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獒唐 > 第二六六章 布置
    任卢嵩之为相......

    武则天的这一手乾坤大挪移,把群臣的腰没闪折了。

    可是,这一手玩得怎么就特么那么漂亮呢

    漂亮到人人都觉得牙疼,漂亮到你没话说。

    细想之下,卢嵩之确实是最好的人选,几个王爷彻底歇菜,也不用争个头破血流了。

    因为,卢嵩之谁的人都不是,武则天用他算是一碗水端平。

    而且,叫真儿的话,老太太赦免世家收买人心,算是对卢嵩之有再造之恩,他应该算是老太太的人。

    可是,关键就在这个是老太太的人。

    卢嵩之听老太太的,那立储之事自然也是唯老太太马首是瞻,可比张柬之什么的省心得多。

    这算是一举两得了吧

    好吧,其实,这是一举三得。

    还有“一得”就是:借世家之手,开发东北、西北和西南三地,群臣是不知道。

    在场的众人中,也就只有狄仁杰和太平公主知道,这场相位之争,真正的受益者到底是谁。

    特么是吴老九!这货把人心已经算计到了骨子里。

    从打突厥开始,一套组合拳下来......

    朝堂没变,还是那个大周朝堂;

    武则天没变,还是那个一代女皇;

    世家也没变,顶多就是伤了点元气,换个地方东山再起。

    唯一变的,就是吴宁。

    从一个江湖草民,眨眼之间,成了宰相都要俯首称臣的汹涌暗潮。

    谁能想到,就在几日之前,太平公主还在忧心吴宁在朝中没有依靠,狄仁杰还在疑惑他拿什么和那些人斗。

    可是现在,谁也不再怀疑吴宁有没有这个资本了。

    ......

    ———————————————————

    “恩公在上,且受老夫一拜!”

    邀月楼的那场大戏已经过去三天,已成朝堂新贵的卢嵩之、崔习等人,终于有机会亲自来到怀仁坊李宅,与吴宁一会。

    此时,卢嵩之的内心只能用感慨万千来形容。

    直到现在,他依然想不明白,眼前的这个吴宁,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他可是吴宁啊!

    是流落民间的皇子,是九年前那个屠尽一座山村也要除之的祸害,更是这九年间武则天的忌讳。

    可是,即使这样,他依然做到了。

    不但救了世家十数万性命,而且还把卢嵩之从阶下之囚送到了宰相之位。

    这特么......

    特么简直就是逆天。

    更加不可思议的是,这三天来,卢嵩之一直想当面感谢吴宁。可是,正因为吴宁的身份特殊,卢嵩之不敢来。

    他怕任何一个细微的举动,都可能给吴宁带来麻烦。

    结果,他着急,有人比他还急。

    谁呢武则天!!

    老太太今日早朝一过,特意把卢嵩之叫了过去,吩咐他带着几个世家的代表人物去感谢吴宁。

    这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哈!耗子给猫拜年,也不过如此吧

    “卢公、崔公,不必拘礼!”

    吴宁依旧是招牌式的淡笑。

    他倒是知道,武则天为什么让卢嵩之来找他。

    说白了,武则天现在什么都不关心,她只关心东北、西北和西南三地的战略。、

    而这个大战略是吴宁提出来的,也唯有吴宁才能帮她实现。

    现在,世家的数十万子弟刚刚平反,甚至还没来得及从牢里放出来,更不要说动身去往三地。

    什么时候走要做什么准备具体要怎么实施这些都离不开穆子究的长路镖局。

    “原来如此!”

    听了吴宁的解释,卢嵩之等人终于明白了一个大概。

    原来,吴宁是借着开发三地的机会,才挽救了世家的。

    可是,卢嵩之等人听罢,反倒有点挠头。

    “子究莫怪,老夫不是埋怨,只是不解。”

    只见卢嵩之哭笑不得道:“为何当初子究非挑这三个地方也太远了。”

    说白了,要是近点多好。

    一来,世家族亲也不用受万里迁徙之苦;二来,离的近,更容易帮助吴宁成事。

    这是一个双赢的局面,干嘛非选这么远的三个地方

    “因为,这三处是最好的地方!”

