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獒唐 > 第二九五章 失控的宣泄
    武则天也许真的不是元凶,也许今日的局面并非其所愿。

    可是,谁又是无辜的呢

    在这个局里,没有人无辜,包括吴宁自己。

    目光炯炯地瞪着狄仁杰。

    “连下山坳里的一个庄户汉都知道,凡事有‘酌情’、‘论理’之先!”

    “人得讲理,得有感情!才有别于禽兽畜生!!”

    “这是为君者,为贤者,为官者,教化万民的根本。其重,尤在律法、君王之上!”

    “这是善,是人间大道!连蒙童都懂得的道理!!”

    “可是......”

    吴宁显然有些激动,逼近狄仁杰一步,遥指一个方向。

    顺其所指望去,正是皇宫所在。

    “可是,在那个朝堂上的为君者....”

    “为贤者...”

    “为官者!!”

    “反倒忘了他们是怎么教化百姓的,反倒与禽兽一般冷血,与畜生一般无异!!!”

    “......”

    “呵呵。”吴宁干笑一声,“狄公觉得可笑吗!”

    “这这到底是教化,还是愚弄!”

    “......”

    狄仁杰被问的半个字也说不出来,唯有怔怔地看着吴宁。

    只见吴宁面有狰狞,“所以,哪来的什么无辜”

    “那个高高在上的女人,她就算没做过,不知情,那她就真的无辜吗!”

    “她为了她的皇位,为了所谓的朝堂博弈,放弃了什么”

    “放弃了人性!”

    “一个冷血之人,又谈何无辜!”

    “......”

    狄仁杰只觉七荤八素,尚未反应过来,只闻吴宁再次咆哮。

    一指狄胖子的鼻梁,“包括你!”

    “你狄怀英自诩忠良,有宏图大志,有拳拳之心!!”

    “在这朝堂之上,许是再找不出比你狄怀英更忠、更贤的臣子了!”

    “你不但今日是权倾天下的良相,后世也会是青史长存的楷模,可是......”

    “你觉得你无辜吗”

    “你与他们,又有什么分别!”

    “我”狄胖子指着自己的鼻子,更是懵逼。

    “诶诶诶”

    咱不带这样儿的哈

    你特么骂两句,泄泻火也就算了,怎么拐来拐去骂到老夫头上了老子招你惹你了

    狄胖子一梗脖子,“我说吴老九,你疯狗啊,你怎么逮谁咬谁呢”

    只见狄仁杰瞪圆了眼睛,“我又不是你仇人,你和我来什么劲”

    “因为这诺大的洛阳城,就他妈的没有好人!!”

    吴宁一甩膀子,莫明的反常,“你也好,那个女人也罢,心里只有一个字——争!!”

    “为了‘争’,什么都可以放下,什么都可以妥协。”

    “都特么是禽兽!都特么是畜生!!”

    “诶!”

    狄仁杰急了,老脸气的通红,我特么这么帮你,你还骂我有没有点天理了

    “你个混蛋王八蛋!骂谁畜生呢”

    “骂你!!”

    吴宁瞪着狄仁杰,“我就是混蛋王八蛋!你特么就是老畜生!”

    “......”

    “......”

    “......”

    狄府一众下人远远地看着。

    之前狄老爷吩咐过,不得靠近。所以,除了自家老爷和穆子究的几声对骂,大伙儿也不知道个前因后果。

    只不过,这特么是迷之对骂吧

    怎么好好的,就骂上了而且还骂的这么

    狄安捋着下巴,心说,要不要过去劝架呢

    想了想,还是算了吧

    “散了散了,都散了!”招呼众仆役,“看什么看,没见过老爷骂人啊”

    几个昆仑黑奴......

    (没见过,宰相也骂街的吗)

    ......

    另一边,吴宁好似彻底疯了。

    “我特么就是混蛋王八蛋!!”

    指着自己,“你以为我是什么好人!这神都之中,第一个该死的就是我!!”

    “我!!!”

    “你明白吗!”

    吴宁咆哮着,双眸充血,面目狰狞。

    “......”

    狄仁杰愣住了,不再与吴宁对骂,却是一脸错愕地出声道:“九郎,你....”

