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獒唐 > 第四二六章 自作聪明
    “来公可知自己是什么身份?”

    吴宁一句问话,让来俊臣有些茫然。

    “我?”来俊臣一指自己的鼻子,心说,这话可不中听啊!

    但是,老太太让我来的,你和我使什么横?

    理直气壮道:“下官大理寺丞,专办此类案件。怎么,殿下有什么疑问吗?”

    只见吴宁摇了摇头,“那只是一张皮而已。”

    “.....什么意思?”

    “呵。”吴老九干笑一声,走到来俊臣面前,“皮下面,不过是一条狗罢了!”

    “你!”

    来俊臣大怒,脸色煞白地看着吴宁,这话也太伤人了吧?

    可是,更伤人的还在后面。

    吴宁逼近来俊臣,在其耳侧,阴森说话。

    “狗就是狗,不要学做人,更不要妄图像人一样思考。”

    “否则......”

    后面的话,吴宁没说,迈步下山,把来俊臣一个人晾在了那里。

    来俊臣懵啊,妈了个波的,他骂我?骂我是狗?

    好吧,他骂的挺对的!

    但是,什么叫不要学做人啊?还有那个“则否”,啥意思?

    “诶诶诶!?”

    来俊臣追着吴宁嚷嚷着:“否则什么啊!?你把话说清楚!”

    ......

    ————————

    “启禀陛下!”

    将贺兰敏之与吴六伯压送至大理寺,秘密收押,来俊臣一刻都不敢耽误地去向武则天交旨。

    “启禀陛下,贺兰敏之已然成擒,现密押于大理寺后衙。”

    “嗯。”武老太太应声点头,“小心为上,切不可走漏风声。”

    来俊臣一听,登时谄媚觐言,“陛下放心,除了长宁郡王,没人知道贺兰敏之就在大理寺。”

    提到吴宁,武则天不由发问,“他这一路可有异态?”

    “这...”来俊臣想了想,觉得还是别给吴宁下拌子了,据实以报,“这倒是没什么异态。”

    补充道:“依臣下所观,长宁郡王与贺兰敏之确实多年未见。”

    接下来,来俊臣把见到贺兰敏之之后,吴家人和吴宁的反应,还有贺兰敏之和吴六伯怒骂吴宁的经过,和武则天细细说了一遍。

    武则天听着连连点头,甚至露出了一丝笑意,喃喃自语:“他果然没有骗朕!”

    看向来俊臣,“俊臣此番辛苦了!”

    来俊臣一听,跟吃了蜜糖一般,混身都甜透了。

    回道:“陛下所托,臣定当尽心竭力,无有不从。”

    “嗯。”武老太太满意地点了点头,又问,“那贺兰敏之与长宁郡王后来又说了什么?”

    “后来?”来俊臣脖子一梗,“没后来了啊!”

    “没后来!?”武则天一下坐直了身子,“他们什么都没说?没提起当年之事?”

    “没有啊!”来俊臣萌萌达地回着。

    “那二人可有独处?也没说什么?”

    “呵呵。”来俊臣笑了,“陛下说的哪里话?”

    “陛下派臣去拿人,臣定当尽心办事。没有陛下示下,臣哪敢让他们独处?”

    面有得意,“陛下放心!长宁郡王确有与贺兰敏之独处的心意,可是....”

    来俊臣谄媚地向前两步,“可是被臣拦了下来,却是不能坏了陛下的好事!”

    ......

    来俊臣确实应该得意,因为在吴宁这个魔鬼一样的人面前,他依旧选则了忠于老太太。冒着被吴宁记恨,甚至报复的危险,尽其所能地帮老太太把事儿办好。

    而且,是该办的要办好,没让他办的,他也给办好了。

    而现在,自然就到了邀功的时候了嘛。

    只不过,武则天一听,吴宁没和贺兰敏之独处,也就是说两人....两人除了对骂,一点交流都没有?

    “没独处?”

    武则天眯起老目,玩味地看着来俊臣。

    “没独处。”

    “对!”来俊臣甚是笃定,“没独处!”

    “好!”武则天点着头,“好......啊!!!”

    “俊臣啊!”

    “啊?臣在呢!”

    “你过来。”

    “遵旨!”来俊臣一听老太太让他过去,屁颠屁颠地往上靠。

    但是,礼数他还是懂的,上前几步,以为老太太是想近点和他说话。

    结果,武则天又来了一句,“再近些,到朕身边来。”

    “这....”来俊臣有点受宠若惊了。

    小心地,脸上挡不住欢喜地,走到武老太太身前,“陛下有何示下?”

    “......”

    还示下?

    啪!!!

    武老太太猛的蹿起来,抡圆了膀子,一个大嘴巴子就招呼了下去。

    “混账东西!!谁让你自做主张的!?”

    “陛下....”

    来俊臣捂着嘴,满面惊恐地看着老太太,连说什么都忘了。

    “混账!混账!混账!”

    把武则天气的啊,恨不得拍死这个狗奴才算了。

    可是,奈何老迈不支,一巴掌就没了力气,只得歇斯底里地放声大骂,全无帝王仪表。

    “混账!谁让你拦着的!?”

    “......”

    来俊臣傻傻地看着老太太,突然心中升起一丝明悟:

    狗,就是狗....

    不要妄图做人,更不要像人一样思考。

    吴老九诚不欺我啊!

    ......

    ————————————

    长安南门外,长路镖局。

    “九哥,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此时,吴黎、吴启、老十一、虎子,甚至随教坊一同抵京的巧儿,皆是茫然地看着吴宁。

    “老九,你快说啊!到底怎么回事!?”

    吴宁痛苦地闭上了双目。

    你让他....他怎么说!?

    其实,很多事,不用揭示,吴宁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现在唯独差贺兰敏之一个点头,便可彻底坐实。

    但是,他真的不能说啊,一个字儿都不敢说。

    唯有独自承受兄家们的质疑,还有那个让他肝胆俱裂的真相。

    但是,他越是不语,一众兄弟就越是疑惑。

    从他们的角度出发,吴宁显然早就知道了贺兰敏之和六伯的行踪。

    可是,他不和家里人说,却是让武则天派人把六伯抓了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儿?

    此时,每一个人的眼中都是茫然,不知所措,甚至对吴宁的所做所为已经开始质疑。

    而就在这个当口,一直抱剑立角落的孟道爷突然开口了:

    “散了吧!”

    孟苍生冷峻地看着众人,“相信老九,他一定有他的用意。”

    “别忘了,你们是兄弟!”

    吴黎和吴启等人一愣,“相信吴宁?”

    众人茫然若痴。

    对啊,他们是兄弟啊!

    这么多年,大伙围在吴宁身边,无论干什么从不问因由,不正是因为相信老九自有他的用意吗?

    这一次,难道不是和以前一样吗?

    ......

    ,

    推荐阅读:《极拳暴君》https://m.yn-t.cn/book/29/,作者:夜与雪,云书阁正在更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