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獒唐 > 第二一五章 孰轻孰重(二合一)1
    马上十二点了,没校错字,等一会儿刷新再看。

    武则天开放商贸不限民行,使得大周朝迈进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八年间,着实展现出许多新气象,亦衍生出不少新生行业。尤其是城镇之中,聚拢的人越来越多,行当也越来越杂。

    什么修脚的、修鞋的、卖牙粉的、吆喝药糖的,食庄饭铺一家挨着一家,日杂百货更是遍地都是。

    如果有个熟悉历史的后来人穿越到大唐,说不定会以为自己走错了到地,误跑到两宋去了。

    这其中,自然也包括镖局。

    而其中佼佼者,当之无愧便是这长路镖局。

    回到八年前。

    当长路镖局初挂匾额开门接镖的时候,射洪百姓只当这是一伙招摇撞骗的市井流民。

    可是,当穆家兄弟把蜀中商人秦文远安全地从黔州带回来,当大伙儿看到一车一车的名贵中药,成匹成匹的苗人蜡染被运到蜀地,谁也不再怀疑长路镖局是真是假。

    大伙儿都争先恐后地涌向射洪,涌进长路镖局,请求镖局保他们入黔行商。

    而这个扎根蜀中一座小小县城的长路镖局,不出意料一炮而红!!

    生意兴隆自不在话下。

    可是,谁也想不到,长路镖局的举起,可不仅仅是一条川黔商,更不仅仅是生意兴隆而已。

    短短两年时间,长路镖局就先后开拓了从益州到黔州的川黔商路,益州到广州的川广商路,到南诏的川滇商路,还有到吐蕃的川西商路。

    群山环绕,路道四塞的巴蜀之地,一下子成了大周最为发达的商贸中心!

    甚至超过扬州成为大周最富之地。

    而这一切竟只依赖一家由逃户流民创办的镖局

    毫无悬念的“长路镖局”,还有创办镖局的穆家兄弟成了当年巴蜀百姓茶余饭后最热门的谈资。

    可是,长路镖局的脚步必没有因为征服蜀地而停止。

    当巴蜀商路尽归长路之时,镖局的大当家穆子究,又把目光放到了整个大周。

    长路的镖师们开始借由三峡水道出川,一路东去辐射大周!

    开始的时候,对于一个纠集武人的“打行”聚众行事,朝廷着实有些担心。

    可是

    曾经在益州任过刺史的狄仁杰一纸奏折,再加上各地送来的反馈彻底打消了朝臣和武则天的担忧。

    狄仁杰在奏报之中细举了自打长路镖局创力以来的这几年时间里,蜀地盗匪劫案的情况。

    事实上,凡长路镖局所过之处,劫案骤减,百姓无忧。说明长路镖局对于治匪之事不但无害,反而有利。

    而自长路出川之后,各州报上朝廷的大案重匪,也确实大幅减少,使得武则天这个大周天子,都对这个小小的坊间镖局高看一眼。

    甚至下令全境州县,但有长路于本州欲创分号各州当以方便。

    直到去年,也就是长路镖局创办整七年的当口。

    广州刺史孙宏德更是办了一件前无古人的创举!使得长路镖局的声望成鼎沸之势,无人不晓!

    他把广州一年来的海商税资,不再像以前一样由军队护送入京。

    而是全交由长路镖局护送入京!

    这可了不得了

    广州如今是海贸重地,一年的税资何其之巨他不用官军却把这么大一笔钱交给了民间镖局

    这要是出了问题,可如何是好

    但是长路镖局没有让孙宏德失望,价值一千多万贯的白银黄金跨越万里运抵京师,不但万无一失而且路耗镖资也比官军运送不知道少了多少。

    这使得武则天圣颜大悦,不但重赏长路镖局,而且都不等来年。

    当年福州、泉州、扬州、益州等几个大周重镇的官税转运之务就都交给了长路镖局。

    这使得长路之名更是天下皆知。成了大周百姓茶余饭后最为热门的谈资。

    而当初创建镖局,还有现在镖局之中的几个风云人物,也不知道是被哪个好事之人,编成了“蜀中十杰”。

    账房、厨刀、鬼老七

    妓子、书生、刀十一。

    狠八郎、胖修罗、玉面太叔震川西。

    还有道爷,不算前程算死期!

