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獒唐 > 第二四七章 看他就来气
    吴宁也是服气的,挺有天赋的一个女人啊!怎么动不动就跟李裹儿一样犯傻呢

    “你先别急。”

    吴宁出言安慰,“女皇不过是试探,说明也不确定。”

    “可是......”太平急道,“本宫....已经找上你了啊!而且......”

    “而且还是同车入宫。这么明显,母皇必有疑虑。”

    “不行!!”说到这儿,太平眼神坚定,“如今只有把你踹下车这一途了。”

    说着话,咱们公主殿下又欲对吴宁“施暴”。

    ......

    苍天啊!大地啊!

    吴老九仰天长叹,你说我吓唬她干嘛吧就绕不过去了,是吗

    “停!”

    “山人自有妙计!”

    “你有什么妙计”

    “总之,你就别管了!”吴宁无语道,“小事儿,没问题!”

    “真的”

    “真的!”

    “那好吧!”太平总算心中稍安,收回已经伸出一半儿的小腿。

    “那一会儿见了母皇,你要千万小心,不能说错半句。”

    “知道了。”

    “还有!”太平还是不放心,“世家的事,暂且放一放吧!”

    如今武则天已经生疑,吴宁再强行把世家往回掰,显然不和时宜,甚至可能事得其反。

    “我自有安排。”

    “嗯!”太平又点了点头,低头沉吟。

    又道:“还有,以后可别摆着那副欠揍的神态了,也省得撩拨母皇的心神。”

    “喂喂喂!!”

    吴老九实在听不下去了,指着自己的鼻子,“咱们俩个......好像我才是那个比较聪明的吧”

    “殿下要摆正心态,明白吗”

    “滚!”

    太平狠狠地剜了吴宁一眼,“没个正经的。”

    “说,这一关你要怎么过”

    吴宁一摊手,好像根本没当回事儿,“还能怎么过该怎么过,就怎么过!”

    ......

    ——————————

    其实,太平的担心确实有些多余。

    正如吴宁对狄仁杰所说,如果不把进京之后可能面对的所有可能、所有突然都考虑周全,他又怎么敢来京城走一遭

    这其中,当然包括武则天可能对他的身份产生怀疑。

    当然也包括,如果太平、李裹儿、李重润这些人露出破绽,要如何补救。

    太平不知道,吴宁连彻底暴露,与武则天翻脸,甚至被缉拿入狱之后怎么劫狱,怎么逃脱,怎么再图后事,都计划的详详细细。

    说白了,吴宁进京之后,能一直保持从容,不是他装出来的,而是在有充分准备的前提下,必然的从容。

    如果,你要遇到哪些人,这些人是什么性格、嗜好;有什么优点特长、缺憾恶习,他平时怎么说话,习惯聊什么东西,甚至头天晚上吃了什么,几时睡下,起了几回夜都一清二楚......

    他可能和你说什么话,你都早有预判的话,你也可以像吴老九一样从容。

    至于武则天生疑,这也是吴宁早就料想到的,也早就有心理准备。

    说白了,这个时代,有个性的人不多,像吴宁和穆子究这样非常有个性的人更是少之又少,武则天很容易就会把两个人重叠在一块儿。

    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一个人可以藏住秘密,藏住身份,却很难藏住个性。

    所谓秉性难移,吴宁就算装的再像,他也不可能把自己彻彻底底地变成另外一个人。

    所以,吴老九索性不去装,原来的吴宁是什么样,现在的还是什么样。

    包括他的情绪,他也不去隐藏。

    因为越藏越容易露出破绽,还不如始终如一。

    他对武则天有怨气,那就是有怨气,不用刻意逢迎。

    这样一来,问题反而简单了。

    那就是来招拆招,遇到问题解决问题,就行了呗。

    ......

    ——————————

    话不多说,好不容易安抚了太平公主,二人乘车入宫,觐见武则天。

    “回来了啊!”

    对于吴宁的先到,武则天似乎并没有什么异样。君臣见礼之后,也只是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句。

    “站立一旁,且等百官上殿吧!”

    吴宁闻言,颔首应礼,“喏!”

    武则天一皱眉头,还是那么讨厌。

    于高位闭目养神,不再理会吴宁。只不过,心中似有所想,眉头有些紧绷。

    太平公主下意识不无忧心地看了一眼吴宁,结果......

    好吧,这货也闭上眼,在那儿老神哉哉了。

    ......

