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獒唐 > 第四零四章 麟德旧事
    麟德元年,算起来,已经是三十六年前的事情了。

    而当时的太子李忠,也就是李治的长子。

    当然,这个长子不是嫡子,而是庶出。

    一个庶长子能当上太子,那是因为李忠一直被王皇后养大,视如己出。

    王皇后其人也不用多说,那是武则天登临后宫之主前,最后的一个敌人。

    而随着王皇后被武则天斗倒,李忠这个太子之位是什么命运,也早就注定了。

    麟德元年那桩逆案,更像是一场武则天为了给自己儿子铺路,而施行的政治追杀。

    当然,如果李忠要是真能让武则天特意出手对付一下,那也算是他没白当这个太子。

    窝囊就窝囊在,李忠逆案,武则天的真正目标根本就不是李忠,而是另有其人。

    李忠也是倒霉,完全就是搂草打兔子,让武则天给顺带手儿了。

    而麟德逆案真正倒下的,其实是宰相——上官仪。

    这就是为什么,来俊臣提到李忠逆案的时候,上官小婉浑身一僵的原因。

    上官仪,正是上官婉儿的祖父。

    此时,武则天也看向了上官婉儿,亦发现了上官婉儿脸上的不自然。

    唉,心中一叹,对上官婉儿多多少少生出一丝不忍。

    心说,这个来俊臣当真是不知进退,怎么还提起这档子事儿了呢

    上官仪....

    好吧,李忠挺窝囊,被上官仪牵扯着就给干掉了。

    而上官仪....

    上官仪更特么窝囊!

    因为上官仪就是个替罪羊,是替别人扛了雷。

    这事儿细说起来,就是一笔糊涂账。

    武则天与上官仪结仇,是因为著名的“废后诏”。

    那个时候,上官仪身居西台侍郎,弘文馆学士,职同宰相。

    而武则天初登皇后之位,再加上,李治体弱多病,老太太年轻有点不知进退,把朝政涉及的有点深,引来了各方不满,使得高宗李治生出了废后之心。

    而且,说干就干,连废后诏书都写好了,就差没发下去了。

    武则天知道这件事儿之后,马上跑到李治面前哭诉,大呼冤枉。

    李治这个情种,耳根子本来就软,再加上因为爱情,被武则天哭晕了,当场就把废后的念头给打消了。而且,还很不是东西的甩得一手好锅。

    “是上官仪让朕废后的,朕可不想废你。”

    mmp!

    上官仪也是日了狗了,我特么就是个负责写诏书的好不啦关我屁事儿

    可是,没办法啊,李治怎么说都是皇帝,他要是甩锅,上官仪不能不接,武则天也不能不信。

    于是,这个仇算是结下了,也就有了后来的太子逆案。

    武则天为了立威,把上官仪一家男的杀了个干干净净,女的都没入掖庭为奴。

    那个时候的上官婉儿还在襁褓之中,祖父、父亲被武则天给咔嚓了,母亲带着她进了掖庭宫,为奴为婢。

    上官婉儿一直在掖庭宫呆了十多年,才被武则天提拔重用。

    这才有了后来的一代才女,大周女相。

    这件事,说起来确实就是一笔糊涂账。

    上官仪因背锅而死,武则天呢,也不是傻子,知道上官一家其实死的挺冤的。

    之后对上官婉儿宠信有加,多多少少和现在封吴宁为王是一个心态,有亏欠之意。

    ......

    此时,君臣三人因提起了陈年旧事而僵在那里。

    武老太太甚是不悦,来俊臣这不是不懂事吗提什么当年的事儿

    来俊臣也冤啊,你当我愿意提是你老自己问的好不

    反正这个沙州守将林羽堂,就是因为当年那点事儿,发配到沙州的。

    “林羽堂”

    武则天默念着这个名字。毕竟曾是左威卫大将军,心里似乎还有点印象。

    林羽堂之所以被牵连获罪,是因为这个左威卫将军,还身兼太子府左卫,视同李忠党羽。

    想到这儿,武则天不由自言自语道:“他还在世在沙州已经三十多年了吧”

    在老太太的印象里,林羽堂当年就已经四十有余,三十五六年过去了,现在怕不是要七八十岁了。

    “是的!”来俊臣点头,“算起来,已经在沙州三十六个年头了。”

    “哦。”老太太沉吟着。

    按说,在沙州三十多年,应该和吴宁没什么关联。

    抬头看向上官婉儿,“这个林羽堂,与你祖父是....旧交”

    如果现在上官婉儿点头,那武则天肯定就是送个顺水人情,把这个林羽堂豁免了。

    可是,来俊臣多了一句嘴,没问他,他却抢答了。

    “回禀陛下,林羽堂乃是李忠旧党,与上官一家肯定是没有关系的。”

    嗯,来俊臣也是好心,这种有没有关系的话,上官小婉也不好做答,他来答,也算是为上官婉儿解围。

    再说了,一个罪将,都在沙州埋了三十多年了,救回来有什么用

    武则天闻言,还是看着上官婉儿,“是这样的吗”

    还是给足了上官婉儿情面,意思是,只要你说有一点关系,那朕就恕了他也没什么。

    可是,上官婉儿也是摇头,“应该是没有什么旧交吧!”

    她说的是实话,一来,上官家遭难时,她还小,有没有关系她也不知道。

    二来,母亲在世时,也没提过与什么林家有旧交。

    “哦,那就算了吧!”

    既然上官婉儿这么说了,武则天也不再纠结。

    还是那句话,一个贬了三十多年的罪将,还能有什么用现在就算让他回来,估计老迈之躯也回不来了。

    继续与来俊臣道:“沙州还有何人”

    来俊臣皱眉,“值得一提的,也就这么一个林羽堂了。剩下的多为一些武勋罪将,也都是获罪起码二三十年的人了。”

    “还有一些犯臣,不过文人体弱,能活到长寿年间废止沙州罪城营那个时候的,刑部在册也不过几十人。”

    “且年纪最轻的,也过五十有余,想来现在也剩不下谁了。”

    哗啦啦地急翻文书,“还有两营兵卒,共计千人。一为光宅年,徐敬业谋反之叛军,罪入沙州,永世不得返家。”

    “二为天授年,房州城卫抗法之罪卒,罪入沙州,永世不得返家。”

    “什么!”

    一听天授年房州城卫之名,武则天双目猛然一瞪。

    “谁!你再说一遍!”

    把来俊臣吓了一跳。

    “房,房州城卫营啊!计五百众。天授元年初,因不服将令,至朝廷剿灭逆党贺兰敏之军务受阻。”

    “故陛下降诏,将之一营尽数发配沙州。”

    “!!!”

    呼....

    武则天深吸一口气,原来如此!难怪吴宁三番两次的要保沙州,症结原来在这儿。

    他关心的根本不是什么西北军务,他关心的是房州城卫营那五百罪卒。

    想通其中关节,武则天猛的目光一厉,怒声大骂:

    “不争气的东西!!这是妇人之仁!!”

    “妇人之仁!”

    “来求朕,居然只为了几个罪卒!”

    吓的来俊臣一缩脖子。

    什么跟什么啊这闹的又是哪一出

    ......

    。

    推荐阅读:《极拳暴君》https://m.yn-t.cn/book/29/,作者:夜与雪,云书阁正在更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