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獒唐 > 第二四二章 城下休整
    单于城。

    大雪落下,突厥大汗默啜反而不急了。

    汉人不善冬战这是常识,虽对突厥大军有利,可是冬天打战尤其是攻城,突厥人也不好受啊!

    主要是狄仁杰引兵来援,使着并州久攻不下军心动摇,再加上岑长倩跑了这个事儿,也把默啜恶心到了。

    本来想借那老爷子的威势瓦解汉人的心理防线,可是岑老爷子一跑等于来了个釜底抽薪,让他这个势没法借了,反而进一步的动摇了突厥各部南下的信心。

    如此局势,默啜也不是莽夫,只得暂将王帐退回单于城,只留手下大将于并州城下围困。

    ......

    当然了,默啜可不是退回单于城享清福,更不是躲避寒冷。

    这位志比颉利可汗的突厥之王,其实是有着另一番打算。

    说白了,从并州打开中原大门,依现在的形势来看,已经不现实了。

    有魏元忠、狄仁杰、黑齿常之三人坐镇,等于是武则天派出了大周最强阵容,且兵力又与突厥相当,还是守城,破城难度之大,已经是不言而喻的。

    所以,默啜要随机应变,早做打算。

    那如何破解呢

    很简单,改道向东,奇袭幽州。

    没错,默啜不想和大周在并州耗下去了。

    从地图上看,单于城在北,并州在南,突厥南下,必要踏过并州。

    可是,还有一条路取道中原,那就是他现在不往南攻,而是向东。

    单于城东边就是幽州,虽然离的比并州远,但是,幽州只有一个李千里啊,而且李千里还是李唐宗室。

    默啜心说:如果我偷偷地把并州战场的大军撤回来一部分,再向契丹和奚人下达王命,让他们再出一部份人马配合。只要一个十五万人的大军潜入幽州境内,奇袭攻之,不怕幽州不得。

    如此一来,李千里也就落在了他的手里。

    到时就算李千里不降,他也可以像对付岑长倩那样,直接挟持啊!

    想到这里,默啜豁然开朗。

    这简直就是妙计啊!一石二鸟,把之前的窟窿全补回来了。

    ......

    于是,再不迟疑,秘令并州前线徐徐撤兵,一个月之内,最少要有十万精兵回到单于城待命。

    可是,就在默啜王令传出去的第二天,有巡哨来报,于单于城东百里处,发现了周军行迹。

    “什么!”

    这可把默啜吓了一大跳,只道是幽州军抢先一步,掩杀而来。

    “多少人马”

    “这......”哨探语塞,“属下唯恐打草惊蛇不敢靠近,不知多少人马。”

    “笨蛋!”

    默啜大骂,“数炊烟还不会吗!”

    “未见炊烟。”

    “未见炊烟”默啜一怔,紧绷的心神又略有安稳下来。

    “可见扎营”

    “也未见扎营。”

    呼......

    默啜彻底放心了,心知是虚惊一场。

    ......

    大队兵马,人吃马嚼,总得埋锅造饭,怎么可能没有炊烟,更没见到营帐,只能说明不是什么大队人马。

    长出一口气,“想来是周军探马吧,再探再报!”

    打发了巡哨,这事就算过去了。

    呵呵,可不是默啜大意....

    相反,默啜的大队人马都在并州城下,王帐左右只有他的近卫千余众,如果周军真的突袭而来,那他只有跑路一条。

    他是没有多虑的必要。

    说白了,行军打仗不做饭是不行的。

    所以,从古至今刺探敌情,看的都是起了几个锅灶,扎了多少营帐。

    汉人军队五十人一锅,十人一帐,这些都是固定的,即使造假也相差不大。

    远远的数炊烟,查帐篷就行了。

    更何况也不看看单于城附近是什么地形

    一望无际的草场平原!又下了雪,就是雪原上走一个人那都是无所遁形。

    大队人马恨不得离着几十里上百里都眼得见。

    所以默啜根本就没往那方面去想。

    也不用去想,这是常识。

    就好比后世两国打仗,一边飞机大炮机关枪;另一边握着手枪“腿儿”着往上冲。

    那自不用想,有飞机大炮的肯定不把手机当人。

    因为无论射程、射速和威力都和自己这边没法比。

    只不过....

    谁能想到,拿手枪的那帮人是穿越来的,手枪成射原子弹...还是洲际的...

