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獒唐 > 番外:吴老九的世界杯
    下山坳的冬雪厚实、软绵,压在门楼的草檐子上,简朴而又唯美。

    此时,吴宁安坐院中,清茶几杯以敬友人。

    “吴小贱!”

    院外一声暴喝,只见一华服男子威风八面地匆匆而入。

    “看球也不叫老子你他娘的好是鸡贼!”

    “疯子”吴宁眉头一锁,下意识扫向同桌的两位友人。

    急忙起身迎着唐奕就冲了过去,一把抓住他的手臂,附耳低吼:

    “兄弟一场,别叫混号啊!”

    “呃。”唐奕一阵错愕,这才发现吴宁这里还有客人。

    “谁啊”

    话还没说全,刚一看清院中两人,立时大怒,又嚷嚷了起来:

    “好你个吴小贱,敢挖兄弟的墙角!这......这不是老子的书友吗怎么跑你这儿来了!”

    “咳咳。”

    吴宁顿觉理亏,尴尬地清了清嗓子:“都是兄弟,都是兄弟嘛!枫林哥和火炉刚好游历大唐,刚好走到房州,刚好又赶上世界杯,刚好......”

    “兄弟一场,我说这么多‘刚好’,你肯定是信的吧”

    “我信你个大头鬼!”唐奕瞪眼怒喝。

    特么兄弟几人之中,属这孙子最是鸡贼,要不然也不会人人都管他叫吴小贱了。

    拉起枫林和老火炉就走,“走走走走,随我去大宋看球,比他这茅草棚子强上百倍!”

    枫林与火炉顿时无语,苦笑连连,挣脱唐奕的纠缠。

    “我说子浩啊,论打打杀杀,发疯使浑,你那本能我兄弟二人还是认可的。可是,说起这纵观全局,审时度势,还是要看老九的机智!”

    “随你去大宋做甚还不把家底都输个精光”

    吴宁一听枫林、火炉都帮他说话,登时大乐,顺势把唐奕也拉到席间。

    “坐下吧你!”

    不无嗔怪道:“哪看不是看在我大唐看球不也一样吗有兄弟在,包你稳赢!”

    “不是......”唐奕闹了个红脸儿,“这我就不服气了哈那你们说说,昨天葡萄牙对西班牙,你们押的谁”

    闻此一问,只见老火炉一摊手,“我买的平,小赚一点而已。”

    “呃。”唐奕无语,平你也敢买

    枫林老哥则是陷入回忆道:“我还是保守了点,只押了半场葡萄牙,下半场又追的大球,还算....可以吧。”

    唐奕:“......”

    差点没哭了,伊比利亚半岛德比啊,你敢押大球

    看向吴宁,“你呢”

    只见吴宁很无奈地一撇嘴,“太穷,只能投机搏大,买了比分,3:3”

    “what”

    唐奕更不淡定,“你特么是不是找齐磊帮忙了啊要不你怎么知道比分是3:3!”

    吴宁一听更是嘚瑟,“这事儿还用齐石头无他,唯智尔。”

    说到这里,吴宁给唐奕分析了起来。

    “首先,你要明白两个问题。”

    “那就是,世界杯是国家荣誉,但它也是生意。即使你不想承认,但商业性才是它存活至今,并成为全球最大体育赛事之一的根本所在。”

    “所以,比赛的成败不光是实力的比拼,国与国之间的较量,更是商业性的延续。”

    “其次,如今的足球市场,一个球员转会动辄千万,甚至上亿。球衣广告,也是百万欧元起步,上不封顶。你觉得,有那么大的商业价值吗”

    “如果你是可口可乐、百事这些大公司的老板,你会花几千万欧在球衣上印个logo吗这回报率未免太低了吧”

    “而且,欧洲足球市场的操作流程一般都是这样的,大公司差不多都是与代理公司签约足球市场广告,而不是与球队、球员签约。”

    “而问题的关键就在这个代理公司身上。”

    唐奕听到这里,不由感叹,“那这么说,这个代理公司还挺挣钱的。”

    欧洲几大联赛,多大的市场里面的生意可是不少。

    “错!”吴宁摇头否认。

    “相反,这些代理公司是赔钱的。他们是花着几千万的高价把球员还有广告买过来,然后以低价卖给大公司或者球队。”

    “为什么啊!”唐奕不明白了,“谁会干赔钱的买卖”

    “赔钱”枫林不由笑了。

    一边端起茶杯,一边讪笑:“威廉希尔、立博这些幕后巨头不知道赚了多少,这点小钱他们还是出得起的。”

    “!!!!”

