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獒唐 > 第三零七章 老家伙
    吴启一走,就只剩下太平和小团子在吴宁身边。

    过了一会儿,小团子去给吴宁准备客房了,太平这才直视吴宁。

    “你怎么猜出是小团子帮忙打理的坟茔”

    吴宁一笑,敷衍道:“出家人心慈,并不奇怪。”

    “不对!”

    太平摇头,一脸笃定,“你有事瞒我。否则,你为什么要在这儿住下来”

    这很不合时宜,也许吴启会信他守什么坟的鬼话,可是太平知道,如今正是吴宁最容易被老太太盯上的时候,他万万不会在这个时候图增嫌疑。

    所以,他在观中住下来,一定有什么目的。

    可是,吴宁还是笑,似乎不想多言。

    看了看小团子去的方向,“人家师徒代替我尽孝多年,难道不该见一见吗我只是想等等那老道士,想当面谢过罢了!”

    “真的”

    太平太了解吴宁了,她还是不信。

    吴宁没办法,“好啦,以后一定要你知道!只是现在,我也不确定,还不能多说。”

    “行吗”

    太平很不高兴,她顶烦吴老九总是这么神神鬼鬼的,让人心里不踏实。

    见吴宁实在不想说,只能退而求其次,“那....我陪你住这里。”

    “不行!”吴宁断然否决。

    神情一紧,“我的殿下啊!信我一次,让我一个人在这里静静,也好把以后的事理理清楚,好吗答应我,等我三天!也许两天、一天就够了!”

    太平:“......”

    太平无语了,她就怕吴宁叫什么“我的殿下”,咱们公主殿下对这个略带宠溺的称呼根本没有抵抗力。

    “好吧!”

    太平终于妥协,“那一会儿吴启上来,我与他一同下山。”

    “嗯。”吴宁长出一口气,“那我去观中参观一二,你在这里等我。”

    说完,吴宁独自一人步入三清大殿,似是真的在细细观瞧。而且,看的极是仔细。

    殿中的三清道君、香炉供案都一一看过,连道士用的金玲法器也都不放过,很是新鲜的拿起来,左右观瞧。

    最后,吴宁负手立于殿中,凝视着高高在上的三清祖像,眉眼之中有一丝化不开的阴郁,很是凝重。

    良久,吴宁终于忍不住,低声自语:

    “天师观......”

    “你果然还是那么敷衍。上一个叫问仙观,这一次还是这般俗不可耐!”

    ......

    “天师观!!”

    “果然还是那么懒,还是那么爱钱!”

    ......

    “到底是不是你......”

    “你到底敢不敢出来见我!”

    ......

    ——————————————

    吴宁在天师观里住了三天,很不凑巧,小团子口中的那个“老家伙”并未回转。

    这三天,更是除了这个乖张的小道士,再无一人来过天师观。

    直到第三日过午,吴宁知道,再等下去已经没有意义了,告诉小团子帮他转告那老道士,就说:

    “代祭之恩,穆子究记下了。这份情,来日会还!”

    ......

    “大哥哥要走了吗”小团子很是舍不得。

    “要不大哥哥再多住几天说不得老家伙明天就回来了呢”

    好吧,这三天是小团子过的最美好的三天,不用自己做饭,自己打扫,这位大哥哥全包了。

    小团子多希望他能多住一段时日,他好继续轻松下去。

    “大哥哥,要不......你再等等吧”

    吴宁一笑,宠溺地捏了捏团子的面颊。

    “不等了,哥哥要去长安办事。以后你要是在观中待不住了,可以去长安找我。”

    “好!”

    团子使劲儿点头。

    ......

    ————————————

    吴宁下山而去,回到桃云驿。亦不再纠结,招呼众人上路,准备赶在天黑之前进城。

    而就在吴宁离开桃云岭不足半个时辰之后,一位须发皆白、破布道袍的老道士,悠哉悠哉地回到了天师观。

    “哎呀!!”

    小团子一见是“老家伙”回来了,甚是惋惜,“你怎么才回啊穆哥哥刚走没一会儿!”

    “穆哥哥”

    老道士尖嘴儿猴腮,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对于小团子所说的穆哥哥也不意外,“他不走,老道我还不回呢!”

    心中却道:那小兔崽子是越来越厉害了,这都让他看出来了

    不过,看出来就看出来吧,老道士一点都不在乎。

    这天下间,只要他不想见的人,还没人能逼着他见。

    大不了他来我就躲,你能把我怎么样

    四下扫看,不错,道观打理的还挺干净,角落里还堆着一堆金银财物,着实不少。

    老道一看就乐了,“这小子发达了,出手还挺大方!”

    立时朝着财物扑了过去。

    小团子一见不好,连忙挡在前面。

    “你干嘛我的!”

    “什么你的”老道士一撇嘴,“你都是我的!”

    “闪开!给为师看看,他都送了什么好东西”

    小团子都快哭了,“我的我的我的!!是穆哥哥给团子的!!你个老家伙,不许抢!”

    “唉!!”

    老道士一看团子要哭,登时换了个嘴脸,“咱们师徒,谁跟谁嘛你的我的哪用分得那么清”

    “再说了,为师就看看......”

    团子知道,看到他眼里,可就拔不出来了。

    可是没办法,谁让老家伙的拳头大呢

    扁着嘴,不情不愿地闪开了通路,老道士立时扑到财物堆前,乐的都见牙花子了。

    “嘿嘿嘿嘿嘿!!罪过罪过,罪过啊!”

    “你说为师这道心,怎么就这么不稳呢就见不得这黄白之物呢”

    小团子瞪了老道一眼,小声的:

    “呸,不要脸!”

    “对了!”老道一边摆弄着金银器物,一边发问,“那个穆什么的,留没留下什么话儿啊”

    “留了....”

    “留什么了啊”老道士依旧不以为然。

    小团子撅着嘴,“穆哥哥说,代祭之恩,他记在心里了。”

    “嗯。”老道士点了点头,自语道:“算他有良心。”

    “还有吗”

    “他还说,这个情他记下了,早晚会还!”

    啪嗒,老道士手中的一袋子金豆儿应声而落,整个人更是僵在那里,脸色转白。

    这话......按理说是好话吧

    老道心说,欠我一个情儿,当然是好事儿。

    可是,早晚会还......

    特么这话要是从吴老九嘴里说出来,怎么就那么瘆人呢

    这小兔崽子......

    是谢谢我啊还是敲打我啊

    ......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

    推荐阅读:《极拳暴君》https://m.yn-t.cn/book/29/,作者:夜与雪,云书阁正在更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