好奇,你唱的这是哪一出。”

    “不过......”直视吴宁,“换了是我,我做不到!”

    “做不到什么”

    “做不到你这一步。”道爷长叹一声,“如果换了我,知道这样的真相,别说隐瞒,我可能会疯掉吧!”

    吴宁闻之一颤,“你...你也早就知道了”

    道爷惨笑,“我宁愿不知道!”

    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张画像。

    那是一张浸过水的画像,墨迹已经晕开,可是依稀还能看清上面画着的人形。

    “这是武三思给你的,是到他府上告密的那个农户的画像。”

    “那个时候你说这画像无用,随手扔到了沟里。可是....”

    哗啦一声,孟苍生将之展开,顶到吴宁面前。

    “可是这上面画的是....你六伯!”

    “也就是说,从那个时候开始,你就知道了结果,却一个人扛到了今天。”

    “......”吴宁惨然一笑。

    没想到,孟道爷会发现了这张画像,“不然呢让我怎么和兄弟们说!”

    “告诉老八,出卖我们的,是他亲爹和我的娘舅!”

    “告诉他们,把下山坳几百口人命置之死地的,也是他们!是我们自己人把自己人卖了!”

    “告诉他们,什么他妈的复仇,什么他妈的雪恨,都是笑话!”

    吴宁面目狰狞,瞪着孟苍生:“你来告诉我,我怎么开这个口”

    孟苍生沉默着,良久,“所以我佩服你!”

    “若换做是我,我做不到,也承担不起。”

    “不过......”

    孟苍生提出一个疑问,“你认为吴六伯也是之前告密,导致下山坳被屠的那个神密人”

    吴宁摇头,“我不知道。”

    “表面上看,既然上一次告密的人是六伯,那十年前告密的那个人,多半也是他。”

    “而且,从时间上来看,告密的那个时间,我们都在远游巴蜀,不在坳子里,六伯有这个机间去洛阳告密。”

    “但是......”

    吴宁凝着眉头,“十年前,六伯没有动机害我,更不会害下山坳。所以,十年前嫌疑最大的是丑舅!”

    “其实,从陈子昂到下山坳的时候就看得出来,他对我的种种做为很不满意,认为徐徐图之非是良策。”

    “再加上,我整治酷吏,与太平姐弟相称,与武则天献计献策,这种种迹象,让他十分的不满意。他很可能会用极端手段逼我反武。”

    “所以,十年前,他的嫌疑是最大的。”

    “六伯是老实人,很可能不知道当年的事与丑舅有关,反而被他诓骗,以为我不想报仇,更是在巴结武则天。”

    “所以今日,六伯才会有这个反应。”

    孟苍生皱眉,“这么说来,那罪责都在贺兰敏之一人,与吴六伯其实关系不大,你又何必苦撑呢”

    看着吴宁,“你要相信吴家兄弟,相信他们能和你一起承担的。”

    吴宁摇头,“不行!现在谁说的准呢”

    “我也只是猜测,万一六伯有别的什么原因,万一十年前就是六伯告的密呢”

    “虽然几率不大,但我不能冒这个险。”

    “让老八知道,他爹卖了整个下山坳,他会疯!”

    “那你现在怎么办”孟道爷犯了难,“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如今岂不是僵局”

    吴宁道:“所以我才要在吴家人不在场的情况下,与丑舅对峙一番,弄清真相。”

    “可是....可是他妈的来俊臣给搅和了。”

    想到来俊臣,吴宁就是一肚子的气。

    这个狗奴才,却是在关键时刻坏了事。

    “如今丑舅在大理寺中,想再问清缘由,却是难了。”

    孟道爷一听,“好办!”

    把长剑往身后一背,“我去一趟不就得了”

    脸上露出一丝阴狠,“实在没法,爷爷我把他拎回来给你!”

    说着话,就要往外走。

    “不可!”吴宁急声拦住道爷。

    “武则天如果有意不让我们相见,必有防范,你也进不去,没必要冒险!”

    “况且....”

    越是这个时候,吴宁越要冷静,提出一个让孟苍生也感到迷茫的问题,“你没发现一个问题吗”

    “什么问题”

    “你那个师父,肖老道去哪儿了”

    “这....”

    孟苍生一怔,这才想起,因贺兰敏之就擒,大家都忽略了,为什么肖老道不见了

    “他能去哪儿”

    吴宁摇头。

    按说,贺兰敏之在天师观,他为什么就不见了。

    而且,吴宁总觉得哪里不对,这一切太顺利了。

    回想这段时间,关于天师观的事儿,每一步都太顺利了。

    首先,他安插太叔翎在桃云岭盯梢,肖老道没有察觉。

    随后,他紧逼杨家,杨家也果然把贺兰敏之送到了天师观。

    最后,来俊臣与他去抓捕,贺兰敏之全无抵抗就束手就擒了。

    说实话,这些虽然出自吴宁的算计之内,可是,每一步都按着吴宁的预想走下来,那就不正常了。

    吴宁满眼疑惑,“我老觉得哪里不对!”

    “可是,现在丑舅在大理寺,想要弄清楚,却是难了。”

    ......

    ,

    推荐阅读:《极拳暴君》https://m.yn-t.cn/book/29/,作者:夜与雪,云书阁正在更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