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獒唐 > 第一一五章 入赘也不是不行
    陈老财就没见过这样的,有媳妇有媳妇你这跟我裹什么乱

    指着吴宁哭笑不得,“你这娃子,好生厌恶,何必戏耍老夫”

    只见吴宁一撇嘴,没说话。

    也没什么可说的,从炭窑的角度来看,两家本来就是生意上的对手。

    再说了,张嘴就入赘,太没把老子当回事儿了吧还何必客气。

    ......

    祖君那边倒是没吴宁这么大恨意。

    在老头眼里,生意是生意,交情是交情。炭窑上的对立,不代表他就得和陈老财多大的仇恨。

    可是入赘......祖君心说,亏这老货想得出来。

    “怎么,戏耍你也是应当!”

    老头还是向着吴宁的,“俺们九郎又不是娶不起小娘,凭什么给你陈家入赘”

    陈老财暗说,怎么一个个都不知道好歹呢

    “老夫这也是好意啊!这九郎到了俺们陈家,还能亏待了他不成”

    ......

    结果陈老财这句话一说完,还没等吴宁和老祖君呛声,那边秦妙娘忍不了了。

    自家男人那般优秀,凭什么弄的还像占了这老头好大便宜似的

    向下一拂:“就不劳陈家老丈费心了,我们秦家亦不会亏待九郎。”

    抬起头,瞪着陈老财,“而且,不要九郎入赘!”

    嚯!

    老祖君眼前一亮,心说,这女娃可以啊!还能给老九出头,提气!

    撇着嘴,老头一脸嘚瑟:“听见没你家那四娘可有秦家女娃这一半本事”

    陈老财这个憋气哟,张嘴问了一句,“哪个秦家”

    只见秦妙娘面淡如水,“城内永平坊,家父秦文远。”

    “呃....”陈老财登时噎在哪儿了。

    原来是秦文远那个宝贝闺女,好像....

    比不了。

    ......

    “该干嘛干嘛去吧。”到了这一步,老祖君开始送客了,“你家那四娘还妄想配俺们九郎美的你!”

    “......”

    陈老财怔在那儿,那张老脸早就丢尽了。

    可是,不能走啊,自家闺女的终身大事要紧。

    憋了半天,一咬牙,抬头看着祖君,“九郎不行,那你家十三郎总可以吧”

    “十三....”老祖君念叨着。

    十三郎也就是吴三虎,还真行!

    别看七婶那副德行谁都不招待见,可是这怪不着孩子。

    老祖君做为族长,又是长辈,这个心是应该操的。

    心下算计着:

    自打老七一走,剩下那对孤儿寡母日子过的一年不如一年,要是能摊上陈老财这么个老丈人,对虎子来说绝对是好事。

    抬头瞄了陈老财一眼,心里虽然认可,可是面上却不能弱了气势。

    “你这老货吧,做人不实在。”

    陈老财一翻白眼,指着祖君揶揄,“我儿子要是别驾,看我怎么数落你!”

    “嘿。”一提自家那个出息儿子,老祖君乐了,嘴上也不那么咄咄逼人了。

    “就你会说。”

    砸吧着嘴,“虎子呢,虎年虎月虎日,.还是正午阳时降生,八字是极好的。你看着人就知道了,那就是个好命相,才十三就长的富贵模样,可是壮实呢。”

    “是是是。”

    老祖君这么一说,陈老财更是高兴,简直就认定了,吴三虎就是良婿啊!

    只闻老祖君继续道:“家里呢,虽说俺们老七命不好,走的早。可怎么说也是要田有田,要产有产,家里还就这么一个男娃子,宝贝得紧呢。”

    “......”这句一听,陈老财却是心里一颤。家里条件不错还当宝似的那入赘还能行吗

    老祖君继续念叨:“你家四娘是克夫命这可不太好吧”

    “没没没!”陈老财高声辩解,“肖道长都说了,龙虎可镇之!”

    “哦。”祖君点了点头,“肖道长的卦还是得信的。”

    “对嘛!”陈老财长出一口气,“俺家四娘那模样,老哥哥也是见过的吧”

    “再凭咱这家世,那虎子娶了四娘,保准不亏啊!”

    “嗯。”

    老祖君装模作样的沉吟起来,“那咱就.....咱就帮你一把”

    “结个亲”

    “结个亲!!”

    有了这句话,陈老财那颗心就算彻底落地了。

    长出一口气,由衷赞叹:“老哥哥还是通情达理啊!”

    这边老祖君和吴宁也长出了一口气,虎子那个憨货可算有着落了。

    ......

    “这个....”祖君发话,这事就算成了。

    陈老财见老哥哥心情好像不错,试探性地又添了一句。

    “这个....老哥哥你看,如果是入赘,能不能行!”

    好吧,他还是没死了入赘的心思。

    这边吴宁一听,让虎子入赘我兄弟还能沦落到入赘的地步那可是万万不行的。

    刚要开口把陈老财顶回去,却是祖君一句话,让吴宁大跌眼镜。

    “入赘吧,也不是不行。”

    祖君郑重地抬起头,“我是不反对的,可是也得他亲娘做主,要问过才行。”

    “......”

    “......”

    陈老财半天才反过劲儿来,大喜过望。

    他也就是试着问问,没想到这位真就同意了。

    “那就这么定了,还要劳烦老哥哥受累,帮着从中撮合啊!”

    “行吧!”祖君点头,“回头我与他娘商量商量,你回去等信儿吧!”

    “成!”

    陈老财哪敢说不给老祖君郑重地作了个揖,调头就走,乖乖回去等信儿去了。

    ......

    “祖君!”等陈老财一走,吴宁实在忍不住了,“怎么还能答应入赘”

    丢不丢人且不说,一想到自己兄弟还得到人家门户,看人家的脸色,吴宁就沉不住气了。

    “虎子家里没钱,我给他出,也不能上人家的门啊!”

    “你懂什么!”老祖君一声冷喝,“这就不是面子,更不是钱的事儿。”

    往虎子家的方向一指,“就你七婶子那副德行,陈家小娘过门日子能过好吗那老实芭蕉的小娘子,还不让她给欺负得死死的”

    “自家闺女受了委屈,陈老财能干吗到时候就不是咱们一个坳子不得安宁,连带着陈家也得不了消停。”

    “还不如让虎子受点委屈,上陈家的门儿,安心过他的小日子。”

    “留下他娘一个人,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吧!”

    “......”

    吴宁一阵无语,好像老头儿说的有点道理呢

    姜还是老的辣,却是老祖君想的比他周全得多。

    .....

    “那....”

    吴宁这里刚要说话。

    “我说老哥哥啊!”

    却是陈老财的声音从院外响起,这老货又回来了。

    吴宁和祖君都是一阵奇怪,只得暂且放下话头儿,齐齐看向院门。

    但见陈老财风风火火地冲进来,“我说老哥哥啊,你看我这一高兴,把正事儿都给忘了。”

    “什么正事”

    “好事!”陈老财到了近前,神秘一笑,“老弟想和老哥哥谈等生意,可好”

    “啥生意”

    “把下山坳的炭窑卖给老弟我吧!”

    “嘿!!”

    祖君登时大怒,“好你个陈老财,惦记起老子的炭窑来了。”

    吴宁也是没太懂,这刚发善心要了你家剩女,怎么还反手就要吞下山坳的炭窑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