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獒唐 > 第二五二章 肥肉
    这四千万亩的耕地......

    好吧,确实烫手!一般人是不敢碰的,甚至连武则天都有点挠头。

    怎么处理呢

    老太太确实对世家藏地的事情心里有数,而且不是灭了世家之后才有的数儿,而是早就知道。

    事实上,对于贵族以各种名目把土地转移,进而逃避国家税赋的做法,只要是个皇帝,心里都有数。

    可是,武则天知道归知道,她想的是,利用这个罪名给世家最后一击。但是,老太太可从来没想过,这么多地到了她手里,要怎么去利用。

    而且,武则天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多,四千万亩,把老太太都惊的头皮直发麻。

    当真是不抄了世家的老底儿,你永远也理解不了什么叫“千年世家”啊!

    可是,怎么用这四千万亩地呢这才是难题。

    当做公田,全部收归朝廷

    不可能。

    要知道,这些地名义上是世家的,可是地里都有人头的啊,是有佃户去耕种的。

    如果收归朝廷,万一处理不当,使得山东农户没了地种,那不彻底乱套了吗

    那么,发扬一把爱民之情,把地全分给那些无产农户

    也不行。

    四千万亩啊!老太太舍不得。

    好吧,这么大一笔财富,换了是武则天,也不能坦然处置。

    那到底怎么办呢

    武则天没招儿了,只能好好想一想对策。

    当然,顺便老太太又把吴宁在心里骂了一遍。

    这个该死穆子究,找事儿啊!本来世家已经死的挺挺的了,让他把这四千万亩地揪出来,老太太现在只能是以不杀为本,从轻处理了。

    ......

    ——————————

    武则天那纠结的不行,吴宁这却轻松惬意得多。

    王师凯旋,再加上,京中那些权贵都指望着“武川侯”的长路镖局能助他们在山东各州有所作为呢。

    所以,嗯,吴宁其实也挺忙的。

    “武承嗣下了贴子,邀你官宁教坊听曲儿。”

    “李贤稍了话,上次郊游狩猎未得尽兴,看看什么时候再出城一游。”

    “武三思明日也在邀月楼摆了酒,派人来问,你去不去。”

    “连岑长倩都请你过府,以家宴相待。”

    吴启抖着手里一摞一摞的请贴,一边给吴宁念,一边撇嘴吃味。

    “本公子这个状元的风头却是被你抢光喽。”

    “呵。”吴宁干笑一声,“要不,你替我去出这个风头”

    “别!”一说让他去,吴启立马怂了,直往后躲。

    “这种好事儿,你自己消受吧!本官尚有公务缠身,挺忙的,先走一步。”

    一旁的太平公主慵慵懒懒地歪在矮几上,翻了个白眼,“真是新鲜了,昭文馆里的校书郎也能忙起来了。”

    “怎地馆阁里的那些学究老儒可算抓了一个眼神儿好使的,把活都教给你了”

    昭文馆也就是大周文馆,专司收录文史,校雠典籍,订正讹误之职。

    说好听点,那是大周的官方图书馆。说不好听点儿,那就是养老院。

    李贤年少时掌管了一段时间的昭文馆,可那都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从他之后,昭文馆里就没有下过五十岁的学究儿。

    也不知道武则天是怎么想的,把吴启这个新科状元不但留在了京城,还扔到了昭文馆。

    按常理来说,明经得中,一般都是下放地方,任一职地方官。而且是那种九品小官儿,屁事儿不管的那种。

    县令是不可能的,能混个主簿开头儿,已经是万幸了。

    但吴启却直接留京了。

    虽然昭文馆校书郎也只是个从八品的芝麻官儿,但再怎么说也是门下省所辖的文馆之职。算起来,也算是直入中枢了。

    可是,吴启说他忙,那就过分了。

    那可是养老院,半年不去上班估计都没人知道。

    “没办法。”吴启摊着手,“谁让陛下就稀罕咱呢留在中枢,那是要好好培养地!”

    “切!”吴老八倚着门框,瞪了吴启一眼。

    “她要真稀罕你,那应该把你送到控鹤监去当供奉啊!”

    “滚!”吴启脸色一白,“你才去控鹤监呢!”

    控鹤监是什么地方

    说两个人,大家就都明白了。

    张易之和张昌宗那两个小白脸儿就是控鹤监供奉。

    “控鹤”,也就是武老太太养男宠的地方。吴启这白白嫩嫩的,挺合适。

    “说正经的。”

    太平直起身子,看向吴宁,“这么多请贴,你到底要赴谁的约啊”

    吴老九把请贴往案上一摔,“这么多,哪赴得过来约在一起吧!”

    “老八,你去邀月楼问问掌柜的哪天方便,包场一天。不都是为了山东行商的事儿吗一并解决便是。”

    “行!”吴黎起身就往出走。

    可出去又回来了,“那总得有个名目吧总不能说就是给京中勋贵分大饼的吧”

    “笨呢!”吴宁骂了一句,看向吴启。

    “这不有一个考上状元一直没宴请达谢的吗就说是办文会,顺道给老十疏通关系。”

    “好嘞!”吴老八应声儿,去了邀月楼。

    吴启在一边倒也没说什么,只补了一句,“既然是文会,是不是要请些同年过来冲冲场面”

    “你看着办吧!”

