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獒唐 > 第三一五章 拿下万年县
    “你......你居然没死!”

    职房之中只剩孙伯安、雷霁和吴启三人。

    孙伯安这才从地上爬起来,一脸惊骇地看着吴启,“你......怎么会是你!”

    吴启也是心有余悸,透过门缝看了看外面,确定无人,这才对孙伯安和雷霁一拱手。

    “多谢二位没有在胡涛面前拆穿于我!”

    “这算什么事儿还用谢”

    雷霁一摆手,不想多提。

    好好看了看吴启,“你......你就是穆子期”

    “正是!!”

    雷霁更骇,“那......那穆子究是”

    “是我兄长,吴宁!”

    “九郎也没死!”雷霁精神一震。

    当年,他在吴宁家里住过好长一段时间,对吴宁的感情比吴启要深得多。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雷霁能有今天,还是拜吴宁所赐。

    正因为当太平公主入住寻翠居的时候,吴宁没有赶他走,使他有机会结识太平,后来进京应考之时才得以高中。

    想到吴家兄弟居然没死,再想到原来天下闻名的长路镖局就是吴家兄弟所创,雷霁只觉不可思议。

    他对下山坳灭门案了解的比别人多得多,因为当年,吴家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光了,做为受吴宁恩慧的雷霁,并没有视而不见。

    在武则天定案之后,他还一直上疏,言此案疑点重重,请求朝廷重审。

    不然的话,以雷霁的才学,加上又是太平公主举荐,他也不至于高中这么多年还只是一个通判。

    “如今独孤傲在广州任官,他与我一道也曾上疏为吴家平反,可惜....”

    说起当年之事,雷霁不由一阵唏嘘。

    他和吴宁待过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知道吴宁的才学不输任何人。如果没有那场灭门惨案,吴宁现在能达到什么高度,雷霁也想像不出。

    “多谢了!”

    吴启听说雷霁曾为了他们发声,而且受之牵连,心中甚是感激。千言万语,也只能以“多谢”二字表达。

    看向孙伯安,甚是玩味。

    说实话,孙伯安当年和他们的感情可不算是和睦,甚至吴老九没少捉弄于他,孙伯安更是为此吃过不少苦头。

    “刚刚,你怎么没喊出我的名字”

    “切!!”孙伯安一撇嘴,嫌弃地看了吴启一眼。

    “你们兄弟啊,就是狗眼看人低!还当我是当年那个不懂事儿的公子哥呢”

    雷霁也在一旁发笑,对吴启道:“这你就错怪了咱们孙大主簿了。”

    “他比我和独孤早中一科,当年我们上疏的时候,他因为他爹的关系,已经在门下省任书官了。”

    “要不是他帮忙出了大力,我和独孤二人怕是还混不到现在这么安稳。独孤在广州的职,也还是他爹安排的。”

    “......”

    说实话,吴启多多少少有些意外。

    好好看了看孙伯安,倒是不知道,他还有这么仗义的一面。

    不过,吴启咧嘴一乐,“还行!不枉费你爹如此护着你。”

    “嗯”孙伯安和雷霁一愣,“什么意思”

    吴启还是笑,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可隐瞒的了。

    看着孙伯安,“呵呵,长路镖局,还有你爹的广州刺史,你就没联想到点什么”

    “......”

    孙伯安有点懵,广州刺史和长路镖局......

    猛的一震,“难道......我爹早就....”

    “是!”吴启郑重点头。

    “孙刺史在多年前就知道我兄弟的身份,也愿意帮我兄弟平凡冤情。但唯一的条件就是,在前途未卜之前,不要把你这个儿子牵扯进来。”

    孙伯安:“......”

    难怪了,广州地处岭外蛮荒之地,以前那都是发配之人的去处。

    是自从有了长路镖局保运岭外货物,广州才彻底活了起来,才一年比一年更被朝廷重视,孙宏德这个广州刺史也才开始水涨船高起来。

    前几年开始,甚至连税金官钱都交给长路镖局来转运。

    原来是因为这个,孙宏德早就知道吴宁、吴启的身份,早就开始有接触了。

    此时,吴启笑着拍了拍孙伯安的肩膀,“其实,我们早就是自己人了。只不过,今天还是谢谢你!”

    孙伯安让他的煽情弄的脸红,“切,说这些干什么”

    随之一阵沉默,三人对视一眼,皆是哈哈大笑。

    雷霁笑道:“还以为要跟新来的大令斗个有我无他,现在看来,怎么有种万年县衙成自家的了的感觉呢”

    吴启也是感慨生活之奇妙,苦笑道:“这朝廷是怎么分的官员怎么把咱们三个年轻的弄到一块儿去了”

    确实不太合理。

    按说,万年县这么重要的地头儿,有年轻官员也不算奇怪,但多多少少也得配一两个老成的官员压阵。

    毕竟年青人好冲动,容易出错。

    可是,孙伯安却言,“这你就不懂了吧万年县历来都是年轻官员,多少年都没见到四十岁往上的官儿了。”

    “哦”吴启一疑,“这是为何”

    “因为不管事儿!”

    孙伯解释道:“万年县是什么地方长安重地!治下都是什么人王公贵族!”

    “所辖六十八坊,有一大半儿都是有身份有地位,有官阶的大族。小小一个县令,你管谁去”

    “既然管不了,那派什么年长能干的官来有什么用”

    孙伯安往那儿一坐,“所以啊,万年县就是个摆设,是年轻官员来混个资历的所在!”

    “你还想怎样不错啦!!混个三年任满,放一任州官,就能回京进中枢了。”

    吴启一听,“那坏了!”

    “嗯”雷霁、孙伯安皆是一愣,“什么坏了”

    只见吴启一摊手,“我们兄弟来长安就是来搞事情的啊!这万年县衙怕是安生不了了。”

    “......”

    “......”

    雷霁无声地看了一眼孙伯安,发现孙伯安也在看着他。

    二人眼中,都有光芒跳动。

    靠到吴启身边,“搞什么事情算我们一份!”

    ......

    ——————————

    吴启回到太平府中,已经是傍晚。

    本想直接回自己那个院儿,看看兰晴在干嘛。

    不过,还算这小子有点良心,先去找吴老九,看看九哥这一天是怎么过的。

    吴老九这一天过的可不轻松,被太平磨了一早上,好不容易把咱们公主殿下打发了。

    回到院里,又得对着一个老妈子,一个满身羊膻的胖丫头。

    实在忍不了,吴老九只好出门,在长安城中到处乱逛,熟悉情况,此时也是刚回来不久。

    “怎么样到衙门报道可还顺利”

    吴宁一边自己伺候自己的打来洗脸水,一边问吴启。

    吴启淡笑作答,“万年县已经被本公子接收了,保准指哪儿打哪儿,上下一心!”

    “嗯!!!!”

    吴宁僵在那里

    这么快吹的吧

    ......

    。

    推荐阅读:《极拳暴君》https://m.yn-t.cn/book/29/,作者:夜与雪,云书阁正在更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