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獒唐 > 第九十四章 真相渐露
    “这墙上的字,陈长史可认得”

    太平公主淡然而不失阴冷的一句话,并没有吓到陈子昂。

    默然抬头,看着墙上那四句戾气冲天的诗句,缓缓摇头。

    “什么”太平冷然再喝,“陈长史不认得”

    “陈长史怎会不认得!”

    逼近一步。

    “十几年前,蜀中才子陈子昂与当世第一宠臣武敏之相交莫逆,不分彼此,天下间谁人不知陈长史又怎会不认得他的字迹”

    “......”

    陈子昂笑了,讥讽而笑。

    “第一宠臣武敏之”

    “他已经被圣后贬回贺兰敏之了。”

    负手而立,再次看向那墙上的怨诗。

    “认得,也不能说认得啊!”

    “!!!”

    呼,太平公主长出一口浊气。

    “这么说,他果然是敏之兄长。而陈长史果然是有意把本宫引到这里来的。”

    “怎么”陈子昂闻言逼问道,“殿下要告发他吗”

    “要让圣后把他捉回去,勒死在某个发配的路途中吗”

    “我......”太平一时语塞,登时萎靡下来,“我不知道。”

    “呵。”陈子昂冷笑一声,“十几年过去了,可殿下依然记得他的字迹。看来,殿下也忘不了那个待你如亲妹一般的兄长啊!”

    “我,我不知道。”

    太平公主下意识望向窗外,望向那个仍在吴宁门前徘徊的丑陋身影。

    往事如梦魇一般,一幕幕浮现在眼前。

    十几年前,太平还只不过是十多岁的少女,虽父皇在世,母后独宠,可也不过是魏巍皇城里的一只笼中之雀罢了。

    十几年前的贺兰敏之,是众多皇亲之中最帅气的那个,是整个大唐最帅气的那个,也是最有才华的那个。

    少年即入弘文馆编纂《三十国春秋》百卷,文达天下,满朝士子尽慕其才。

    是最有前途的那个......

    二十岁即袭周国公爵,放眼大唐,也找不出几个这般年轻的国公爷。

    更是,除了父皇母后,最宠爱太平的那个。

    太平尤记得,那时她还小,每次贤皇兄、旦皇兄溜出皇城去民间玩耍,都不肯带着她。

    而在她哭的最凶的时候,总是敏之兄长过来哄她,把她偷偷带出宫。为此,父皇母后没少责罚于他,有时还要吃板子。

    后来,吐蕃使臣以战相挟,点名要太平远嫁吐蕃,也是敏之兄长带着一班纨绔杀上吐蕃馆驿,把那使者打的半死。

    尤记得他立于朝堂舌辨群臣,痛骂使节,千斤浩言,直至今日太平尤不能忘。

    “天唐锦绣,万邦来朝,何须以皇亲血脉、陛下嫡女去交换和平!”

    自那之后,吐蕃使臣再不敢言迎娶大唐公主出关。

    可是,可是现在......

    太平凝望着窗外那个佝偻着身形孤立在雪中,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的丑陋汉子,怎么也无法和十几年前那位风流倜傥、芳华傲物的贺兰敏之重叠在一起。

    她真的不知道,不知道应该如何面对这一切。

    眼眸之中,隐有泪光,“他......他怎么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陈子昂行至太平身后,也望向雪地中的那个丑陋身形。

    “不变成这个样子,又怎么能活到今天呢”

    面色沉重,“圣后压在常住兄长身上的罪状,殿下不是不知道。”

    “外祖母荣国夫人,太子妃之选杨幼仪,贪污荣国夫人丧葬赐钱......”

    “哦,对了,还有公主殿下的随行宫人,常住兄也是色迷心窍欲行不轨。”

    “这么多十恶不赦之大罪,常住兄若要活着,还有他法可言吗!”

    ......

    ——————————

    另一边。

    丑舅踌躇半晌,最后还是推开了吴宁的房门。

    “睡下了吗”

    吴宁抬头一看,登时脸色一红,下午“死娘舅”的疯话让正主听见了,一时之间没敢搭话儿。

    只见丑舅进得屋来,在炕沿上坐下,看着摇曳的油灯,也是沉默不语。

    良久。

    “小子,你是不是恨我巴不得我早死”

    “呵。”吴宁干笑一声,“没你这样儿的啊!”