    ......

    太平在一旁也道:“你这就要把山东那块肥肉分出去了”

    吴宁闻言:“那不然呢我自己一个人吃得下吗”

    “你吃不下,姐姐吃得下啊!”

    太平直了直腰,“这等好事,你还不想着你姐我”

    说着话,一脸可怜,“我那公主府人吃马嚼的,可都快揭不开锅了呢。”

    “我不管!山东那块肥肉,你得先可着我来,我还要大头。”

    “......”

    吴宁一阵无语,心说,太平以前真不是这样儿的啊!

    好言道:“山东你最好别碰。”

    “为什么”

    “那是给武承嗣留的。”

    “嗯!”太平一愣,“武承嗣这又为什么”

    “呵呵。”吴宁冷笑一声,“谁先进山东,谁就能占得先机......”

    “这等好事儿,怎么能不先可着太子殿下呢”

    “......”

    太平无言,原来是这么回事儿。

    依当下的形势来看,立武承嗣为储君的可能已经是极大了。

    一来,世家一倒,朝中相当一部分官员也受到了牵连,等于是倒了一大势力。

    而陇西李氏为首的关陇门阀,原来是比较支持李贤的。可是出了这个事儿,陇西李也成了惊弓之鸟,生怕武则天连他们也一锅端了,支持立储的呼声也就弱了下来。

    而此消彼长之下,在立储问题上最关键的一个人物,也就是武老太太,却是迎来了最佳时机。

    其实老太太表面上没说,心里还是想传一个姓武的。毕竟老太太岁数大了,考虑的问题也就多。

    她是从李家篡来的天下,如果皇位重回李家,那她百年之后的事儿,谁也说不准。

    唯有传一个武姓皇帝,她才能放心。

    所以,老太太应该是趁着这个天赐良机,加快立储的动作。

    而武承嗣,必然就是首选了。

    ......

    而吴宁说要把山东之利的大头给武承嗣,其实就是在给武承嗣挖坑。

    说白了,山东那块肥肉,放在别人嘴里是“真香”。可放在太子嘴里,那谁也说不准到底是不是毒药。

    别忘了,皇位上坐的是老太太,太子过于强壮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哪天一个不高兴,就能要了太子的命。

    ......

    “那我不要了。”想到这儿,太平还是很懂事的。

    原本以为无关大局,自然可以借着吴宁的优势给自己落一点便宜。

    可是,既然已经在吴宁的算计之中,太平就一点想法都没有了。

    ......

    “怎么,殿下缺钱了”吴宁反问一句。

    “那倒不缺。”太平慵懒道,“只不过,谁也不嫌钱多不是”

    “放心。”吴宁笑了,“我给你留一块更大的肉!要吗”

    “真的”

    “当然是真的。”吴宁煞有其事。

    “武承嗣那厮都能占了山东,我姐那还不得给找一块比他更肥的地方”

    “哪儿!”

    “川黔广!”吴宁吐出三字。

    “殿下若是有兴趣,我把川黔那一大片,都给你!”

    “川黔广”太平一愣,“我不要。”

    狠狠地瞪了吴宁一眼,“当是什么好处,一个岭外蛮獠之地,土匪窝子,却想起我来了。”

    “你看看。”吴宁撇嘴,“现在是土匪窝子,不代表以后也是土匪窝子。”

    “可是......”太平还是不依,“那什么都没有啊!”

    “什么都没有你才说了算,什么都没有才能大有可为!”

    “......”

    太平公主沉吟起来,看吴宁的样子不像是开玩笑。他这么说,那就是肯定有他的道理了。

    川黔广,也就是巴蜀西南,还是黔州、桂林(后世贵州省、广西、广东加越南北部)那一带。

    那可是比山东还大的一片区域啊!

    思索良久,最后太平还是摇了摇头。

    “不行。”

    “怎么不行”

    太平公主一苦,“我没钱。”

    太平也不是没钱,在京城这些皇亲贵胄之中,已经算是挺有钱的了。

    可是,再有钱,她也吃不下川黔广那么大一片啊!

    要知道,山东诸州那是现成的,可是川黔广那可是什么都没有。

    她要从头开起作起,投入之大,根本不是太平能够负担得起的。

    “你没有,我有啊!”吴宁大方道,“我借你本钱。”

    “你有你有多少”

    “你想用多少”

    “这......”太平再次沉吟起来。

    如果想在岭外立足,那最起码在几个主要的州郡要建立起巩固的据点。

    这不光是防御的问题,还有成规模的商业,甚至要把中原的人口向南迁。

    也就是说,她要建起一座座城池来。

    “没有几百万贯,不可能。”

    太平最后艰难摇头,这个数字太大了,不是个人所能拥有的。

    “嘿嘿!”

    却不想,吴宁贱贱一笑。

    “我给你想办法!”

    ......

    。

    推荐阅读:《神游诸天虚海》https://www.yn-t.cn/book/813/,作者:古月居士,云书阁正在更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