    狄仁杰终于明白了。

    也许,吴宁恨武承嗣,恨李谌,恨武三思。

    也许,他还恨武则天为什么不主持公道,恨他狄仁杰那个时候去哪儿了。

    恨满朝冷漠的臣子。

    但他最恨的,是他自己!!

    “九郎!”狄仁杰拍了拍有些颤抖的吴宁。

    “当年之事,你不要多想,不怪你。”

    “不怪我!”吴宁挑起眉头,笑了。

    笑的惨淡,笑的更为狰狞。

    “不怪我吗”

    不,不怪吴宁,又能怪谁呢

    是谁自诩智计无双是谁觉得武承嗣等人不过是草包废物可玩弄于股掌之上

    又是谁天真地给武则天上什么醒世方还大言不惭地妄图解开太平的难题

    如果没有这些,下山坳还会是今天的局面吗

    不会!!

    是吴宁的天真,是他的年少轻狂,是他的疏忽,才给了李谌和武承嗣这个机会。

    其实,那个时候的他空有一身聪明,却什么都不懂。

    而这么多年,在吴宁的心底,他才是那个最该死的人,他才是下山坳惨剧的元凶。

    只不过,他肩上的担子太重了,要领着吴家的这些兄弟活下去,还要谋划复仇之计。

    他不能表现出一点软弱,更不能自责。

    可是今天,却是被狄仁杰勾着把所有的情绪都发泄了出来。

    “九郎....”狄仁杰再不与吴宁斗气,反而安慰起来。

    “我们行走于世间,是做不到万事万全的。”

    “能顾好眼前,已是不易。能兼济左右,便是能者。”

    “若能安顾一方,即为贤良。”

    “至于福泽天下,那是圣人的事儿,与我等无关!”

    “你能做到今日的地步,已经是贤良之士了。何必苛求过甚,徒增烦恼呢”

    吴宁喘着粗气,黯然摇头,“有些事,是什么道理也解释不通的,更是放不下的。”

    在这一世吴宁的记忆里,下山坳几乎是他全部的美好。

    爱骂人的老祖君......

    爱占便宜,甚至讨人厌的七婶......

    做木匠活儿的六伯......

    总是照顾他的五伯......

    还有......

    还有那个,只要他们一惹祸,就为他们出头的吴长路。

    这些人,还有下山坳的一切,构建了吴宁在这个时空的精神世界。

    可是,随着那场屠杀,这一切都不在了......吴宁的世界,也崩塌了。

    他又怎么能不责备自己

    用力揉了揉发麻的面颊,吴宁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

    勉强挤出一丝笑意,“我没事....”

    狄仁杰也笑了,顺着吴宁的话道:“老夫知你无事,堂堂的穆子究,怎会被一点心魔业障打倒”

    拍拍吴宁,示意他一起去后院的花园走走。

    还不忘宽慰道:“实不相瞒啊,老夫也有失控发疯的时候。”

    “当年被来俊臣那厮押入大狱,就差点....”

    “狄公!”吴宁打断狄仁杰的话,“我真的没事!”

    “好好好!”

    狄仁杰觉得有点没趣儿,心说,老夫好不容易慈爱一回,你让我演个全套就不行吗

    “没事儿是吧”狄仁杰换了脸色,“没事儿那老夫就得和你说道说道了。”

    “你那个无辜不无辜的话,凭心而论,有几分道理。”

    “可是,全是放屁!”

    狄胖子也是个记仇的人啊,刚被吴宁骂完,那得骂回去才舒心。

    “什么人间大道在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朝堂上,讲理,那就是找死!!酌情,有时候就是无情!!”

    “真像你说的,那还是朝堂”

    嫌弃地横了一眼吴宁,“这种天真的话,也是你应该说出来的”

    舒服了!

    狄胖子美美的拍了拍肚皮,骂回去就舒服了嘛!

    却不想,吴宁没有认同的表情,更是没有反驳之意。

    望着远处,突然蹦出一句:

    “狄公知道......择獒之计吗”

    “择....”狄仁杰一愣。

    “择獒”

    “择什么獒”

    ......

    。

    ——————————

    恢复更新,明天两章打底。

    推荐阅读:《天阿降临》https://m.yn-t.cn/book/1799/,作者:烟雨江南,云书阁正在更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