    账房,便是长路镖局三十六家分号的总账房,不知其姓名,只知姓李,江湖人都管他叫财神。

    想来也说的过去,每年每月每时,大周朝从长路镖局手下走的钱财商货数都数不过来,而这些都归李账房一手调度。

    那可不就是财神爷吗

    厨刀,则是长路镖局川滇商路的总镖师,话少言寡,身形魁伟。据说是从前是穆家的家仆,后随穆家兄弟创立镖局。

    不使长刃只提一把厨刀,大伙儿都管他叫厨子。可是别小看这个厨子,手下八百镖师威震巴蜀南诏两地!

    传说南诏国王连大周天子都不鸟,却要给厨子三分颜面,想把女儿许配于他,人家还说等等再说,“有仇未报无以为家”!

    鬼老七穆梁栋,是穆氏几兄弟之中最年长的一个,也是仅在“狠八郎”穆黎之下最心狠手黑的一个。

    据说有一次长路镖局初到鲁地保商,绿林匪盗给了面子,却是惹上了七姓十家之中贵人。

    仗着自己是本地一霸,又是荥阳郑氏的旁支。把霉头触到长路镖局头上来了。

    结果

    当时领镖的穆梁栋和穆黎便露出了凶相,把那闹事之人扣下,放出话去让荥阳郑氏家主亲自来提人。

    最后,郑氏都不敢与长路镖局硬碰硬,只得乖乖陪罪认错,才把人领回去。

    可是据知所说,荥阳郑领回去的

    是个手脚皆折的残废!生生被穆梁栋和穆黎把人给废了!!

    而郑氏家主却是一个字都不敢多说。

    书生,也就是此次进京赶考的穆子期。

    不得不说,长路镖局,武人为尊,却也不失文采,这个穆子期得名士陈子昂指点,在巴蜀一带早有才名。更是今科大热的状元之选。

    刀十一、狠八郎、胖修罗还有玉面枪王太叔翎。也都是长路镖局或是坐震一方,或是威震绿林的头面人物。

    而这十杰之中最为神秘的应该就是这个妓子,还有道爷了

    当然,十杰之后,还有长路镖局的镖主穆子究更不让人难以琢磨。

    道爷姓什么,叫什么,甚至长什么样儿江湖上无人知晓,因为,见过道爷的人都死绝了!

    众人只知道一点道爷长年坐镇射洪总镖局,轻易不出门。但是一但有别人解决不了的难题,轮到道爷出马。

    那在他的剑下必是,无一活口!

    “不算前程,算死期!”

    轮到道爷给你卜算问卦,那就说明,你的死期到了。

    至于妓子

    则是比道爷更为神秘的存在。

    起码大伙还知晓道爷在哪呆着,可是妓子

    别说姓名长相,年芳几何

    连在哪,到底有没有这个人大伙儿都闹不清楚。

    知道有这么一号人物,那还是因为几年前胖修罗穆彪的一次大开杀戒。

    岭南有一侬人都老,自持手下有数千之众的侬寨而不把汉人放在眼中。

    不但几次劫了长路镖局的镖,还出言侮辱前来讨要的穆彪。

    开始穆彪还忍了,毕竟是人家的地头,再说穆彪其人是穆家几兄弟之中最温和好说话的一个。

    可是那都老说错了一句话

    “他说你这爹死娘贱,姊妹为娼的肥猪汉狗!也敢与我讨价还价”

    “”

    于是穆彪怒了

    调遣岭南数十绿林山寨,把这个数千人的寨子屠了个干干净净!!

    那一次,穆彪整个人都疯了!冲入寨中,见人就杀!把那个都老更是亲手一刀一刀的给活剐了!!

    胖修罗之名也因些而来。

    从那往后,穆彪整个人都变了!再不是那个温和穆家小胖,而是一言不合便取人姓命的追魂修罗!