    吴宁给出了答案。

    叫吴黎取来山河图,与众人一边看图,一边解释道:

    “诸位不要觉得这三地甚远,皆荒凉之地。其实,这些地方远没有想象的那么差!”

    “首先是川黔一带。”

    “此地山势连绵,地广人稀,加上盗匪肆虐,夷狄混杂,看上去不是什么好地方。但实际上,那里林木和药材资源极其丰富,只要稍加利用,便可积财无数。”

    “而且,那边夷部各族早就有耕种梯田的习惯,只要我们效仿开垦,用不了多少年,必成一大产粮福地。”

    “话是这么说......”

    听了吴宁的话,崔习点头认同的同时,也是皱眉道:“可是,地方再好,也架不住土匪和蛮夷的侵扰啊!”

    “单是防匪防夷,那就不知要投入多有人力、物力,甚至要动用朝廷的军队。”

    抬头看着吴宁,“世家刚刚平反,女皇再怎么样,也不会贸然动用军力与我们吧”

    言下之意,地方好是好,可是不太平。

    “哪里用什么军力”吴宁微微一笑,“崔公尽管放心大胆去便是。”

    “到了那里,只需报我长路镖局的名号,无论是绿林,还是夷狄各个部族,多多少少都是要给些面子的。”

    “哦!!!”

    崔习闻言,恍然大悟,倒是把长路镖局给忘了。

    由此也不难看出,长路镖局远比坊间传闻的还要厚重啊!

    ......

    “那......东北之地呢”

    卢嵩之并没有崔家主那般乐观,就算川黔无忧,可还有其他两地,而且远比川黔更难对付。

    “东北那处所在,就是靺鞨部。”

    “天寒地冻倒还好说,关键是......”

    “关键是中间还隔着突厥和契丹呢啊!而且,靺鞨部也不是那么好对付吧”

    吴宁道:“这一点也不用卢公太过担心。”

    “突厥时下新败,更是被大周逐至漠北,没有个几十年的休养生息,绝难再成威胁。”

    “至于契丹......”

    吴宁一顿,却是给了一旁的吴黎说话的机会。

    “契丹人有什么好担心的,那就和自家人没什么分别!”

    “啊”卢嵩之不解,“自家人”

    只见吴黎得意一笑,“你不知道吧”

    “知道岑长倩是怎么从突厥跑回来的吗就是契丹族长亲自给护送回来的!!”

    “行啊.....”卢嵩之惊的都说不出话来了。

    吴宁笑着止住吴黎的卖弄,对卢嵩之道:“长路镖局与契丹各部多有生意上的往来,相处也极是融洽。”

    “其实,契丹人半耕半猎,与突厥大为不同。且他们向往中原文化,很容易归化。”

    “卢公族亲若去东北,倒是可以利用这一点,借契丹之力稳住阵脚,对抗靺鞨土著。”

    靺鞨部也就是后世的黑龙江、吉林两省一带,土著也就是女真族的祖先。

    吴宁对金蛮没什么好感,相反,对大辽的前身契丹,倒是不太排斥。

    “卢公唯一要担心的......”

    好吧,大东北确实挺冷的。

    ......

    ——————————————

    最后剩下一个西域,也是卢嵩之等人相对最为了解的一个地方。

    毕竟与西域诸国通商百年,多多少少还算知道一些。

    不过,却也是最难占有的一处。

    因为,那里不像川黔,名义上就是大周土地。更不似东北,属于未开化之地。

    西域早就有了相对完善的政治体系,更是建立了诸多城邦小国。而且,其内部极其复杂,可不是说占就占的。

    哪怕就是动用军队暴力征服,也要面对许多外交问题。

    况且,就算武力征服,后续的统治也是个大问题。毕竟西域是三地之中,离中原最遥远的一处所在。

    实在是天高皇帝远,很难彻底掌控。

    对此,吴宁其实也没有太多的助力,长路镖局的手也没伸到那么地远。

    所以,吴宁只是给卢嵩之等人提出一个方向。

    分三步走:

    第一步,先是移民汉人,建立城邦。

    第二步,合纵联横,各个击破。

    最后,再利用文化,逐渐同化。

    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急之不得。

    可是,同样从长远来看,占领西域对中原来说,好处也是最大的。

    如果汉人能在西域站稳脚跟,那么吐蕃和草原的威胁将大大减小,可谓一劳永逸。

    ......