    就是这个道理,未知事物改变认知,改变战争规则。

    这也是黑齿常之得到压缩饼干和自热包之后,会狂喜,会打包票可以速战速决的原因。

    因为这两样东西,改变了战争的规则。

    默啜是绝对想不到,周军可以不埋锅造饭也有粮吃,亦可以身披白绢,在冰天雪地里潜行了七天之久也不被冻死的。

    所以...

    这一仗他输不冤,也可以说冤透了!!

    当默啜还在做着他奇袭的美梦的时候,绝想不到大周的奇袭比他来的更早!

    当黑齿常之的五万奇兵,已经摸到了单于城下,默啜更是想破脑袋也不明白...

    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于是.....

    单于城破!武周大将黑齿常之生擒默啜!

    突厥大军顿成群龙无首之一势!士气全无。

    .....

    ——————————

    消息传到并州。

    “黑齿得手了!”狄仁杰大喜过望!

    急令三军出城,突袭突厥大营。

    已成散沙一般的突厥各部,唯剩大败一途,死伤惨重,向北退去。

    魏元忠国仇家恨!引兵追击,连收朔州、单于两地战绩卓然。

    突厥残部,虽未彻底剿灭,但已不足为惧。

    ....

    正当魏元忠打算一鼓作气,将突厥人敢进杀绝驱逐千里之时....

    吴宁已经开始打点回程的行装了。

    黑齿常之一战得手,那也就...意味着禁军的使命已经完成了,突厥战场已经不需要他们了。

    黑齿常之将要去完成他下一项使命!

    果然。

    不出半月,女皇诏令就到了....

    此次在如此短的时间之内,大皮突厥,无论是在朝内,还是民间。亦或对四边蛮夷的震慑上来看,都属不世奇功。

    女皇圣御当然是先有褒奖。

    先是头功者,燕国公黑齿常之,奇谋得胜,功盖当世,晋镖骑大将军。统三十万禁军事。

    狄仁杰赐梁国公爵。赏金五百,绸二百匹。

    魏元忠晋越阳候,并州节度使,统西北军政军。

    其子魏升,以国殉国,追认兵部侍郎,赐爵安南伯。

    ....

    武则天显然圣心甚悦,大加封赏,凡此战官员无一缺漏。

    连兵卒小校都是慷慨赏赐,可谓军心大振。

    而且,老太太连转运粮草的吴宁都没落下,即之前赏赐他检报军情有功之后。

    再下封赏,赐了个武川候!!

    ....

    好吧,吴老九一个运粮的,却与魏元忠的赏赐比肩,成了候爵。

    这封赏不可谓不大了...

    甚至有点...有点过了。

    要不是吴宁这回的功劳着实不小,百姓们还以为...

    以为这个穆子究,不是女皇的面首,就是他干儿子呢!!

    一时之间,民争又起,人们沉浸在武周大破突厥的喜悦之中,对这个穆子究的议论也成了新进八封。

    当然了....

    武则天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有赏,有争...

    那就得有骂,有罚!

    ....

    “这个穆子究一届江湖草莽,凭什么就封侯了”

    “他不会....真和张氏兄弟一样,成了女皇的面道吧”

    还是那个朱二!还是那间酒肆,还是那些...有的没的的议论。

    ....

    “别瞎说!”有人反驳,贱贱一笑,“陛下要找面首....”

    “那也看不上穆子究啊起码得是他那个弟弟穆子期吧”

    “那才是人中龙凤,真正的俊后生啊。”

    ....

    “行了行了....”有人无语道:“不应该吗”

    “人家穆子究千里迢迢从蜀中跑来京城报信。”

    “又把大军粮草运转安排的井井有条。”

    “没他的长路镖局出手,黑齿将军也拿不来那奇袭之胜!”

    “咱到觉得,这个武川侯给的挺好!”

    “说明陛下是明察秋毫,知人善用!”

    ....

    “对对对!”

    “咱也是这么说,要没这个穆子究,突厥人现在不定打到哪了呢!”

    ....

    “诶”一直听着大伙议论的朱二又开口了,“你们说....”

    “穆子究一个江湖草莽都知为国效力,跑来京师报信...”

    “那同样知悉突厥有意进犯的那些山东商户,怎么就没一个像穆子究一样的呢”

    ....

    “什么山东商户!”

    “他娘的山东商户都是谁家里的傻子都知道!”

    ...

    慢慢的,有人情绪开始起来了,“亏得那些什么世家门阀个个都在朝里作官!”

