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獒唐 > 第一三九章 哪个王八羔子骂我?
    时间倒退回一个时辰之前。

    索元礼索将军安然马上,眼见房州在望,心中更是别提多痛快了。

    此番奉圣后旨意收拢房州炭窑,表面上看是个小差差遣,可索元礼心如明镜一般,知道可没那么简单。

    连武三思和来俊臣都争抢的差事,最后落到了他老索身上,你说他能不高兴吗

    来之前,他也是做足了功课,房州这个地方看似不大,却是卧虎藏龙啊!

    且不说庐陵王李显日渐恩宠,太平公主更不需多说,大令孙宏德也不容小觑,狄仁杰那个胖子和自己也应该是脚前脚后。

    而最让索元礼吃不准的,应该就是吴长路,还有他侄子吴宁了。

    反正索将军在朝也有些时日了,还没听说谁能半年之间连接三道圣旨,被圣后这般关注。

    ......

    至于那个炭窑,说不动心是假的。

    一年上万贯的红利,是个人都得眼馋,老索也不例外。

    可是深思熟虑之下,他最后还是忍住了,房州局势如此复杂,还是少惹麻烦为妙。

    没错,别看索元礼长的凶,往日更是纵横东都无人敢惹的角色。

    可是,这个老外却一点也不傻,他这一趟是打定主意怂上一回,专心办差,绝不惹事。

    只要顺利回京,在圣后那里就是大功一件,少不了升官得宠。

    ......

    当然了,别看索元礼没打算从炭窑上刮一点油水,可是以他索元礼的聪明才智,大可在别处找补回来啊!

    就说这回,来俊臣和武三思都盯着吴家的炭窑,恕不知,还有比炭窑更好的买卖两人愣是没看到。

    什么呢高利贷啊!

    从宫中内侍那里已经放出风来,圣后这回要治理佛寺放贷之弊。

    王弘义那厮倒霉,正撞刀刃上了。

    可是话说回来,就算和尚不能借钱了,那这个窟窿谁来补呢穷鬼们没钱照样得找人去借啊

    这可是一本万利的买什么破炭窑不强多了

    出京之前,索元礼已经和好友周兴、万国俊、刘光业等人合计好了,几家凑钱在长安、洛阳等地大开典卖兑铺,必要趁此良机大赚特赚。

    所以啊,索将军此时很是放松,巴不得到了房州收窑走人,赶紧回京,盯着大生意去。

    至于什么炭窑啊什么吴宁啊

    老索已经准备好不惹事,只装孙子了。

    可惜,索元礼好不容易友善一回,但房州上下对他可是不怎么友善。

    正走着,都依稀可见房州城郭了,就看见官道上几个衙差拱卫着一位官员迎了上来。

    “前面可是京使索将军”

    索元礼略有迟疑,疑然道:“本官便是,来者何人”

    官员闻之大喜,“在下房州大令孙宏德,可算把索将军等到了。”

    索元礼一怔,孙宏德

    按说,他来房州,只出京时有公函告知房州官属,这一路上却无驿卒先行通报。既然如此,房州这边应该不知道他哪天到,孙宏德又怎么会等在这里

    他哪知道,孙宏德开始是派衙差在这儿堵。后来不放心,自己又亲自出城等了索元礼好几天了。

    向孙宏德一拱手,“原来是孙大令亲来天气炎热,怎劳大令尊驾,元礼罪过啊!”

    别看索元礼闷声闷气的调门儿不太好听,可是语气那算是相当恭敬了。

    这位可没忘之前所想,不惹事儿,客气着来,干完活走人,谁也不得罪。

    “索将军万不可入城啊!”

    孙宏德还哪有工夫和他客气开口就道出来意。

    “为什么”索元礼颇有意外。

    于是,孙宏德把城中民情和老索一说.。

    “此时进城唯恐有乱,索将军还是原路折返,请圣后另行计较吧!”