    唐奕登时一惊,终于明白吴宁在说什么。

    “枫林大兄的意思是,威廉希尔、立博这些才是整个欧洲足球市场的大金主”

    确实如此,足球是竞技体育,但重要的是生意。

    虽然谁都不愿意承认,可博彩依旧是这门生意里最肥的一块肉。

    唐奕恍然大悟:“你是说,博彩公司控制着比赛”

    只闻吴宁道:“还需要控制吗当整个欧洲的球员都吃着人家的好处,谁都得念人家一个好吧在你身上花的那些钱,得让人赚回去吧”

    “你看葡萄牙和西班牙这个分组,这两队出线没有任何悬念,这场比赛不演给你看还等什么”

    “所有人都知道西班牙强一点赢面稍大,所有人又都觉得这两个队差距不大,西班牙的防守又是铁桶一个。”

    “所有人都觉得葡萄牙只有一个c罗,进不了太多。如果真按实力来踢,按这个结果来,那特么博彩公司早就破产了!”

    “而且,只有平局,这个组才更有可操作性。”

    “这两队踢的水平这么高,摩洛哥又输给了伊朗,那......”

    吴宁挑着眉头,“那特么踢摩洛哥的时候还不小菜一碟所有人都把宝又押到了西班牙和葡萄牙。”

    “可万一要是平了呢”

    吴宁似有深意地一笑,“反正也不影响出线。”

    “日!!”唐奕大骂。

    “那他们还不赚翻了!”

    “对嘛。”枫林笑着摊手,“这就是足球游戏,有时候与实力无关的。”

    “明白了!”

    唐奕重重点头,“不愧是军师吴小贱,就特么你主意最多!”

    吴宁坦然受之,贱贱的上前安慰,“跟着哥混,带你吃肉!”

    唐奕没说话,静静地掏出手机,拨通了宝贝女儿唐雨的电话。

    “小糖啊...”

    ...

    “你先帮爹办件事儿。”

    ...

    “威廉希尔、立博,还有哪个爹没记住,你自己上网查查,把这几家公司都给爹买下来。”

    ....

    “对!就现在!”

    ....

    “另外,你给耶律洪基去个电报,让他带兵把世界杯球场都给我围起来!”

    ....

    “嗯,告诉你娘,这就回去了。”

    挂断电话,唐奕缓缓起身。看了看吴宁,又看了看枫林和火炉。

    “那什么......”

    “你们继续嗨,我先走了啊。”

    “等会儿!!”枫林急声喝止。

    “这个这个...”

    “大唐也玩够了...走,我跟你去大宋溜达溜达。”

    “同去同去!”

    火炉也站了起来,“房州还是太冷,咱去涯州晒晒太阳。”

    说着话,三人有说有笑,并肩出院,只留吴宁站在院中怔怔发呆。

    “够了啊.....”

    “欺负人啊”

    茫然回头,正见丑舅从房中出来。

    吴宁咧嘴一乐,“舅....”

    “你自求多福吧,我跟疯子去大宋混了。”

    说着话,追着唐奕就要跑。

    “唐哥儿,等等我!”

    可刚跑到院门口儿,只见虚空之中猛然伸出一只大脚,一脚就把吴宁踹了回来。

    “滚回去!”

    “不办完正事儿,哪也别想去!”

    .....

    ————————————

    纯属个人臆测,只博大伙儿一乐儿。

    以此纪念,2018年6月16日凌晨,与枫林桑,还有老火炉的激情世界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