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獒唐 > 第二五零章 憋屈的来俊臣
    之前说过,武则天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功利主义者,她只会选择对自己有利的。至于什么个人感情、亲情、仇怨什么的,一切都是浮云。

    清缴世家,就是因为对她有利。

    现在吴宁觐言,不杀世家也可以解决问题,那老太太当然也会毫不犹豫地选择不杀,这更为有利。

    只不过,这一切有一个大前提,那就是:世家得想活命才行,不能再作死了。

    所以,吴宁要去大理寺监牢见卢嵩之和其他几位世家族长。

    而且,吴宁这回可不是偷偷摸摸地去的,是由狄仁杰陪着,大摇大摆地来到了大理寺衙门。

    “什么?穆子究和狄怀英来了?”

    大理寺少卿来俊臣,也是主理世家一案的主审,一听说这两个人一起上门,不禁心生疑虑:“这二人来此做甚?”

    可是,人都来了,又不能不让进来,只得出衙相迎。

    见了狄胖子,更是抱揖环礼,甚是恭敬:“狄公方归,怎有暇到大理寺来了?”

    好吧,不用说也看得出来,来俊臣恭敬的有点过分了。

    不是因为别的,实在是来公这一生,当官的见多了,死在他手里的也是不计其数,伤天害理的事干的都麻木了。

    什么样的官儿他没见过?硬气的、软弱的、聪明的、笨的,你就说,你要哪一款吧?

    唯独没见过像狄仁杰这种猥琐的。

    实在是,他被这猥琐胖子坑怕了。

    话说,还是酷吏如日中天的时候,狄仁杰被诬告下狱,主理就是来俊臣。

    本来吧,来俊臣根本就没把狄胖子当回事儿,多硬气的爷们落在他手里,也能把其炼成绕指柔,不怕狄胖子不招供。

    而事实上,比来俊臣想像的还简单。

    这个没骨头的死胖子都没用刑,就把什么都吐出来了。而且是让承认什么就承认什么,让说什么就说什么的那种。

    来少卿过手那么多朝官,起码也得把刑具尝个鲜,知道厉害了才会死心,骨头这么软的倒是第一次见。

    这使得来俊臣生出了别的想法,心说:这胖子既然这么容易屈服,那我是不是可以借机干点别的?

    于是,他指使另一个酷吏王德寿去找狄胖子,想让狄仁杰诬告杨执柔谋反。

    结果,这死胖子差点没把来俊臣坑死。

    王德寿一去,狄仁杰一改前态,竟然勃然大怒。

    “让我诬告同僚?你们把我狄仁杰当成什么人了?”

    还没等王德寿用刑,狄公一头闷在柱子上,来了个头顶生花,满脑袋是血。

    可把王德寿吓坏了,没见过这么硬气的啊!

    也把来俊臣闹心坏了,你这就过分了吧?之前直接就招了,现在又来个撞头明志,你这......你这让我怎么解释啊?

    哦,狄仁杰招认罪责,然后死牢里了?

    当武老太太傻啊?招认了就等治罪呗,为什么要死?难道告诉老太太,我想让他诬告杨执柔,他不干?

    来俊臣懵了,像狄仁杰这样的高官在狱里出了事儿,武则天是肯定要过问的,更别说狄胖子在朝中还有那么多党羽。

    杨执柔的事儿要是捅出来,他来俊臣是肯定要被武则天责罚的。

    没办法,来俊臣只得先是请了名医给狄仁杰治伤,然后....

    狄公,你放心!你的事儿,我给你摆平,过几天就把您老放出去。但是,杨执柔的事儿千万别往出传,好不啦?

    ......

    嗯,狄仁杰就这么没动用朝中力量,没惊动武则天,大摇大摆地从来俊臣手里逃脱了。

    从那以后,来俊臣就有点怕这胖子。实在是,这人不按常理出牌,你不知道他有什么招阴着你。简直防不胜防啊!

    再说了,当年酷吏只手遮天的时候都没能把狄仁杰怎么样,现在酷吏就剩他来俊臣一根独苗了,他更不敢在狄胖子面前托大了。

    “狄公,怎有闲暇来大理寺了?”

