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獒唐 > 第三二八章 寻仇
    能不重要吗

    王从简的父亲辞官,宣城一家老小几乎闭门不出。王宛若被程伯献这般欺辱,却敢怒不敢言。

    这一切的不幸,都是出于杞王、许王两位靠山崩塌。

    王从简这一拜,吴宁可以说是受之无愧。

    可是,吴老九说这些,可不是因为要宣城一家的承恩,而是觉得王从简这个人不错,和他对路子。

    “见外了不是”

    吴宁嗔怪,“既然是朋友,那就没什么谢不谢的。来来来,继续喝酒!”

    生怕王从简再提,吴宁便转移话题,闲聊起来,“对了,王兄现在在何处供职”

    “这....”王从简脸色一红,“不瞒穆兄,小弟尚在师前侍奉。”

    师前侍奉,意思就是,还在老师跟前学习,还没出徒呢,当什么官

    “哦。”

    吴宁明白了,宣城一家如今处境艰难,王从简又上哪儿去谋官呢

    “那不知师从哪位名儒”

    这倒是让王从简现出得意,说起他的老师,还是有点名气的,“师从京畿府尹宋广平。”

    吴宁一愣,宋璟,宋广平

    确实算得上是一位人物。据说,宋广平弱冠之年便高中进士,才学满腹。能拜在他门下,说明王从简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不过,让吴宁意外的倒不是宋广平其人,而是......有点巧啊!

    笑道:“真是巧了,王兄可知刘文东”

    “啊”这回轮到王从简发愣了,“子究先生认得刘师弟”

    刘文东同样是宋广平的弟子,正是王从简的师弟,跟王从简关系还不错呢。

    只见吴宁大笑,“我就说嘛,怎么与王兄一见如故,原来是一家人。”

    “刘文东与我算是旧识,他还在汝州之时便已经是兄弟相称了。”

    呵呵,吴宁没说,刘文东何止是旧识,刘文西本来就是他长路镖局的人。

    而且,别看刘文东现在名声不显,可是用不了多久,全天下都会知道这个人的名字了。

    ......

    ————————

    二人正在因多了一层联系而欣喜不已,一旁的老十一却是突然碰了碰吴宁。

    “喂,不太对啊!”

    “嗯”

    吴宁转过头,这才注意到,之前那个挨揍的小胖子前呼后拥,领着几十号人马,杀回来了。

    “坏了!”

    王从简也看到了来人,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下意识把王婉若护在了身后。

    “就是他!!”

    小胖子程伯献指着罗厨子大叫,一众人马在酒店外站定,也不进来。

    而其身后的程伯清先是把目光落于王从简,随后,则是定格在吴宁身上。

    微微皱眉,心中暗道,这人披头散发,难道是......

    想到这里,程伯清眉头皱的更深了。

    ......

    王从简如临大敌,随时准备开仗。倒是没注意到,吴宁也好,老十一也罢,包括罗厨子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只不过,老十一和罗厨子的眼神都不太对,时不时看向吴宁,目光之中还有着几分戏谑。

    甚至罗厨子现在还有点自嘲:

    真是越活越回去了,怎么还惹上街头殴斗这种狗血的事情了

    在罗厨子看来,这种架打着最没劲。

    因为放不开啊!

    要知道,江湖上,厨刀一动,不是见血,就是要命的啊!

    ......

    对面自程伯献一声怪叫之后,就没了动静。

    这些都是程伯清的挚友,还有各自带来的家奴,非是街人地痞,都知道规矩,主子没授意之前,是谁也不会动的。

    而程伯清此时在盯着吴宁,思量许久,知道大伙儿都在看他行事,只得先一步开口,却不是对吴宁,而是对程伯献。

    “伯献!!”

    “啊在这儿呢!”小胖子屁颠屁颠地跑到兄长面前。

    “啥事呀”小胖子很是嘚瑟,心说,兄长这是要为我报仇了!

    怎么样挑衅地斜了罗厨子一眼,小爷就说让你等着吧

    哪成想,他这刚开始美,程伯清抡圆了膀子,一个大嘴巴就招呼了过来。

    啪!!

    打的程伯献原地直转圈儿。

    啥情况啊程伯献捂着脸,眼泪又要下来了。

    “打错人了呀!”

    “......”

    但见程伯清冷着脸,看向王从简和王婉若的方向郑重抱拳,“吾弟不器,有辱家风!适才欺辱令妹,伯清....在此谢罪了!”

    抬起头,程伯清面上正气浩然,“你我两家之怨,不应牵扯女流,这一回....算我程家错了!!”

    吴宁:“......”

    老十一:“......”

    罗厨子:“......”

    特么仨人儿都看傻眼了。

    吴老九僵着下巴,心说,真是日了狗了哈,还是头一回见人扇嘴巴子扇的这般美轮美焕,也是第一次见人道歉道的这么气贯长虹的。

    感叹门阀就是门阀,牛逼啊!

    更牛逼的是:长街上,程伯清带来那几十号人一个动的都没有,连表情都不见换,好像理所应当就该如此一般。

    而小胖子程伯献被打的原地转圈儿,开始还有点委屈,可是一听兄长的话,立时把脖子一梗,昂首挺胸,好像也不想丢了家族的脸面。

    吴宁算是长见识了。

    他哪知道,这才刚开始,更长见识的,还在后面呢!

    程伯清显然还没说完,对王从简和王婉若又道:“今日我程家有错在先,遂你我之怨今日不提。你们走吧,咱们来日方长!”

    吴宁在一旁听的不由冷笑,来日方长

    来日方长你带这么多人来专门装13吗这个谱儿摆的有点大。

    正想着,程伯清目光一转,再不理会王家兄妹,看向了吴宁这边。且对准的不是元凶罗厨子,而是直接看向吴宁,更是不由得把眼睛迷了起来。

    良久,程伯清终于开口:“阁下可是....长路镖主...穆子究”

    吴宁也是一滞,“你...认得我”

    听吴宁这么一问,程伯清不由苦叹摇头,似有几分懊恼。

    “果然是你.....”

    “认得倒是不认得。不过,子究先生接掌长安城造,已入城月余,阁下又是披头散发,狂放不羁之态,想来,除了穆子究,也没有别人了。”

    好吧,吴宁造型比较别致,好认。

    程伯清刚刚一来,就觉得有点不对。现在得到吴宁的确认,心说,果然如此。

    他就说,普通百姓哪来的这么大的胆子,敢管他家的闲事。

    不由苦笑,这回,算是踢上铁板了。

    ......

    。

    推荐阅读:《极拳暴君》https://m.yn-t.cn/book/29/,作者:夜与雪,云书阁正在更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