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獒唐 > 第三三九章 停还是不停
    这段话确实值得玩味。

    杨承佑做为门阀中人,敲打吴宁不要全信武则天,以免引祸上身。

    更是传达了一个意思:门阀不好惹,你不要轻易尝试。

    从这个角度来看,无可厚非,这是说给穆子究听的。

    可是,杨承佑说话的语气,包括字里行间,都透着长辈对小辈的训诫,他甚至在话语中就自称长辈。

    那问题来了,他是谁的长辈啊?

    只有从杨幼仪那里论,又知道吴宁身份,他才能算是吴宁的长辈。

    什么意思?

    他这番话是特指城造这个职务,还是另有他指?

    带着这样的疑问,吴宁回到了太平公主府。

    意外的是,太平没有休息,正在等他回来。

    “要不是见你处理的不错,本宫就亲自杀过去了。倒要看看谁这么大的脸面,敢与我家小宁子作对。”

    吴宁听着腻歪,这“妖妇”,近来说话越来越没有公主殿下的样子了。

    不过,却是心中一暖,原来太平并不是不管不问,对于他的事儿,公主殿下还是挺关心的,特意派人盯着。

    “对了,问你个事儿。”

    吴宁想起杨承佑的那段话,“杨家到底什么情况?”

    太平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问这个,答道:“就那么回事儿呗!长安杨家其实没什么人口,只杨恭仁的长子杨思谊和他的侄子杨思俭两家共用一宅。”

    “其他的杨家人不是在外地任上,就是在老家弘农。”

    “而长安杨家这边,因为杨思谊年岁大了,身体不太好,多是杨思俭在主事。”

    “小辈之中,以杨嘉宾、杨嘉本和杨承佑三兄弟为主,就这么点事儿。”

    “哦。”吴宁点头,“这么说来,杨家那么大的宅子,也没住多少人啊?”

    “是没住多少呢!”

    之前说过,杨家的宅邸顶两个万年县衙那么大。这么大的宅子就住这么点人,确实有点空。

    “你说...”吴宁眯起双眸,猜测着,“这么大个宅子里,如果藏个人,应该不难吧?”

    “嗯?”太平一个激灵,登时就是精神了。

    “你...你什么意思?”

    吴宁道:“我怀疑丑舅就藏在杨家!”

    “什么!?”太平腾的站了起来。

    “不......不会吧?杨思俭有那么大的胆子?”

    吴宁摇头,“说不准。”

    因为,凭杨承佑刚刚那段话来看,他显然知道点什么。

    吴宁怀疑,贺兰敏之很可能就在杨家。

    “唉!!”长叹一声,“要是道爷在长安就好了。”

    孟苍生要是在,那就不用猜测了,道爷飞檐走壁哪里去不得?让他去杨家一探,就什么都知道了。

    ......

    ————————

    另一边,长孙顼、李峒等人各自回府。

    长孙顼一进家门,下人就告诉他,兄长长孙延在厅中等他,似是急于知道仙鹤楼一宴的情况。

    长孙顼自然不敢怠慢,急急去与兄长叙话。

    把仙鹤楼中发生的事情一说,长孙延便皱了眉,再难舒展。

    “这么说,楚王府、梁王府都与穆子究连成一气了?”

    长孙延沉吟着,“再加上一个太平公主,这个穆子究来势汹汹啊!”

    他就说嘛,怎么偏偏这个时候,安乐公主和武崇训也都来了长安,原来他们都是来给穆子究站台的。

    “如此一来,那就麻烦了!”

    长孙顼一听,“兄长,这是何意?”

    只闻长孙延道:“女皇不惜用梁王府、楚王府,还有太平公主,三家来力助穆子究,说明女皇要整治长安的意图十分坚决。”

    “这样的话,我们真得掂量掂量,是与她硬碰硬的对抗到底,还是暂且屈服,看看这个穆子究到底要干什么。”

    长孙顼连连点头,“兄长说的极是有理。”

    “回来的路上,我与李峒等人都商量过了,停工之事暂且放一放,听穆子究的话语,似乎也没有要与咱们撕破脸的地步。”

    “不如再等等,看看他下一步如何。”

    “嗯!”长孙延应允,“也只能如此了。”

    尚有一丝不放心,“叫下面的人盯着点儿。”

    他总觉得,这事儿没这么简单呢!

    结果,长孙延的感觉是对的。

    吴老九还能让你舒舒服服地等着他的下一步?这一步就够你喝一壶。

    就算不停工,耗着,那也得是如坐针毡地耗着。

    第二天,还没过午,长孙顼就急匆匆地跑进了长孙延的房门。

    “兄长!太平公主府停工了!!”

    “什么?”长孙延一惊,“来真的啊?还真停工?”

    可是,转念一想,连连摆手,“不怕不怕!太平和穆子究关系非常,她停工来迎合穆子究,实属正常。”

    “再看看!再看看!!”

    过了中午。

    “兄长!楚王府、梁王府也停了!”

    长孙延这回淡定得多,“莫慌!太平都停了,他们两家必会跟上。”

    得意一笑,“哼,这是想给咱们施压啊!我就不停,看谁吃亏。”

    临近傍晚,又传来消息,说是宣城公主家的工地也停工了。

    长孙延还是不急,王从简都和穆子究混到一块儿去了,他们家那肯定也是会跟着穆子究行事的。

    不过,通过这个事儿,长孙延也看明白了,宣城一家算是找到了靠山了,以后却是不能让小辈再过分对待了。

    嘱咐长孙顼,“我记得宣城寿辰就是下个月,你想着点,备份寿礼送过去。”

    长长一叹,“唉,这关系啊,还是得往好了处,不能越处越僵啊!”

    ......

    这一夜,长孙延表面不急,其实心里还是不安稳,觉也没太睡好。

    穆子究来势汹汹,又有这么多助力,还真是让他有点不踏实。

    熬过一夜,第二天一早,长孙延还想多睡个回笼觉呢,长孙顼就又闯进来了。

    把长孙延气的,“又怎么了?还有谁帮着穆子究是咱们不知道的,你一气说完。”

    “兄,兄长....”长孙顼一脸蛋疼。

    “唐家.....停了。”

    “什么!?”长孙延腾的就弹了起来。

    “唐家?”

    妈了个巴子,唐家怎么停了?

    唐家可是他们这一伙儿的,怎么说停就停了呢?

    呵呵,他也不想想,唐家靠近南城,深受污水之害,当然希望穆子究快点治水喽!

    ......

    。

    推荐阅读:《极拳暴君》https://m.yn-t.cn/book/29/,作者:夜与雪,云书阁正在更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