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獒唐 > 第三零六章 改变行程
    这小道士也太......

    太卡哇伊了点吧连吴老九都有点不淡定了。

    只见那小道士一身青布道袍,裁剪得体,粉嘟嘟的小脸那叫一个精致。

    细看才知是个男童,否则非当成是女孩不可。

    一双大眼睛扑闪着,歪头望着三人,“三位施主,问卦吗很便宜的呢!”

    “呃......”

    吴老九一脑门子黑线,台词有点不过关。

    “这个......道中大人呢”

    潜意识里,连吴宁也没把这小道士当回事儿。

    不管是问事儿,还是怎么样儿,都得叫个成年人出来吧

    可是,没想到,小道士还不乐意了,小嘴一嘟,“我不就是团子已经六岁半了呢!”

    “......”

    太平哭笑不得地蹲下身形,只得使出哄小孩的伎俩。

    “你叫团子怎么这么可爱啊!”

    “错!”小道士一点都不领情,一本正经,“贫道不叫团子!贫道道号‘团子’。”

    “而且!”团子道长显然不太高兴,“而且不是‘团子’,而是团子!!”

    “是孔子,庄子,老子的‘子’,不是傻子,呆子的‘子’!!”

    好吧,这个“子”还有讲究,是三声,而不是轻声。

    太平:“......”

    太平公主殿下彻底被这叫“团子”的孩子给萌到了,无所是从地看了看吴宁和吴启,只得低头柔声道:“好好好,小团子道长,行了吧”

    “没有小!”

    团子好像很不喜欢人家说他小一样。

    “就是团子道长,没有小团子!!”

    “好啦!”团子掐起腰,“你们是要上香,还是问卦嗯,很便宜的哟!”

    这已经是团子第二次问要不要上香和问卦了,也是第二次说“很便宜”。

    太平简直无语,哭笑不得,“就算问卦上香,那也要找个老道长出来啊”

    “难道......团子道长也会启卦”

    “怎么不会”团子道长很生气。

    “告诉你们,贫道的师父可是高人,从小就教团子做饭、扫院子、道礼、起卦,团子当然会起卦了呀!”

    “从小......”

    这回不光太平,连吴宁和吴启也是拿这娃娃一点办法都没有。

    可是,没办法,谁让这小道士也是个“靠脸吃饭”的呢三人连一丝烦躁的心思都生不出,看着小道士萌萌的做派,乐在其中。

    吴启此时也是蹲下身形,“那团子道长既然从小就修习卦术,不知道已经学了多久了啊”

    “嗯....”团子顿时学着大人的样子,沉吟起来,“我算算。”

    “四岁的时候,师父教我习字......过了一年,又要团子烧饭给他吃......”

    说到这儿,团子脸上现出气恼:“又过了半年,老家伙连院子都不扫了;今年开春,后院的菜已经是团子在种了。”

    “入夏学的道经......上个月....学的八卦......”

    小团子登时开心一笑,终于算明白了。

    瞪起大眼睛看着吴启,“贫道修习卦术已然一个月零三天了呢!”

    “......”

    “......”

    “.......”

    三人彻底被小团子打败了。

    ......

    ————————

    “师父不在观中,一早就出去了,三位若要起卦,只能团子代劳了,很便宜的哟!”

    三个人一通软磨硬泡,最后小团子终于说出观中别人的去向。

    原来,这天师观只有一老一少两个道士,偶尔会有老道士的故人上山来小住。

    除此之外,就再没什么人来了,连山下的桃云村人也很少到天师观来。

    今日老道士下山去了,观中只小团子一人看家。

    至于什么时候回来,小团也说不准。

    快的话,一会儿说不得什么时候就回来了;慢的话,七八天十来日,也不是没有过。

    团子虽小,可是早已学会照顾自己,倒也无所谓了。

    “真可怜!”太平母性大发。

    这么小的孩子就要扫屋做饭照顾自己,真不知道他那个师父是什么心肠也难怪团子连道号都不愿称呼,只叫“老东西”。

    把吴宁、吴启身上的钱财搜刮了个干净,其实也没多少,.二人身上也很少带钱。

    塞给小团子,“这些给你。”

    团子吓了一大跳,抱着铜钱、金叶儿的手却怎么也不撒开。

    “起卦用不得这么多的,很便宜......”

    太平一笑,“我们不问卦。不过,你要回答姐姐一个问题,好不好只要你答得上来,那这些就都是你的。”

    “好!”小团子登时高兴,“姐姐要问什么”

    太平一指山下,“山坡上那处坟茔,团子道长可知道”

    “知道的。”

    “那团子可知,是何人年年来祭扫打理”

    小团子一愣,“姐姐就想问这个”

    太平也愣了,看小团的表情,他好像还真的知道似的。

    与吴宁对视一眼,却发现吴宁并没有多少惊讶,反而在小团子回答之前,缓步上前,蹲在小团子身前。

    “你先别说,让我来猜猜可好”

    “好呀,你猜!”

    只见吴宁露出笑意:“是你和你师父打理的,对不对”

    “咦!”小团子登时一脸不敢相信,“你怎么知道的你看见了吗”

    吴宁心中露出一丝释然,“没看见,猜的。”

    “你猜的没错。”小团子使劲点着头,“正是老家伙和贫道打理的。”

    “老家伙说,.修道之人讲求顺其自然,但也有普渡众生之心。”

    “那荒坟就在眼皮子底下,显然家中无亲,我们代为打理,使之黄泉有祭,也算是积攒功德了。”

    “嗯。”吴宁摸了摸小团的脖颈,“好孩子,叔叔谢谢你们师徒了。”

    “嗯.....”小团子陷入了沉思。

    他心想:刚刚那位很像姨姨的,叫姐姐......现在这个很像哥哥的,又要叫叔叔......那,我应该叫什么呢

    想了半天,不管啦,猛的朝吴宁一点头,“不用谢!大哥哥!”

    又看向太平:“谢谢你的银钱,姨姨!”

    “!!!”

    把太平气的啊,你个倒霉孩子,白心疼你了!

    刚要责怪几句小团子没良心,却被吴宁的一句话所吸引。

    只闻吴宁道:“团子道长,你们这里有客舍对不对”

    “嗯,有的。”

    “那,我能在这里借宿几日吗”吴宁一笑,“放心,哥哥是会付钱的。”

    “好呀!”

    团子一听有钱赚,哪能不高兴

    “嗯,客舍十文钱一间,哥哥要住吗”

    说到最后,小团子自己都没有底气了,有点贵。

    可是吴宁一点都没嫌贵,直接点头,“好!”

    与团子说完,吴宁起身,对吴启道:“你下山一趟,取些财物来。并告诉众人,我要在观中清静三日。”

    只见吴启一脸错愕,好端端的怎么住道观了而且还要延期入城三天

    吴宁也看出他的疑虑,“这么多年,没来养父母坟前探望一次,我想借此机会,为他们守坟三日。”

    “......”

    吴启没话说了。

    “应该的,我这就去办!”

    ......

    ,

    推荐阅读:《极拳暴君》https://m.yn-t.cn/book/29/,作者:夜与雪,云书阁正在更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