    不多时,狄仁杰、黑齿常之等百官入殿。

    武则天这才睁开双目,登时换上另一副神情,“狄爱卿、黑齿爱卿,击退夷狄,功盖千秋啊!”

    说着话,老太太站起身行,下得龙座,到狄仁杰和黑齿常之面前,亲手将两位见礼的老臣搀扶而起。

    “大周幸得阁老与黑齿将军,真乃朕之福泽。”

    “陛下言重了!”狄胖子动情道,“为陛下效命,乃臣子本分,陛下....过誉了啊!”

    好吧,狄胖子终于找回来点被人重视的感觉,激动的不行。

    下意识地看了一眼窝在旮旯里的吴宁,心中恶趣味顿生,“小样儿的,不行了吧在陛下面前,还得是老夫,比你有分量!”

    ......

    接下来就有点无聊了,武则天自然要对黑齿常之和狄胖子好生慰问。

    两位老臣也自然是感激涕零,一再表态,为君出战,臣子所愿。

    再然后,为了体现鞠躬尽瘁之态,狄仁杰和黑齿常之自然就把话题引到了抗击突厥上面,连献数策,誓要将突厥一举歼灭,永绝后患。

    武则天听了,当然高兴啦!不过也适时地给两位臣子提醒,急不得,要一步一步来。

    话里话外那意思就是,现在的首要之务是世家,而不是突厥。

    黑齿常之粗人一个,没太听懂,可是狄仁杰一点就通。

    于是,话题又从突厥牵引到了世家上面。

    在后面站了半天,根本插不上话的群臣登时精神,终于也轮到我们表现表现了。

    ......

    俗话说破鼓万人锤。

    雪中送炭固然可贵,但没有几个人愿意冒着大冷的天儿去给别人送温暖,反倒是落井下石要容易得多。

    说白了,如果世家还有救,武则天现在还只是动动心思,以往和世家交好的朝臣,或者“正义之士”,还可能为世家鸣一鸣不平。

    可是如今,老太太雷霆手段,说动手就动手。等大伙反应过来的时候,世家已然凉透了。

    这种情况下,谁还会去触武则天的霉头更没人愿意为了别人家的灾难而让自己去冒风险了。

    所以,当下朝堂风向一致——锤,把世家往死里锤!

    反正也是必死,不差我这一锤。

    狄仁杰开了话头儿,身后的什么武三思、武承嗣、李显、百官啊,无不声声正义、句句忠心。

    像世家这种祸国之根,必须彻底扼杀。

    “陛下!”武三思出班上奏,“侄臣以为,卢崔郑王几家,不顾国难,通敌自利,是为天下不耻。”

    “陛下万不可心情仁慈,当从重从严,彻查彻办!”

    .....

    “陛下!”武承嗣也道:“身为大周子民,却不思大周之危,这样的臣子若不严惩,难平天下民情!”

    ....

    “陛下...”

    “陛下!!”

    得!一时之间,群臣激愤,好像个个都和世家有大仇一般。

    殿上俨然成了批斗大会,连陇西李氏,实际上也是七姓十家之列,这次逃过一劫,些时也不敢说请,反而落井下石起来。

    武老太太就这么默默的听着,心中豪情则是以余万丈!

    暗道:“看见了吗七姓十家,自些而亡!乃朕之功勋!”

    无意间扫了一眼吴宁....

    那货还闭着眼,像上次一样靠门边站着....

    把门儿的那块儿地方,都快成他的专属了。

    老太太眼神一眯,心中五味杂陈!

    你....到底是不是吴九朗

    “穆子究....”

    声音不大,却是让群臣嘈杂乍然而止。

    大伙儿无不下意识的看向吴宁的方向....

    狄仁杰心里咯噔一声,怎么又拐他那去了

    只闻武则天道:“此次,平灭突厥,检报世家,子究当属头功。”

    “对于世家当如何处置,你...可有话说”

    吴宁睁开眼,似是茫然的左右看了看,一副怎么问到他了的表情。回道:“草民无话可说。”

    可是,就像之前提到的,装的就是装的。

    一定有破绽,武则天一看就知道这小子口不对心,眉头一皱!

    “朕让你说你就说!何来无话可说!”

    “这....”吴宁一阵犹豫...

    “草民真的无话可说....”

    “不要再称草民!!”怎么他一张嘴,武则天就气不打一处来呢

    低吼道:“你以身居武川侯,再不是什么草民!”

    “且领大周爵位,亦要为大周觐言!”

    “就算真无话可说,可是朕让你说,你也要说!”

    “好吧....”

    “咳!!”