    斜了一眼丑舅,“也是读过书的人,怎么还偷听呢”

    丑舅笑了,苦笑着摇头。

    “我教了你十年,怎么这不羁的性子就拧不过来呢”

    偏头瞪了眼吴宁,“咒我死,这是大不孝!”

    “行啦!”吴宁打断丑舅的絮叨,“你知我不是那个意思。”

    下巴枕在手臂上,让自己尽量舒服,“要说没有怨恨,那是假话。毕竟本来是应该你养我,结果反成了我养你。”

    “况且,真到今天,舅爹还不肯与我说真话,我这心里啊,真的挺不好受的。”

    “可是.....”

    吴宁话锋一转,深深一叹。

    “十年相依为命啊,风里雨里就这么过来了,就算是仇人,也该动了真情。”

    “何况.....”抬头看着丑舅,“你是我舅,是血亲。只这一点,什么都不重要了。”

    “......”

    丑舅莫名动容,这些年他是没和吴宁说真话,是没告诉真相。可是,这个小滑头何尝又与他吐露过心声呢

    今天,应该是第一次吧!

    “你真的想知道你的身世”

    吴宁一挑眉,“舅爹现在肯说了”

    “嗯。”丑舅点头,“是时候了。”

    吴宁又道:“这么说,我够格儿了”

    “嗯,够了。”

    最近这段时间,吴宁在太平公主那里的种种,丑舅都看在眼里。在他看来,即使把吴宁扔到那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朝堂,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可惜,吴宁接下来的话让丑舅差点没气死。

    只见这混蛋小子把嘴一撇,“你想说了,可我不想听了。”

    “你!”

    丑舅不上不下的就吊在那儿了,这小子怎么就那么贱呢

    “你!!”

    “你不是一直想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吗不是一直想知道,我的脸是怎么弄成今天这个样子的,一直想知道我是谁吗”

    “怎么又不想了!”

    “不想。”吴宁摇着头,“现在挺好的,何必自找麻烦”

    “麻烦”丑舅面目狰狞,“怎么与那商女深情蜜意,却是安于苟且了还是......”

    丑舅猛然想到另一种可能。

    面有惊喜之色,“还是你自己已经猜到了什么”

    如果吴宁真的只凭当下这冰山一角就猜到了什么,那真的是超出了丑舅对吴宁的预期。

    “是猜到了点什么。”吴宁的坦诚更加让丑舅满意。

    “可是......”吴宁抬起头,“我不敢往下猜了!”

    .....

    。

    ————————————

    28号中午十二点正式上架。

    老书友不用我废话也都知道苍山是什么德性,这里主要针对新掉坑里的客官说明一下:

    首先,苍山从不存稿,非得是用很长的时间把要写的东西捋顺,再等着某个灵光闪现的瞬间动笔。即写即发,实时观察书友的反馈才能尽兴。

    这也是为什么总是半夜更新的原因,苍山要用一天的时候酝酿才行。

    所以上架也一样,一章存稿都没有。(就是这么理直气壮!)

    当然,上架也不能不暴一点,幸好老腰最近不错,剧情也比较连贯。

    反正一会儿看完球,如果睡不着就开始写,睡得着就早起开起动笔,一直写到写不动为止。

    多少章不确定,也不定什么打赏加更,月票加更什么的了。

    第二点。

    上架了,不用两千两千写的拖着了。

    什么点击流量,于我如浮云。

    每章的字数也不确定,正常应该就三千,顺的时候五千八千,一万多也都写过。

    不顺的时候两千多,就这么定了。

    所以别看章节少就骂我懒,我是懒,但可能和你想的不太一样。

    别看多少章,看坑了你们多少钱。

    钱多当然就是更的多。

    第三点。

    月末了,月票打赏好像也特么能浮云了。可是有那个上次说的上架活动,月票数、打赏数额啥的。能解锁《调教大宋》的限免,还有起点对新的app推荐位。

    好像有点用。

    所以打赏能留到七月一号就留着吧。

    月票,要是你实在多,又没什么特别想投的作者,那就便宜我一下....

    要是别的作者要的恳切就算了。

    目标是三千,依现在的成绩有点悬.....

    我特么慌啊....万一完不成,可就丢人了。

    ...

    行了,上架之前,国际惯例还有个感言。

    到时再絮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