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獒唐 > 第一零四章 你谁啊?
    这听秦家人来探监了,差役们也不喝茶了,把茶杯一放就迎了出去。

    不是热心,而是人家秦文远会做人,家里每回来探监,都不只带着给秦文远的东西,什么酒菜杂货都会多备上一些,分给差役们。

    这也是大伙儿和秦文远混得熟络的原因之一。

    当下就要过年了,不用想也知道,秦家这回肯定又给大伙儿带来不少好处。

    ......

    出去一看,还真就是那么回事,没让大伙儿失望。

    只见秦家那个俏丽的小娘子打头,后面跟着一串挑夫、家仆,什么腊肉活鸡、米酒布料,都是过年的紧俏东西,在差房的院子堆了一小堆。

    “哟!”差头迎了上去。

    “小娘子这是又来看秦老丈带这么多东西做甚有我们兄弟照应,小娘子只管放心便是,什么都不缺!”

    秦妙娘支应这个家也有一段时日,再不是原来那个生涩小女子,陪笑着应话。

    “差官大哥说的哪里话,各位兄长役钱也不算多,却是万万不能让大伙儿白白破费的。”

    说到此处,秦福适时地挡在自家娘子前面,接过话头儿。

    “这不快过年了嘛。”一指院中的东西,“我家小娘子特意让小的备些年货与各位差官。大伙儿别嫌弃,一会儿都拎些家去。”

    “哎...”差头心知这些什么腊肉、活鸡的,肯定就是给自己这帮人的,可面儿上却得把话说圆。

    “怎好让小娘子破费”

    “有什么破费的”秦文远的动静在身后响起,“看得起秦某,就莫说什么客气话!”

    “转过年,秦某远走益州服法,这家里的事,还不是得诸位乡亲多多帮持”

    差头闻言大乐,“老丈要是这么说,那我们兄弟若是再推辞就有些不尽人情了。”

    转身对秦妙娘一礼,“先谢过秦家小娘子!”

    “来来来,大伙儿自己动手,别扰了人家父女相聚。”

    招呼一众差役,把该拿的东西搬走,心里却是在盘算着,今年过年,又省下一笔大钱。

    ......

    差役们不做打扰,这边的秦家人也能好好说话了。

    吴宁站在秦家人一边儿,好好打量了一下秦文远,心说,好些日子不见,这老头过的不错啊,白白胖胖,一点没见清减。

    略有得意,暗道:“小爷算是你恩人了吧”

    此时,秦妙娘与父亲见礼,秦福、钱掌柜这些人都没动。吴宁知道,按礼来说,该自己了。

    上前一步,刚一拱手,话还没说出来,就见秦文远一把拉起秦妙娘,“走,跟我进屋!”

    语气极为不善。

    吴宁僵在那儿,不是,这么大个活人你看不着是怎地

    “爹爹...”妙娘也想着宁哥还在身后呢,挣脱父亲返身引荐。

    “这位是....”

    秦老爷哪听得进去一心只想着那个吴老九在自家当账房的是事儿。

    一点没上心地扫了一眼吴宁.,吓了一跳。

    心说:哪儿请来的伙计怎么还一脸麻子痘

    “行了行了,一会儿再说!”

    敷衍着朝吴宁甩手,“年轻人有点眼力,去帮着差官搬搬东西,愣着做甚”

    说完,不由分说,拉起秦妙娘就往屋走。

    临进屋之前,老头儿又想起点什么,“秦福!老钱!你们也给我滚进来!”

    ......

    吴宁:“......”

    你要不要这么眼瞎啊!

    吴宁心说,就就就......就这么被无视了

    那吴老九能服气吗趁着门还没关上,自己舔着脸就钻进去了。

    “你进来做甚”秦老爷本来气儿就不顺,见这一脸麻子痘的进了屋,更是瞪了眼。

    “哪找来的憨货伙计怎么一点眼力见都没有!”

    “不是....”秦妙娘哭笑不得,急忙解释,“这是......”

