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獒唐 > 第三九五章 不想做第二个李谌
    接下来,也就是第二天。

    一大早,吴宁亲自把太平、吴启送出门。

    之后,便牵上一匹马,打算去桃云岭,长安五十里外的那个僻静山村。

    只不过,吴宁没想到,还未出城门,便遇上了一个不应该在这里的人。

    “崇训?”

    见到城门口,安然马上,显然是在等他的萌公子,吴宁颇感意外。

    “你怎么在这儿?”

    武崇训撇嘴一笑,洒脱依旧,“华清宫本公子去了无数次,早就没了兴致。”

    “倒是与子究先生同游,还能学些看人观物的本事。只是不知道,先生欢不欢迎呢?”

    “.....”

    吴宁眼神一眯,道:“不去陪你的裹儿妹妹了?”

    “唉~!”武崇训一叹,“本公子也看出来了,我时时想着她,可她却时时想着你。纵使天天陪着,似乎也没什么结果。”

    “不如换个法子,不在她身边转悠,让她也能时时想着我,说不定另有奇效呢。”

    好吧,吴老九一脑门子的黑线,萌公子果然是萌公子,想法和别人都不一样。

    沉吟片刻。

    “好吧!”终是点头,“那你就与我同行,去见一位故人吧!”

    说着话,吴宁打马出城。

    武崇训见了,自然欣喜跟上。与吴宁并驾而行,漫步在长安城外的官道之上。

    ......

    “故人?什么故人?”

    一路之上,二人自然不能无话可说,武崇训顺着吴宁的话头发问,却是依旧呆萌。

    吴宁撇了他一眼,“怎么?想知道?”

    只见萌公子点了点头,“想知道,不过......”

    面有遗憾,“想来子究先生是不愿意说的。”

    “哈哈!”吴宁大笑,“有什么不愿意说的?”

    看向前方,“那位故人,姓肖,乃是一位道长。原本是房州问仙观的观主,潘师正的师弟!!”

    “啊?”

    这回轮到武崇训惊讶了,故作无知道,“潘....师正的师弟?”

    “行了!”吴宁腻歪地甩了萌公子一个白眼球,“还装什么装?以你那颗聪明的脑袋,会不知道肖老道是谁?”

    直视武崇训,“你不也早知道我是谁了吗?”

    “这.....”

    武崇训彻底不会了。

    萌公子心说,剧本不是这样的啊!

    不应该是本公子有意随行,穆子究假意推脱,然后自己再隐晦地亮明来意,二人心照不宣的嘛?

    怎么?怎么这个吴老九这么直接的吗?

    其实,从吴宁坦然让他同行开始,武崇训就已经乱了方寸,他没想到,吴宁竟没有向他隐瞒的意思。

    要知道,他也是临时决定来找吴宁的。

    早间,与太平等人汇合欲行华清宫之时,从太平公主那幽怨的眼神里就不难看出,吴宁并没有告诉咱们公主殿下他要去哪里。

    所以,武崇训判断,吴宁此行是极为隐秘的,他若要同行,多少也要费些周章。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么容易就跟来了。更没想到,吴宁居然直接摊牌了。

    局促地摸了摸后脑勺,“你这....这太突然了,本公子都不知道接什么了。”

    想到吴宁怎么会知道他的来意,脑中不由浮现出吴巧儿那张俏丽的面容。

    懊恼地一拍脑门,“我知道了,是巧儿告诉你的吧?”

    恨恨吐槽:“这丫头,好是无信!她,她答应我不告诉你的。”

    吴宁无语,“那是我妹子!”

    这孩子想什么呢?吴巧儿还能帮着你个外人坑他哥不成?

    “说吧!”吴宁懒得跟他废话,“为什么跟来?”

    只见萌公子也是光棍儿的很,一脸纠结,“这还怎么说啊?”

    “我本来以为先生不知道我知悉内情之事,想借同行之机,与先生挑明,再套个近乎。”

    双掌一摊,“可是,先生早就知道了,我再套近乎,却是有些做作了。”

    “哈哈哈!”吴宁大笑。

    随之认真地看着武崇训:“崇训啊,做不做作,不在手段和说话的时机,而在于人。”

    “......”

    正在武崇训错愕之间,吴宁继续道:“有些人无论做什么都显做作,因为他心中不够坦荡。”

    “而有些人则不同,做什么都不会让人不舒服,比如你。”

    “我?”

    “对!”吴宁点头,“你是萌公子嘛,做什么都不做作。”

    说得武崇训一翻白眼,完了,“萌公子”这个绰号也不知道是怎么来的,算是却不掉了。

    “先生就不怕本公子心中也不坦荡?”

    “不怕....”

    “为什么?”

    “因为巧儿信你,那我就信你!”

    “......”

    “说吧!”吴宁淡笑,看向前路,“你跟来做甚?”

    武崇训愣了一会儿,说实话,吴宁这句“巧儿信你,我就信你”,若换做别人,那绝对是鲁莽之言。

    可是,从吴宁嘴里说出来,却是一点都不违和。

    因为,他是吴宁。

    是大周朝堂上下,只闻其名,就要为之敬畏的吴老九。

    “唉!”

    武崇训长叹一声,“巧儿姑娘告诉我,与先生相处,只重四字。”

    “哪四字?”

    “待之以诚!”

    武崇训摇头苦笑,“看来,巧儿姑娘所言当真不假,”

    随着吴宁的目光远望,“在这朝堂之上,信任,是何其稀少之物啊!”

    “本来呢,我是不想与先生挑明的,毕竟家父也曾做过一些于先生不利之事,我们两家还算是仇敌。”

    “可是,巧儿姑娘那句话提醒了我,与其假装不知,假装不问,还不如与先生坦诚相见,来得实在。”

    “毕竟....”武崇训顿了顿,语气变得严肃起来,“谁也不想做第二个李谌。”

    李谌的事情对于武崇训来说,震动实在太大了。

    堂堂金吾卫大将军,就那么被当殿打的只剩一口气,天子群臣居然无一人为其鸣冤,反而落在来俊臣手中,满门皆罪。

    说实话,如果武崇训什么都不知道,他会像别的朝臣一样,认为这是武则天的一次震慑。

    可是,不行!当他知道穆子究就是吴宁,那心境可就全然不同了。

    吴宁啊!!

    他是吴宁啊!!

    这一切根本就不是老太太的授意,全拜吴宁所赐,乃其只手所为。

    那一刻,武崇训才明白,当年太平公主为什么会对诸王撂下那样的一句猛话。

    当吴宁回来的时候,你们就知道到底惹了什么。

    惹了什么?

    那一刻,武崇训也终于明白了,他爹当年到底惹了一个什么东西。

    ......

    ,

    推荐阅读:《极拳暴君》https://m.yn-t.cn/book/29/,作者:夜与雪,云书阁正在更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