    “当的是什么狗屁官!还不如一个草莽。”

    ....

    “行了行了!”也有人再劝。

    “祸从口出,少说两句。”

    “那些大家族,连皇帝都不鸟,还在乎什么突厥不突厥反正也不用他们出钱出人去剿灭。”

    ...

    “可不是吗还得是陛下,还得是禁军!”

    “才能让蛮子知道咱大周不好惹!”

    ...

    正聊着...

    只见一平日与朱二混在一起的泼皮跑了进来。

    “朱二哥,听说了吗女皇又下诏令了!”

    朱二眯着一只眼,抬着下巴问道:“什么诏令”

    “哎呀!”那一拍大腿,“女皇刚刚下诏,要让黑齿将军和狄相领禁军回师洛阳。”

    “啊!”

    朱二腾的一下站了起来,“那北方战事怎么办”

    “由魏元忠统领,调山东诸州府军接手啊!”

    “日!!!”

    朱二听罢,大骂一声!

    “还他娘的要不要脸!”

    可把仔气着了....

    “他妈的黑齿将军拼死拼活,在雪地里趴了七天,才换得生擒默啜!”

    “现在仗快打完了,他娘的世家又跑上去挣功了!”

    “这帮人还有没有点廉耻!”

    ...

    “对!!”

    “对!!”

    “对对!!”

    酒肆之中,被朱二带的群情激愤,仿佛被抢了功劳的不是黑齿和狄胖子。而是他们自己。

    对世家之恨,亦是到了顶点!

    “不行!!”

    朱二义愤填膺,“咱们得去京里那些世家官员的大宅子去问问!”

    “还要不要脸!!”

    “早他娘的干什么去了!”

    说着话,朱二愤然出了酒肆,行至门前,还不忘回头一喝,“我等小民,亦知报国!”

    “唯世家只知啖食民膏!却全无报国之心!”

    “尔等是当顺民,还是与我同去!为天下、为女皇讨一公道!”

    “....”

    “....”

    大周朝从不缺像朱二这样的义愤之士....

    这样的场景,亦在洛阳的每一个角落上演...

    至于有没有人响应....

    呵呵,古人的淳朴,大唐民心的彪悍,在这里一样都不少!

    朱二稍一鼓动,酒肆之里的闲汉,愤民便高喝附和,呐喊冲出。

    这一日,洛阳城有若暴乱!

    这一日,世家府宅被围了个水泄不通!

    这一日....

    武则天,出奇的沉默,对于满城愤民有若不见!

    卢松....

    直到此刻才意识到....

    坏了!

    ....

    另一边,接到圣命的黑齿常之和三十万禁军无不愕然...

    随之愤恨!!

    他们赢了....

    大败突厥!

    他们也本应得到更多的封赏....

    抢更多的突厥牛马,蛮夷奴隶!

    可是现在....

    一纸圣令,他们就要把功劳让出去,把即将到手的钱财让出去!!

    凭什么!

    就凭他们是千年世家

    就凭他们比女皇更能掌握这个天下!

    士兵们恨!怒!!

    可是....

    他们是禁军!恨与怒只能埋在心里,女皇圣令,不得不从。

    不得不在老将黑齿常之的率领之下与山东府军交割,再颓然的向南撤离。

    ....

    至于黑齿常之....

    他也恨,他也不服气。

    可是...他得听武则天的命令。

    老将军即使不明白,为什么

    为什么要把最后的胜利果实让给世家

    女皇老了吗没有以往的杀伐果断了吗

    黑齿常之开始怀疑,开始...迷惑。

    直到他在南归的路上....也就是并州城下,接到了武则天的密令。

    老将军展开一看....

    “!!!!”

    原本迷茫的眼神,登时精光爆射杀气腾腾!

    “来啊!”

    “传本帅将令!!”

    “羽林卫五万兵马,就地扎营,城下休整。”

    “金吾卫五万兵马,取道荥阳!城下休整。”

    “豹韬卫五万兵马,折清河路归京,城下休整。”

    “虎贲卫五万兵马,即刻挺近幽城,与李千里部调防,行至赵郡城下休整!”

    “余部....与本帅改道范阳!城下....休整!!”

    黑齿老帅颁完将令令,下意识看了一眼,身后的并州城池....冷笑一声:

    “世家”

    “到头儿了!”

    .......

    。

    推荐阅读:《神游诸天虚海》https://www.yn-t.cn/book/813/,作者:古月居士,云书阁正在更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