    来俊臣腰都没往起直,撅着腚,陪着笑地看着狄仁杰。

    “来公客气了!”

    狄胖子多会做人啊,该给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老夫此来,意在见一见卢嵩之等人。”

    “哦。”来俊臣一听,自无不可。

    “此等罪臣,临死之前尚可得狄公送行,也足可告慰平生了呢!”

    说着话,让出位置,“狄公请!俊臣为狄公引路。”

    “有劳了!”

    狄仁杰回礼,便与吴宁要一起入到大理寺。

    “且慢!”

    哪成想,来俊臣一声喝止,让狄、吴二人身形一顿,又停了下来。

    只见来俊臣先是朝狄仁杰陪笑,“狄公要进大理寺监牢,自然是没问题的。”

    脸色一变,“可是这位......”

    “若猜的没错,这位便是长路镖局的镖主,穆子究,穆先生吧!”

    吴宁淡笑颔首,“正是在下。”

    “那穆先生又来大理寺作甚?”

    狄仁杰一皱眉,“子究先生是随老夫来的。”

    只见来俊臣一礼,告了个罪,“非是不给狄公这个面子,实在是这个穆子究......”

    看着吴宁道,冷声道:“奉劝穆先生一句,非常之局势,还是少出来走动为妙。”

    “哦?”吴宁挑眉,“来公话中何意?”

    “呵呵,穆先生是聪明人,不用本官把话都挑明了吧?”

    做为武则天的第一鹰犬,来俊臣的消息是极灵通的,当然知道武老太太在怀疑穆子究就是吴宁。

    之前派人去襄州、莘州查这个穆子究的底细,也正是老太太授意来俊臣去办的。

    来俊臣的意思很明显,你这一身骚,就别到处乱蹿了吧?到时候不但自己小命不保,还要连累一干人等。

    阴阳怪气地看着吴宁,“穆先生还是想想怎么自辨,别真成了吴九郎,我们这些与穆先生接触过的人,到时也说不清不是?”

    “呵。”吴宁笑了,笑的连来俊臣都觉得讨厌。

    只闻道:“那子究倒是有些好奇。”

    “嗯?好奇什么?”

    吴老九把脑袋凑到来俊臣耳边,“好奇来公希不希望我是吴宁呢?”

    “我......”

    来俊臣差点没噎死,我管你是不是吴宁,我......

    好吧,来俊臣心中一阵沮丧,暗道:“你特么最好别是吴宁!”

    若问这世上来俊臣怕谁,狄胖子算一个,但绝对不排第一,甚至第二都排不上。

    因为除了武则天那是来俊臣必须怕的,还有一个吴老九,比狄胖子更让来公肝儿颤。

    那孙子不讲道理啊!

    八年前,吴老九那一套组合拳,来俊臣到现在还心有余悸。

    说白了,酷吏怎么了?酷吏也特么是人啊!也有人权好不啦?

    俺们就是给老太太干脏活累活的啊!就是听差办事的。

    特么那个吴老九,一点人性都没有,说动手就动手啊!

    要不是自己命好,没被老太太派去房州,估计早被那个小王八蛋给坑死了。

    来俊臣一梗脖子,心说,你可千万别是那个吴老九。那位最好是早就化土成尘了,可别再出来祸祸人了。

    “这个......”来俊臣冒着冷汗,“俊臣觉得,子究先生不像!”

    “是吗?”吴宁淡笑,“那来公说,我能不能进去?”

    “能!”

    “请!!!”

    ......

    ————————

    不多时,来俊臣领着这两位“活祖宗”进了大理寺监牢。

    这一路上心里还在吐槽:整个大周朝啊,谁见了我来俊臣不自动矮三分?怎么遇上这么两个完全不拿我当回事儿的呢?

    算了,不当回事儿就不当回事儿吧!谁让智商被碾压了呢?

    ......

    ,

    推荐阅读:《神游诸天虚海》https://www.yn-t.cn/book/813/,作者:古月居士,云书阁正在更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