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獒唐 > 第二八八章 爆炸肥的肥缺
    长安城造,说白了,就是补城墙、修马路,规划城市建设的一个小衙门口儿。

    这也就是放在长安这个都城,要是下面的州县,一个城造监连个品级都混不上。

    那么话说回来,小小的一个长安城造监,怎么弄的大伙儿都这么紧张呢

    那是因为,此一时彼一时。

    放在以前,城造监就是个姥姥不疼,舅舅不爱,鸟不拉屎,乌龟不下蛋的鬼地方。

    可是换了现在,特别是大周朝取消了宵禁,废止了坊市制度的初期,城造监就成了大周朝最肥的衙门口儿。

    民间戏言:给个宰相都不换。

    听明白了吧这一切的源头,还是吴宁自己。

    九年前,他上了《醒世方》,让武则天废止了禁宵和坊市制度,开始大力发展商业。

    这有点像八十年代的中国,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跨越。

    原本只能在东西两市经营的商家,可以把店铺开到街头巷尾;

    原本正街两侧,除了官宦人家才能面街开的大门,现在普通百姓也能临街出入了。

    这样的的变化会对民生百业带来什么影响,也许只有后世的中国人才能真正体会。

    结果就是:临街房舍爆炸式的增长。

    没过几年,所有的临街位置、商业用地,地价飞涨。

    打个比方:

    原本洛阳的御街两旁,除了太平公主、武三思的梁王府、武承嗣的豫王府,就只有坊墙。

    普通老百姓就算住的是临街位置,可是面向御街这一侧,也只能是一堵高墙。

    别说临街铺面,你连开个大门都不行。

    依制只能在坊市处开门,走坊街绕一圈,才能上正街。

    可是现在呢

    坊市已经不存在了,谁家都能在街边开门,甚至在街边建屋。

    这是多大的差距

    大周御街,天下中枢,又是多大的人流量

    致使御街两侧的地价,短短九年间,上涨百倍不止。

    九年前,洛阳城最好地段的一处一亩宅院,不过700贯大钱。

    而现在,御街两侧、包括北城的临街大铺,起码十万贯起步。

    前后差距,宛若云泥。

    这样的高价,造成的后果当然就是,百姓疯了一样的建屋,不顾一切地野蛮加建。

    他可不管你什么乱不乱,规划不规划。

    有利可图,谁还管你那个

    开始的时候吧,武则天,包括朝臣,还真没当回事儿。

    建呗,那是百姓自己的事儿,朝廷管不着。

    再说还可以多收税,何乐而不为

    可是后来,老太太发现有点不对劲儿。

    这税倒是没少收,可堂堂的大周朝神都,都让你们盖成破车店了,这就过分了啊!

    想嘛,没人管,你家有钱盖个五层,他家钱少来个三层。

    还有个老兄根本没钱,可也得建啊!

    那就扒了院墙来垒屋,擅上茅草,就算临街旺铺了。

    那得乱成什么样儿

    于是,武则天不得不把城市规划纳入了朝廷施政。

    而这个职责,自然而然就给了城造监。

    令城造监监督整治城郭造建,谋划街道布置。

    相当于后世的建设局、规划局、城管局外,加发改委的结合体。

    你说这个缺,能不肥吗

    肥的都冒泡儿了,好不!

    而且,特么长安的城造监那是肥中肥。

    肥的不是冒泡,而是爆炸肥。

    原因是,长安的城市布局和别的地方不一样。

    本来长安那就是大唐旧都,是与西域链接的枢纽,人口众多,繁盛就不输洛阳。

    更过分的,是长安的坊市布局。

    先说别处的坊市是什么样呢

    那就是百姓家直接挨着坊墙,甚至可以说坊墙就是百姓屋舍的山墙,或者是院落的院墙。

    而坊墙之外,紧挨着就是水沟,过沟就是正街

    也就是说,武则天把坊市一废,老百姓把坊墙一推,就算临街了。

    可是长安......

    长安是几朝旧都,坊市在建设之初就已经为后来的发展留出了余地。

    首先,这个百姓屋舍就不挨着坊墙,中间有一丈到一丈五的空余,作为巷道。

    其次,坊墙外到沟渠之间也有富余,也是一丈到一丈五。

    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长安城所有街道的临街位置,都有两丈到三丈的富余空地。

    而这个空地,可不是哪个百姓的,那是官府的公用地。

    也就是说,近百万人口的长安城,从大街到小巷,所有的商业用地都在朝廷手里,也就是,都在城造监手里。

    你就说,这个缺儿到底有多肥吧说爆炸肥都是谦虚了。

    可是,这么肥的差事,太平公主为什么又不想让吴宁去呢

    原因也很简单,说白了,这个缺太肥了,肥到谁沾手都可能掌控不住。

    这其中有一个隐性的因素,那就是,长安这个地方卧虎藏龙。

    那可是大唐旧都,多少豪门勋贵从大唐初创开始,甚至从魏晋时期开始,就在长安深植。

    不夸张的说,哪怕是现在的大周朝堂,有一大半官员的祖宅都在长安。

    其中牵扯的利益纠葛,更是错综复杂,老太太都搞不定。

    不然,老太太为什么非要把都城从长安迁到洛阳

    真是“旧都不祥”吗

    当然不是,是因为长安的水太深。

    老太太不迁都,她就掌控不了这个朝堂,更不可能代唐而立。

    武则天把吴宁发到长安去,还攥着那么大一块爆炸肥的肥肉,他必陷入两难之径。

    说白了,必然会得罪人。

    “陛下!”太平眉头深皱。

    “武川候初入朝堂,人脉尚浅,恐怕难以应付长安的局面吧”

    “就是就是!”武承嗣给太平打起了下手儿。

    “子究先生恐难胜任啊!”

    武承嗣都快哭了,特么之前这个肥缺,他管老太太要了好几次,老太太都不舍得给,怎么便宜了那个穆子究了呢

    急忙又道:“再说了,子究先生是个江湖人,掌控长路镖局本就......”

    “若再得长安城造,那会不会。”

    言下之意,那个穆子究本就让人忌惮,你怎么还把长安城造给他了就不怕他翅膀硬了,和老太太你对着干

    “难吗”

    武则天对于武承嗣之言充耳不闻,却对太平道:“正因为难办,才要他穆子究出马啊!”

    “这......”太平没话说了。

    “好了!”老太太含笑摆手,“就这么定了。”

    缓缓起身,“朕有点累了,你们退下吧!”

    送走太平和武承嗣,老太太又愣了一会儿,才吩咐上官婉儿,“你去拟旨吧,就让穆子究去长安!”

    “还有,再拟一旨,把他那个弟弟穆子期调去万年县,出一任大令。”

    “陛下......”上官婉儿也是十分不解。

    忍不住道:“要不,陛下再想想”

    “那......那看似是个好差事,可肯定会得罪人的。”

    “是吗”武则天笑了,“得罪人岂不正好”

    “婉儿忘了吗朕可是最讨厌这个穆子究的。”

    上官婉儿:“......”

    “再说了。”

    正当婉儿错愕之计,武则天又道:“有得罪就有结交......”

    “不是吗”

    ......

    。

    推荐阅读:《天阿降临》https://m.yn-t.cn/book/1799/,作者:烟雨江南,云书阁正在更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