    “行了行了!”秦老爷一脸不耐烦,“让你说话了吗你个丫头,越来越不像话!”

    “不是....”

    钱掌柜一看,不说话不行了,这可是堂堂吴别驾的侄子,家主可不能这么得罪啊!

    “这位是......”

    “你也闭嘴!”秦文远大家长的脾气彻底上来了,“老夫还没说你!!”

    指着钱掌柜的鼻子就开骂:“让你盯着,让你盯着!你是怎么给老夫盯着的”

    “我来问你,那吴九郎是怎么回事儿怎么还招到家里来了!”

    嘎

    本来还有点莫名其妙的吴宁傻眼了,我咋了这怎么还提上我了

    钱掌柜也傻眼了,我的老天啊,人家吴九郎可就在这儿呢啊!

    下意识看向吴宁,心说,什么情况

    ......

    那边秦老爷急坏了,骂完老钱,又骂秦福。

    “你!”冲到秦福面前,点着他的脑门儿。

    “你这家是怎么看的你不知道老夫最讨厌的就是那个吴九郎吗”

    “他们俩......”指着秦妙娘和老钱,“他们两个糊涂,你也糊涂!怎么还引了这么一匹活狼入家!”

    秦福委屈啊!

    “那......那是夫人点头的,我一下人能做谁的主”

    “你....”秦老爷这个气,好啊,你还学会顶嘴了

    “呆会儿再与你算账!”

    转过脸看瞪着自家宝贝女儿。

    “你也是蠢......”

    好吧,秦老爷骂了一半儿,还是舍不得,换了一个哭丧脸,“我的女儿啊......”

    老头儿是苦口婆心,“那吴九郎可不是什么好人啊!”

    吴宁:“......”

    负面情绪+100。

    “你可不能被那小子迷了心窍啊!”

    吴宁:“......”

    负面情绪+100。

    “你爹我这种混迹了几十年的老江湖,在那小子那里都讨不得便宜,何况是你这个丫头”

    吴宁:“.....”

    负面情绪+100。

    “听爹的,回头就辞了那小子,离他远点儿!否则被骗财骗色,你哭都没地方哭去。”

    吴宁:“!!!!”

    负面情绪+10000!!!

    “晚了......”

    吴老九突然蹦出来一句。

    “什么晚了!”秦老爷寻声望去,怎么又是这个麻子脸!

    “给老夫滚出去!”

    只见吴宁摇头,“出不去了,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咱爷俩得好好掰扯掰扯了。”

    特么的老子是刨你家祖坟了还是抱着你闺女跳井了

    吴老九撸起袖子,朝着秦老爷就逼了过去,一张麻子脸已经拧成了包子。

    “我说老丈人啊....”

    “这误会是不是有点大啊”

    “......”秦妙娘现在都有点替老爹尴尬,实在不明白,好好的,怎么就成这个样子了

    左右一想,算了,我还是别说了,让宁哥自己来吧。

    “爹爹先喘口气!”

    说着话,靠秦文远身边给他拍背。

    她是怕一会儿知道面前这就是吴宁,老头再有个好歹的。

    钱掌柜一看,算了,这屋呆不了了。

    “那什么,主家别气坏了身子,小的先走了......”

    秦福......

    呵呵,秦福连话都没说,调头就走。

    神仙打架,我一个小鬼躲远点躲远点儿。

    “不是......”秦老爷一脸懵,“都回来!回来!”

    ......

    谁听他的啊

    “你谁啊!”屋里就剩下吴宁,秦老爷也没别人吼了。

    “谁是你老丈人”

    “你啊!”

    吴老九不要脸的那个劲头上来了。

    “我就是那个骗财骗色的吴九郎啊!”

    嘎!!

    果如秦妙娘所料,秦老爷一气口没上来,差点千古。

    ......

    。

    ——————————

    月初了,为了活动那两个该死的目标,舔着老脸求个月票。

    打赏,就随意吧,那个不强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