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獒唐 > 第七十七章 贱人就是贱人
    从古至今,上下五千年,汉之威武、唐之盛世、宋之富庶、明之彪悍,每个朝代只要一经提起,总有那么一个印象在脑中缓缓浮现。

    而盛世天唐,万邦来朝,也深深地印在了每一个人的心中。

    可是,吴宁在大唐呆了五年了,如果让他来评价大唐,可能除了“盛世”二字,还有点别的——

    浪漫。

    这是一个浪漫的王朝。

    除了那些千古帝王、开朝名将,特别是中唐,你能想起来代表大唐的人物都有谁

    李白杜甫陈子昂白居易柳宗元李商隐......

    还有,太平公主李裹儿杨玉环上官婉儿公孙大娘

    又或是,鱼玄机薛涛

    当然,还有袁天罡、李淳风、孙思邈。

    仿佛大唐盛世最让人熟知的,除了伤春悲秋的不世诗才,就是那些妖娆妩媚的宫庭贵女;不是青楼名妓,就是江湖术士。

    放眼望去,整个大唐三百年,好像除了贞观名臣,再就没什么让人记得起来的治世能臣了。

    是没有能臣吗

    当然不是!

    若非是对大唐历史有着深度了解,你可能不知道狄仁杰不光只会判案,不知道苏定芳之勇威震夷狄,更不知道还有一个郭子仪,手捧两京奉天子。

    大唐从来不缺能臣干将,但也有可能是这帮人太能干了让朝堂上那些世家豪门、皇亲贵胄可以空出手来,专心地玩党争,弄权术,最后反客为主,倒把干实事的风头全盖过去了。

    让我们只记住了郁郁不得志的那些诗人,只记住了舞动在权力漩涡之中的那些女人们,只记住了......

    盛世天唐在浪漫缤纷的春日里,款款起舞。

    ......

    有了这些无名的能臣干吏,权贵们可以把全部精力投入到所谓的权势之争当中去。

    是以,大唐终其一朝,威名纵贯古今,好像党争权斗也是历代最热闹的。

    从李渊立唐开始,争斗基本就没停过,和家人斗,和臣子斗,和世家斗......

    好不容易李隆基不想斗了,死了太平,到此为止,谁知又有藩镇出来接班,继续斗。

    到了晚唐,又让盐贩子给彻底掀了桌子。

    ......

    所以,在吴宁眼里,太平公主所处的那个圈子真的没什么意思。

    让我去做狄仁杰要靠一部侦探连续剧才能被人所熟知去做郭子仪

    不去!

    “公主殿下现在爱惜宁之才能,是为朝庭礼贤下士,为国选贤任能还是只想找个帮手,再遇危难,好多个人出注意呢”

    “这......”太平一时语塞。说心里话,她还真的就是只想找个帮手而己。

    “......”

    只观太平表情,吴宁就已经知道了答案,暗自索然摇头。

    缓声道:“若殿下是为国着想,那就免开尊口吧!宁只有小聪明,却无大能力。律己尚可,律天下、律朝纲,却是没有那个本事的。”

    “可若殿下只想个帮手,那又何必把宁带在身边呢若有疑难,只需一封书信便可,宁自是乐意效劳的。”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太平也是无话可说了,只得道:“那以后,还劳先生多多费心了!”

    “嗯。”吴宁故作淡然地点了点头。

    “天色不早,公主早些休息吧!”

    说完,转身出了小院。

    独孤傲那两个货还在外面冻着呢,得给两人安排个地方睡觉。

    只不过,一出院门......

    那帮侍卫宫人都瞅着小爷暧昧傻笑个什么劲儿

    “小郎君,出门哈。”

    “你离我远点!”吴宁躲着刚刚那侍卫走。

    可那货还贴上来了,“夜黑,不安全,小的陪着您”

    “......”

    吴宁哪知道,这侍卫已经认定了,这位小郎君和咱们公主殿下关系端是不一般啊!

    没看小郎君这冷着脸嘚吧了半天,公主却一点都没生气,还是那么“亲热”有加这里面肯定有奸情啊!

    “还是小的陪着小郎君吧!”那侍卫死缠烂打,还就盯上吴宁了。

    吴宁急了,“我就去隔壁,你跟着干嘛”

    心说,这货怕不是有毛病吧贴老子那么近,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跟他有奸情呢。

    拉上独孤傲、雷霁就走。

    “走吧,给你们找个地方睡觉。”

    “哎!”独孤傲哪敢怠慢,赶紧跟上。

    现在吴宁在他心中的地位,那是提升了八十个段位都不止。

    一边走,还一边砸吧着嘴称赞:“啧啧,早怎么没看出来,九郎才是真正的世外高人啊!以后还得多多提携,多多提携哈。”

    吴宁被这货逗乐了,“提携没看我都躲了吗我劝你也别往里进。”

    “我这....”独孤克金撇着嘴,“我这跟九郎不一样,俗人,不进去试试心里不踏实。”

    雷霁此时也道:“既然九郎心怀远大,又有太平公主这么好的机会,那为什么....为什么非要躲开呢”

    这是雷霁想不通的,难道吴宁心中抱负满满,却甘心窝在这小山村

    “要知道,九郎这个机会,可是多少人等一辈子也等不来的啊!就此错过,未免太过可惜。”

    “呵呵。”

    不想,吴干笑两声,蹦出一句差点没让雷霁背过气去。

    “谁说我错过了”

    “......”

    “......”

    好吧,两人同时翻了白眼,这个贱人,就是贱啊,原来是以退为进!

    白瞎二人还满心诚恳地为他刚刚的激昂陈词所感动,为他错失良机而痛心。

    原来,最坏的就是他!

    其实不难理解,吴宁稍稍一点,二人也就彻底明白了。

    他是拒绝了太平公主的邀请,可是他也说了,有用得着的地方,一封书信即可。

    只要有这么一句话在,那太平公主这条大粗腿他就算抱紧了。那还不什么时候想入朝,一句话的事儿

    关键是,吴宁这么一弄,他既可以与太平公主攀上关系抱紧大腿,又可以不去京师,躲开朝堂漩涡。

    这货是想坐在家里就把利挣了。

    你说,他精不精吧

    “好贱!”独孤傲脱口而出。

    “可我怎么就轮不上这好事儿呢”

    “切!”吴宁一点都没生气。

    和这两个货一个炕上睡这么长时间了,说个梦话都能共享,早就是无话不谈的朋友了。

    “给你,你也得用得上才行。”

    “那你到底是打算当官,还是没打算当官啊”

    吴宁摇头,“走走看吧,至少现在不该去惹这个麻烦,可以后谁说得准呢”

    好吧,这货是打算占着茅坑不拉屎。

    先占着!

    ......

    可惜,吴宁没想到的是,他只想观望,但有个人却是已经盯上他了。

    而且,是那种他想拒绝也拒绝不了的人物。

    呵呵,你和武老太太说我不想给你当官试试

    她真敢一刀咔嚓了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