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獒唐 > 第一三五章 皆大欢喜?
    来俊臣之所以来找武三思,是因为据他所知,孙宏德与武三思似乎有交情。

    王弘义的奏折里把孙宏德也裹了进来,所以保险起见,他要先看一看武三思的反应。

    为了一个还没边际的炭窑,而与武三思交恶,来俊臣还没那么笨。

    如果武三思有意要保孙宏德,那来俊臣会毫不犹豫地从长计议,甚至卖了王弘义都没问题。

    反正炭窑就在那里,有的是机会。

    可如果武三思也动了贪念呢?愿意舍弃孙宠德,也想在炭窑上分一杯羹,那么吴长路这个新贵怎么搬倒,就是武三思的事情了。

    至少,来俊臣不用自己去触怒圣后。

    ......

    “武尚书看看这个。”

    把两份奏折都推到武三思面前,“这是今日本官同时收到的两份房州奏报,一时之间不辨真伪,且武尚书刚从房州归来,自然比俊臣更为了解一些,还请不吝赐教!”

    “这......”

    武三思一看,汗都下来了。

    孙宏德谋反??

    怎么可能?借他几个胆子他也不敢。

    可是,是真是假重要吗?让来俊臣、王弘义这帮人诬告的官员还少吗?

    还有,先不说保不保孙宏德,特么能不能保自己才是武三思现在想的一个大问题。

    别忘了,孙宏德是他的人啊!

    孙若谋反,就算不顺藤摸瓜把他牵出来,那对于武三思来说,于名声威望都是一场巨大的灾难。

    至于孙宏德那份貌似反击的奏折,武三思也自动忽略了。

    特么什么玩意!?纯粹是隔靴搔痒,哗众取宠。

    ......

    只不过,武三思哪知道,他和来俊臣两人其实是相互忌惮。

    来俊臣毕竟是外人,让他和圣后的侄子掰手腕,他暂时还没那个闲心。

    而武三思也怕啊,来俊臣就是个疯狗,说不定就真敢咬他一口。

    抹了把额头细汗,抬眼看着来俊臣,“你的意思是......”

    只见来俊臣一笑,“俊臣就是不知如何评判,才来问尚书啊!”

    “......”

    武三思沉默了,来俊臣这么说,让他心安不少,等于是送了他一个天大的人情。

    “依吾之见,此言不可信!”

    只此一句,就把此事定了性。

    而来俊臣闻言也不意外,武三思是肯定要把自己先摘出来的。

    只有让武三思先安心,甚至感觉欠了他的人情,接下来的话,才能继续往下聊。

    讪笑一声,“本官也觉多半是假。”

    “不过.....”话锋一转,有意无意地拿孙宏德开始说事儿:“这个孙宏德也确实太不小心了,居然真占了吴家一成的份子。”

    “这个....”武三思下意识地想为孙宏德开脱,“你我都在朝为官,有些事....”

    武三思一摊手,“都是家大业大,人口众多,朝中哪个官员不沾一点商利?”

    只见来俊臣玩味地靠了过来,“可是,武尚书可知,他这一成是多少红利吗?”

    “多少?”

    “粗算之下,每年孙大令起码能拿一千贯!”

    “啊!?”

    武三思愣了。

    能拿这么多?现在他终于明白来俊臣为什么来找他了,这条疯狗原来是眼馋了。

    可是,确实有点多啊!

    一个州官,一成份子就能一千贯?

    武三思下意识想到了吴长路那个憨将军,那吴长路一年得拿多少?

    “俊臣听说,吴长路高升还是武尚书举荐之功。”

    “啊?”武三思回过神来,“算不得什么深交,顺手为之。没想到,那憨人深得圣后喜爱,即成高位了。”

    “哦。”来俊臣点着头,“圣后喜欢,确实难得啊!”

    话到了这一步,二人基本就不用绕来绕去了,各自意图已经是昭然若揭。

    只不过,武三思还有一点不明白的是,那块肥肉来俊臣完全可以自己吃下去,为什么来找他?

    就因为孙宏德是他的人?不太可能吧?

    沉吟了一下,“你我非是外人,俊臣是何想法,不妨直说。”

    “不急。”来俊臣摆手,“武尚书先看看这个。”

    说着话,他又把王弘义写给他的那封密信拿了出来,交到武三思手中。

    武三思一看,好嘛,来俊臣倒是“实在”,这也给他看?

    可是,那个王弘义还真特么敢想!

    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要五成?

    此时,来俊臣的声音从身边传来,“王弘义这次倒是有些胆大妄为,不知死活了。也不想想,本官怎会与他同流合污?”

    注意!来俊臣只提了不想和王弘义同流合污,却没说王弘义贪赃枉法。

    武三思哪里听不出来,登时就笑了。

    来俊臣这是想和他同流合污啊!

    暗自梳理前面的话,武三思更是明白了怎么回事。

    说白了,来俊臣想贪。

    可是,一来吴长路是个麻烦,他解决不了;二来,因为涉及孙宏德,来给武三思送个人情,两人一起也能贪的安心。

    至于什么王弘义,他也想分一半?做梦呢?

    来俊臣和武三思压根就没打算把他当回事,最多把他当个看门狗,把炭窑拿下之后,分他一点好处打发了事。

    “其实此事并不难办。”

    武三思的眼界毕竟比来俊臣高很多。

    “无非就是房州官员不睦,就算报到圣后那里,也不会当真。”

    “关键还是你我这样在圣后身边的人,是何态度。”

    “尚书的意思是?”来俊臣眉头紧皱,“把王弘义的奏折报上去?”

    “不光王弘义。”武三思拿起孙宏德那份鸡肋弹劾往桌上一扔,“连这份一起吧!”

    来俊臣一听,“这份就算了吧?”

    这种东西都往上送,那是他的失职,圣后还不得骂他?

    “为臣不查,什么都报,圣后是要责备的。”

    只见武三思一撇嘴,“圣后责备有什么?却能看清一个事实,又有何不可?”

    “......”

    来俊臣明白了。

    说白了,武三思就是想营造出一种房州官员互掐的气氛,到时他们这些近臣在边上打一打圆场,圣后也就不把什么谋反当真了。

    可是....

    “可是,这么做有何好处?那炭窑.....”

    “贤弟别急。”武三思神秘一笑,“圣后不当真是不当真,可是房州不和却是必然。”

    “吴长路贵为山南别驾,与孙宏德合营炭业,都闹到朝堂上来了,也确实不太合适了吧?”

    “......”

    来俊臣听完,心说,还是特么你损!

    原来武三思打的是这么一个主意。

    孙吴二人合营,确实不合适。

    朝廷以前也不是没有这么情况,一般来说,对于那些皇帝不想罚又不能不管的情况,基本上都是立下名目赐于封赏,再下令把官员产业收归官属。

    如此一来,官员无损,也与商剥离,算是皆大欢喜。

    而这一次如果也这么办了,那更是皆大欢喜当中的皆大欢喜。

    不但武三思这边的孙宏德保住了,与来俊臣有关系的王弘义也没差池。

    而且,二人也不用为弄倒吴长路,触怒圣后,而担心了。

    至于炭窑收归官署......

    以武三思的地位,那一个官窑出多少炭,获多少利,还不是他们想怎么弄就怎么弄?

    和直接抢过来根本没区别。

    当然,这里面还有来俊臣的一份。

    想到这里,来俊臣赶紧起身,“那俊臣这就把两份奏报面呈圣后!”

    武三思也站了起来,“同去!”

    ......

    吴老九是万万没想到,他那二十个字,历尽千辛万苦,费了这么大的劲,才算到了武老太太手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