    吴宁无奈的清了一下嗓子,迈步出班,不温不火,懒懒散散的回了一句,“回禀陛下。”

    “草...不对。”

    “微臣心中却有几言。”

    “那就说!!”武则天发现自己的耐心在这小子面前根本就不够用!

    “可是....”吴宁道:“可是微臣观陛下和诸位文武的心愿,那几言,好像不太和时宜。”

    武则天再次皱眉,“不和时宜你要说什么”

    “是这样的。”

    “其实,微臣不说,陛下和众位文武对世家的结局,也早就有了定论。”

    吴老九一摊手,“说句难听的,死定了!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了。”

    “陛下似乎也心意决然,这个时候臣要是说出点什么不和适的话....就太煞风景了不是吗”

    “可是...让微臣违背本心,顺着陛下和诸位的意思说。”

    “子究又做不到。”

    “众位也知,子究是个江湖人,而今却封了武川侯。”

    “趋炎附势,左右逢迎必被陛下不喜,非是立身之道。”

    “所以臣只能说实话。”吴宁一脸的无奈,“但是实话它不中听啊....”

    “陛下....真的让臣说吗”

    “......”

    “......”

    武则天气的肝都在颤!!

    倒不吴宁说的不再理,相反,他说的很在理。

    而且很聪明。

    言下之意,我是个江湖人又手握长路镖局这个敏感的组织,在这个朝堂上不可能当一个左右逢源的人,只有真!只有不说假话,时时刻刻让陛下看得清我,我才能存活。

    所以,你让我顺着你们谁去说话,顺着谁的意思办事儿,这是不可能的。

    吴宁等于是借着这个机会,向各方表态了,你们都别拉拢我,也别往上贴。那是在给我招祸。

    可是!!!

    武则天来气的是你说话不能好好说吗非得阴阳怪气的吗

    还不中听的话,你有什么不中听的话

    朕倒要听听!!

    武则天越勾勾的瞪着吴宁....

    “婉儿....”

    “臣妾在...”

    “送诸位爱卿出宫吧!!朕...累了。”

    “穆子究,你留下!”

    嘎

    不是干嘛啊老将黑齿不干了。怎么绕来绕去,最后又回到吴宁那去了!

    能不能行了!

    凭什么把他一个人留下他有什么不中听的,你倒是让我们也听听啊

    呵呵。

    武则天傻啊...

    以穆子究的才智,在他那不中听的话,很可能真的不是什么好话。武则天当然不能让穆子究的言论,影响朝堂上好不容易存系的和谐步调喽。

    可是她又想听,那只能把吴宁留下,你们滚蛋了。

    “太平、显儿、阁老也留下!”

    略有思索,武老太太又点了三个似有深意的名字。

    ....

    好吧,黑齿常之寂寥的行出大殿....

    抬眼看天...

    怎么还没黑呢

    ——————————

    不多时,群臣退下,殿上只剩吴宁、李显、太平、狄仁杰还有武则天与上官婉儿。

    太平的手心有些见汗。

    与吴宁一同留下的这三人,恰恰都是见过吴宁的人。

    显然武则天,留下这些人有什么用意。

    “穆子究。”

    武则天冷冷发声,“有什么不中听的,说来与朕听听。”

    吴宁闻罢,含笑一礼:“谨遵圣御。”

    “微臣以为.....世家杀不得!”

    “嗯!”

    武则天冷然一疑,“你再说一遍!”

    太平也是香汗连连,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

    不是说好把世家放一放的吗

    怎么他....他上来就开这个口呢

    ....

    “微臣说,世家杀不得。”

    “哈哈哈哈!!”

    武老太太笑了!“杀不得朕是天子,朕说杀得,那就杀得!”

    吴宁回道:“陛下当然说杀谁就杀谁,不过,陛下真的要杀世家吗”

    “陛下只想剿灭世家。可不一定要杀。”

    “呵...”武则天气乐了,“难道不是一回事吗”

    “不是!”

    吴宁抬头直视武则天,“剿灭世家,灭的是世家气焰,门阀权柄。”

    “可是杀世家,杀的却是是人....是十数万子民。”

    说到这里,吴宁顿了顿,“而且...还是这天下间,最懂得治世的十数万子民。”

    武则天眉头一紧!

    显然把吴宁的话听进去了,暂时放下别的想法。

    “说下去!”

    ...........

    。

    推荐阅读:《神游诸天虚海》https://www.yn-t.cn/book/813/,作者:古月居士,云书阁正在更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