    一番论述,几位世家家主再一次见识了吴宁的智谋与能力。

    依卢嵩之的猜想,能够有如此缜密的布置,加之长路镖局几乎完美的铺陈,绝非一朝一夕之功。

    这说明,吴宁可能在很多年以前,就已经在布置这个侵占三地的滔天之局了。

    而且,卢嵩之心中同时还升起了一丝别样的情感。

    记得在牢中相见,吴宁要求他臣服的时候,他就把狄仁杰、太平公主与之同盟的信息传递给了卢嵩之。

    那时,卢嵩之也许还觉得吴宁有些鲁莽,等于是一见面就把全部的底牌亮了出来。

    可毕竟世家是他一手倾覆的,就算权宜臣服,可心中难免会有怨怒,他怎么就敢保证世家不会出卖他呢

    然而现在看来,那时的吴宁原来远远还没到亮底牌的地步,至多只能算是展现肌肉。

    而今天,穆子究轻轻松松震慑西南,掌控契丹,包括他如臂使指的长路镖局、天下绿林。

    也许,这些才是他的底牌吧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竟让卢嵩之生不出半点二心来。

    而吴宁此时也看出了卢嵩之心中所想,淡然一笑,“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之前算计世家,那是因为世家与我无足轻重,可信手利用。”

    “可是现在不同,你们与宁已成同舟之势。那么,我有什么能力,可以为大局做多少,几位家主心中当知一二,宁绝无保留。”

    “卢公,还有诸位,能理解吗”

    “能!”卢嵩之艰难点头。

    他不是短视之人,政治上的明争暗斗本来就没有什么对错之分。

    吴宁能搞倒世家,只能说明人家有本事。就算心有不甘,又能怎样呢

    如今大伙儿可是在一条船上,唯有尽弃前嫌,方能再现世家辉煌。

    当然了,这些都不是主要的,问题的关键还是......

    还是你特么得能玩的过吴老九再说啊!

    反正卢嵩之心里明镜似的,这屋子里一窝人加在一块儿,也算计不过一个吴宁,那还不如老实点。

    况且,这个“主子”,目前来看,还不错。

    ——————————

    至此,关于侵占渗透三地的大战略,吴宁算是说清楚了。

    办法和路,已经帮世家铺好了。如此一来,所谓的蛮荒之地,看起来也就没那么可怕了。

    况且,这次是武则天极力推行,就算世家是待罪之身,老太太也不会完全的袖手旁观。必要的时候,多多少少会给上一些助益。

    不过,尽管如此,卢嵩之依旧不是很乐观。

    “九郎想过没有,朝中各方会让世家如愿开垦三地吗”

    没错,卢嵩之担心的,依旧是争斗不断的那几个龙子龙孙。

    说白了,世家倾覆,李贤、武承嗣他们自然高兴,瓜分山东,以为是捡了个大便宜。

    可是,一但武则天把开发三地的战略公诸于世。那慢慢的,他们就会发现,特么山东只能算是“蚊子腿儿”,真正的大头儿还是让世家给占了。

    当然了,还有太平公主。

    他们能平衡吗不会从中阻挠吗

    对此,吴宁只能报以冷笑,“阻挠又如何且让他们闹去吧!”

    邪魅地看着卢嵩之,“我还真怕他们不闹。”

    卢嵩之和崔习等人闻罢,下意识的一个激灵。

    心道:“不知道是哪个又要倒霉了。”

    ......

    。

    推荐阅读:《同桌凶猛》https://www.yn-t.cn/book/1398/,作者:柳下挥,云书阁正在更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