    索元礼:“......”

    老索吓了一跳,怎么自己在东都的壮举,在房州也传得这般沸腾

    随后又有点委屈了,自己没打算惹事,这帮穷鬼倒闹起来了,老子可是很老实地来的啊!

    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飞快计较。

    首先,孙宏德所说应该是真的。

    且不说他的表情、言语切之又切,单是阻拦朝廷命官,违抗圣旨的大罪,孙宏德也不敢撒这个谎。

    但是,在老索看来,即使是真的,也最多就是三分真罢了。

    别忘了,那炭窑里也有孙宏德的份子呢!

    这个房州大令当然也不想他进城,多半就是顺水推舟之举。

    想到这儿,索元礼心中稍定,这个城啊,还是得进!

    “无妨!”大手一甩,“本官是奉旨公干,哪有没到地方就折回去的道理!”

    “不可!”孙宏德吓坏了,“万一有何差池,如果是好!”

    “差池”索元礼斜了孙宏德一眼,“百姓蒙昧,何人蛊惑孙大令不去整治,却畏势拦住本官,是何道理!莫非孙大令也不想本官入城”

    言下之意,别当我老索是傻子。

    “若真如此,那你我二人可要好好说道说道了!”

    说完,吩咐左右:“房州在即,随本官入城!”

    “万万不可,万万不可啊!!”

    孙宏德几近哀求,“民情激愤,已成山崩之势,一但失控,必然大乱啊!”

    “大乱”索元礼的好脾气被孙宏德耗光了,“来呀,抬我铁笼来!我看谁敢出头,必让他尝尝某家的妙刑!”

    小小流言也想拦住我索元礼什么大风大浪老索没见过真正的叛乱他都平息过,还怕你这个

    大不了杀一儆百,谁第一个出头,他就弄死谁。

    倒看看谁还敢炸毛!

    ......

    ——————————

    于是乎,索元礼一马当先,昂首入城。

    孙宏德六神无主,马上狂劝。

    一进城,街面上的百姓无不一怔,慌乱地看着为首的那个胡人高官。

    而道中间,道衣飘然、神俊无双的孟道爷长身而立,封住了索元礼的去路。

    老索正气头上,瞪圆了绿豆眼。

    “你是何人敢拦本官的仪仗!”

    “山间野道无名无姓!”

    “为何拦路,莫非不知王法!”

    “天道正义亦是王法!”

    “何意”

    只见孟道爷淡然一笑,眼神却是越来越冷,“替天行道,匡扶正义!贫道要把你这大奸凶徒,扭送狄公法办。”

    “好!!!”街面儿上,听了孟道爷的豪言壮语,猛的爆出一嗓子叫好。

    结果,有了第一声牵头,吃瓜群众也跟着嗷嗷叫好。

    孟苍生面皮一抽抽,别看现在叫好之声此起彼伏,可是那第一声牵头的......

    真特么耳熟。

    ......

    “嘿!”

    把索元礼气的啊,“真是穷山恶水出刁民哈,敢拿狄仁杰吓唬本官他若在此,又奈我何!”

    ......

    与此同时,就在索元礼所在北门相对的南门,一位身着布衣的老头儿,领着三五仆从,悠然进城。

    只见他体形富态,两鬓花白,小眼睛不大,颇有喜气之相,正眯成一细线,打量着房州街景。

    “四林四塞,夏凉冬暖,想不到小小的房州城竟有几分繁华。”

    “啊...嚏!!!”

    话还没说完,一个大喷嚏突如其来,连口水鼻涕都一并喷了出来。

    老头儿顾不得失态,急忙用衣袖一抹,小眼睛四下扫看,生怕被人看去,毁了伟岸之型。

    心中暗骂:

    哪个王八羔子念叨老夫呢

    ......

    ,

    这两天别等更,大伙早睡,家里来了客人,抽空会更。

    落下的过几天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