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獒唐 > 第四零五章 妇人之仁
    武则天出离的愤怒。

    要知道,吴宁入京两年有余,与她这个皇帝从来不假辞色。

    老太太其实心里明白,他心中有恨,有怨气。

    可是,老太太万万没想到,吴宁第一次求她,第一次好言好语地和她说话,居然是为了一营连微末都算不上的罪卒。

    妇人之仁!

    在她眼中,这就是妇人之仁,完全无法接受,甚至不能容忍。

    要知道,你是吴九郎,是朕选中,有资格入獒笼一争的人。

    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为了几个罪卒,低声下气的来求朕!

    “此等妇人之仁,怎堪大用!”

    把武则天气的啊,浑身发抖,激愤难平。

    把来俊臣吓的,大气都不敢喘,心说,这是跟谁发的火啊

    但是,他也不敢问,缩着脖子,躲到一旁,生怕惹火上身。

    这一边,武则天越想越气,好!你不是英雄义气吗不是要救吗朕就给你上一课,偏不让你救成。

    “来人!拟旨!”

    “命阳关守军退守玉门关,沙州罪城营占城据守,以敌吐蕃!”

    “......”

    来俊臣听的直咧嘴,老太太这是怕沙州罪营死不透啊!

    还以城据守

    一共就千多罪卒,还是在那里苦熬了几十年的。还有多少能活着都是个问题,怎么守得住吐蕃

    “陛下!”虽说惊若寒蝉,可是来俊臣还是不得不提醒武则天。

    “依旧例,边关调防,本就不涉及犯卒。所以,沙州按理说就不在调防之列,何必....何必多余提及,书于圣命之上呢”

    好吧,来俊臣是专业狗腿子,为老太太想的还挺周到。

    按他的话说,沙州本来就不在调防之列,监狱哪有跟着戍番的不是根本就不用书于明面,徒增议论。

    “不!”

    可是,来俊臣没想到,武则天还就非写诏书上。

    “要写!”

    “朕就是让他知道,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

    正发着火,却见一带刀侍卫过来,见来俊臣在场,也不高声见礼,只远远地看着。

    上官婉儿赶紧迎了过去,那侍卫在上官婉儿耳边耳语几句,就下去了。

    而引起武则天注意的是,上官婉儿只听那侍卫几言,便脸色煞白,变得不安起来。

    老太太一皱眉,向来俊臣挥手,“你先下去吧!”

    带来俊臣一走,老太太这才对上官婉儿道:“怎么出了什么事”

    “这....”上官婉儿一阵犹疑。

    说实话,这个当口儿,尤其还是暗卫禀报的这件事,她是不应该上奏的,起码等老太太心绪平复之后再说。

    可是,武则天已经问起来了,她却是没办法了。

    “回,回禀陛下....孟苍生那边似乎有什么了动静。”

    “嗯”武则天老目一眯,“什么动静”

    “他...他离开洛阳,去了长安城外一处叫桃云岭的所在。”

    “那里....那里有一道观...”

    “此时,贺兰敏之正藏身此处!”

    ......

    ————————

    长安。

    长安上下,无论是门阀勋贵,还是寻常百姓,都在准备着迎接圣驾回都。

    太平公主与武崇训等人亦不例外,而且,他们比别人还要麻烦些。

    此时,女皇圣驾还在路上,他们就要出城相迎数百里。

    “你真的不去”

    太平狐疑地看着吴宁,“你可是长宁郡王了,有此隆宠,礼应出城接驾的。”

    吴宁淡笑,摇了摇头,“正因如此,所以更不能去。”

    再怎么说,他也是臣子的身份,行郊迎之礼也就足够了。要是真像太平他们这些亲眷一般,早早地去接,那才显得不够沉稳,招人记恨了。

    “不招人记恨”太平反问一句,“怎么可能不招人记恨”

    翻着白眼:“这长宁郡王一出,不定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准备抓你的把柄呢!”

    略显疲态地歪回椅座,懒懒道:“这个朝啊,本宫看得给你多,比你清楚,你不招惹记恨,记恨却要来招惹你。”

    “所以,权倾一时,又把有足够让人敬畏的财富,想躲...是躲不掉的。”

    “对了!”说着说着,精神一震,“武三思手下的那个宋之问可是也随着来了长安。你要想着点,不能让他坏了事!”

    宋之问的事儿,吴宁早就说过要解决。可是,还没等宋之问调回神都,吴宁就来了长安。这事儿也就放下了。

    只是到了现在,却是不能再忽视了。

    对此,吴宁和之前的态度一样,“宋之问不足一虑,他进不了长安。”

    “什么意思”

    吴宁神秘一笑,“自会有人对付他。”

    说完,吴宁叫来了一个长路镖局的下属,“告诉刘文东,他可以放手为之了!”

    “刘文东”太平不解,“刘文东是谁”

    “宋璟,宋广平的弟子,也就是王从简的同门师弟。”

    太平听闻,还是不解,“他能对付宋之问”

    “能!”吴宁点了点头,“这世上能让宋之问一击而毙的,只有这个刘文东。”

    随之解释道:“宋之问算起来其实是刘文东的舅祖父,其与宋之问有杀父之仇。”

    “......”

    太平有点懵,“舅祖父还有杀父之仇”

    “那不就是说....”满目惊愕,“不就是说,宋之问杀了自己的亲外甥”

    “没错!”

    “为什么”

    “因为一首诗!”

    看向太平,“殿下还记得宋之问那首时时挂在嘴边的,‘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吗”

    “记...记得啊!”

    太平当然记得,那是宋之问的招牌,走在哪儿都挂在嘴上。

    当年他挨揍那次,不也是骚包地吟着这句,过来搭讪吗

    只闻吴启道:“这首诗,其实不是他写的,而是他的外甥刘希夷所作!”

    “宋之问觉得此诗甚妙,想要据为己有,可是刘希夷不允,于是....”

    “于是他命家奴夜入刘希夷房中,将其用沙袋活活压死了。”

    “......”

    太平听的半天说不出一句话,“因为一首诗而杀人他疯了”

    “疯了”吴宁摇着头,“还真不是疯了,这只是小人物的挣扎罢了。”

    虽不可饶恕,可是却也非是太平这种养尊处优的公主殿下所能理解的。

    ......

    ,

    .。m.

    推荐阅读:《极拳暴君》https://m.yn-t.cn/book/29/,作者:夜与雪,云书阁正在更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