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獒唐 > 第一三一章 还你个人情
    河滩上又恢复一片祥和。

    摸鱼的摸鱼,烤肉的烤肉,啃酸奶的继续抱着小碗享受,看孩子的......则是依然一脸的愤恨。

    唯独吴老九有点招人恨,和秦妙娘两人腻腻歪歪,你浓我浓,看的人好不羡慕。

    “我说。”吴老八拎着一尾草鱼,一边往岸上来,一边拿老九开涮。

    “能不能讲点礼数这青天白日的你不闲丢人,我们还替你臊得慌呢。”

    “来!!”吴宁能惯他那个毛病,“把礼数给我背一遍。”

    吴黎哪会背什么礼数,让吴宁呛的不轻。可是这小子也不是俗人,一转头:“重润公子,你上,背一个给他听听!”

    “我”一旁的李重润略一错愕,这货也是够绝的,“《礼记》,还是《孝经》”

    噗!

    连太平都笑了。

    “你这孩子也学坏了。”

    还《孝经》,这不就是占吴宁的便宜吗

    吴老九也是一阵气结,特么喝过墨水的没一个好东西,骂人都不带脏字儿的。

    支起身子,也不管秦妙娘臊的直往他身后躲,没皮没脸道:“羡慕就直说。”

    “没事儿,哥绝对不笑话你们这帮小光棍!”

    说着话,罗厨子那边的羊肉已经烤的差不多了,李文博也铺好了餐布,众人围坐过来。

    吴宁顺手把虎子往身边招呼,“来,坐哥边儿上,别和这帮单身狗掺和。”

    “好!”虎子屁颠儿屁颠儿地坐过来,大肥脸还不忘给老八、老十一一个得意的白眼球。

    把老十一气的啊,“美啥!你那亲事能不能成还得另说!”

    “陈家四娘啊,没准就是别人媳妇。”

    “呃。”虎子气势一弱,转脸就抓住吴宁的衣角,“九哥!!帮我。”

    “......”

    吴宁瞅他那憨样儿就想乐,不由想起去年这货还不想娶媳妇,嫌两人睡一张炕挤。

    “怎地你娘还抻着呢”

    “可不抻着呢”老八接话,“咱那个七婶,知道人家陈四娘除了虎子找不着婆家了,要不借机敲诈一笔,那就不是咱们七婶了!”

    吴宁听吴老八这么一说,除了摇头,却是没别的话说了。

    这门亲从过年到现在,已经拖了两三个月了。

    按理说,这是门好亲,就算是入赘,对虎子来说也不是坏事儿,而且祖君都出面了。

    可谁也没想到,七婶连儿子的婚事都得起幺蛾子,死活不同意入赘。可就虎子家里的条件,又哪下得起聘,娶得起亲

    摆明了,就是看陈老财家里有钱,想占点便宜。

    而且,话说回来,就算娶得起,七婶也答应了,人家陈老财还不干呢,把闺女送过来吃糠咽菜啊

    这事儿也就这么僵在那儿了。

    祖君的意思是先缓缓,等七婶想明白了,自然也就成了。

    “九哥,你得帮我啊!”

    虎子还拉着吴宁不放,“我娘最怕你,你去跟她说,她肯定不敢说不字。”

    “......”

    吴宁苦笑,“我的傻兄弟啊,哪有那么容易”

    七婶是怕他,可是有些事儿也不是他能劝得了的。

    “等着吧!”拍了拍虎子,“没准今年挣了钱,婚事九哥给你操持。”

    “这话咱祖君也说了。”

    老八接过话,瞪了虎子一眼,“这货虽说就知道吃,可好赖也是自家兄弟,不能不管。”

    说到这儿,吴老八转头就是一脸谄媚地看着吴宁,“九哥你看,这肥货你都管了,那兄弟我......你是不是也给捎带个手啊”

    “滚!”

    ......

    “哈哈哈哈。”

    大伙儿放声大笑,吴老八那熊样儿,着实可笑。

    老十一一边笑,还不忘一边嘱咐虎子,“傻兄弟,这话可别告诉你娘!”

    “哦。”

    虎子搓了搓后脑勺,他才不傻呢,告诉他娘不定又出什么幺蛾子。

    ......

    ——————————

    “多谢!”

    众人意兴正浓,享受着大好春光,太平公主突然靠到吴宁身边,蹦出这么一句,让吴老九有点措手不及。

    瞪眼看着太平,“你要干嘛事先说好哈,你选驸马的话我可管不了。”

    “哈哈。”

    太平本来还挺严肃的,被吴宁这么一说,逗的大乐。

    “放心,本宫的事情还用不得你帮忙。”

    “......”吴宁沉吟了一下,“我没记错的话,殿下第一次来找我,好像就是选驸马的事吧”

    太平脸一红:“你!!!”

    “不提不提。”吴宁见好就收,话锋一转,“说吧,谢我什么”

    只见太平,看向李裹儿和李重润,“他们......”

    “他们怎么了”

    “他们越来越像正常人家的孩子了。”

    太平记得,六年前,李重润出京的时候不过三岁。可是即使只有三岁,他所经历的起落,也是常人无法理解的。

    从先皇圣宠的皇太孙,到废帝所出的皇家弃子;从未满周岁就立府设属,到一纸诏书贬为庶人......

    可能李重润那时并不懂事,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可是那段经历却必然烙印在他的生命里。

    而李裹儿,还不如他的兄长。她就出生在父亲被贬黜的路上,连见裹身的衣物都没有,更没有皇家名份。

    而父母朝不保夕的艰难处境,让这两个孩子的童年充满着压抑和不堪,更早早的就看尽了世间冷暖。

    犹记得几个月前,太平刚到房州,第一次见到这两个孩子的时候,他们就像两只受惊的小鹿,挤在一处,眼中除了恐惧,再无余物。

    太平虽然心疼,可是迫于局势,迫于母后对显皇兄态度的不明朗,使得她什么都做不了。

    是吴宁帮了他们,帮了李家,起码,这两个孩子可以高高兴兴地坐在这里,像正常孩子一样享受春色。

    ......

    “这倒是哈!”

    听太平这么一说,吴宁觉得好像是这么个理儿,能让这两个孩子更像个孩子,这是积德的事不用谦虚。

    好吧,吴老九似乎就不会谦虚。

    “行,这个谢我接了!”

    太平闻言,白了他一眼,“就知道,你根本不会客气。”

    “那....”公主殿下拉长了声调,“那用不用本宫还你个人情”

    “还我人情”吴宁一疑,“好像一直都是你欠我人情吧”

    “呵。”太平干笑一声,“那这回得你欠我的了。”

    “怎么回事儿”

    只见太平神秘一笑,“本宫今早从侍卫那里得到一个消息。”

    “什么消息”

    “王弘义想再纳一房小妾。”

    “小妾”吴宁瞪着眼珠子,脑子飞快的转了起来。

    王弘义要纳妾,还让太平注意到了,还说能还我个人情

    “!!!”

    想到这儿,吴老九不淡定了,下意识看了眼身边的秦妙娘。

    “那......那老王八蛋不会是看上妙娘了吧!”

    ......

    (状态不好,不知道今天还能不能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