    那半年的光景,他几灭城寨杀孽深重,连朝廷都多有注意,可是不管是谁都劝之不得。

    直到有一天,穆彪接到一封信。

    信中劝他收敛,这才让他平静下来。

    而直到这时,人们才知道,原来胖修罗还有一个亲妹妹

    而那个妹妹真的就是个妓子。

    蜀中十杰,名满天下,可是除了书生穆子期还算上得台面。其他人,则都是厮杀汉子,江湖草莽。

    能得到如今的名声还有朝中各方的重视,多半还是他们身后的长路镖局。

    加上那个狂生穆子究的缘故。

    今次,武氏兄弟,李贤和太平公主不请自去。

    为的也是这个穆子究。

    说白了,能够一手掌控长路,手下镖师余万!九省绿林听之号令!!

    连朝廷财税都要仰仗此人转运。

    这样的势力,怎容忽视

    “殿下”

    高延福一边伺候着太平公主出府登车,一边生怕自家殿下看轻了一会要见的那个书生而不住劝导

    “这个穆子期虽是白身,不值得殿下亲自出马。”

    “可是他的那位兄长,却是不容小觑的。”

    “您想想啊”

    “抛开江湖不谈,单论文采。”

    “穆子期也只是得陈伯玉的指点,可是他的那个兄长,狂生穆子究却是正经的陈伯玉之徒。”

    “若能得他之助,那在文坛之中推崇陈伯玉文人们,必是对殿下心生好感的。”

    “”

    太平坐在车中一阵烦闷。

    她平时对江湖之事了解颇浅。不由道:“这个穆子究为什么叫狂生”

    高延福以为公主生了兴趣,急道:“听说是此人不习礼数,颇有魏晋狂士之遗风。”

    “甚至从不束发。”

    “不管见谁,哪怕是他的老师陈伯玉,也都是披头散发癫狂不羁。”

    “所以在巴蜀文坛,便得了一个狂生的名号呢。”

    “哦”

    太平点头,“那还真是狂的没边儿。”

    高延福一听,“但是人家有狂的资本啊!”

    “九省绿林盟主啊,连关陇世家,鲁地豪门都要给他面子。”

    “可想而知这人的本事得有多大”

    “而且”

    高延福说到这里顿了顿。

    “小的听说,此次武氏兄弟和魏王之所以这么上心,是因为在穆子期来京之前。”

    “他那个兄长就放出话来了,说是若子期高中,他便亲来京城为其庆祝。”

    “殿下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什么”

    高延福道:“穆子究号称九省绿林盟主。”

    “意思就是大周十道之中有九道绿林推崇于他。”

    “另外一道,也就是京师所在的关内道,并非不服穆子究管治。”

    “而是穆子究有言在先,民不与天子为难。”

    “就是说,他再厉害也是民,不能给天子找麻烦,所以誓不入关内引陛下猜忌烦恼。”

    “可是这回,为了弟弟的功名,他要亲来关内。”

    “有人说这九省,马上就要变成十省了”

    “可是小人觉得,穆子究来京,却是给了武氏兄弟和魏王拉拢他的机会啊。”

    “”

    太平听到这里,不由渐渐严肃起来。

    如此说来,倒是真的有必要和他们争上一争了。

    “高长史放心”

    太平知道高延福担心什么,“本宫既然去了,就会给足那个书生面子。不会落于人后的。”

    “好那就好”

    高延福抹了一把细汗,他还真怕咱们公主殿下一任性,给那个书生点脸色看。

    这事儿就算黄了。

    “对了”

    一边走,太平一边与车下的高延福闲聊。“有些日子没见到你家力士了呢”

    “跑哪去了怎不见他来玩耍”

    “嘿”高延福憨笑一声,“小儿顽皮,倒是让殿下惦记了。”

    “明日,小人便让他来给殿下请安。”

    太平淡笑,“力士若算顽皮,那这世间可就没有听话的孩子了。”

    话锋一转,“高长史,一心为本宫着想,本宫是看在眼里的。”

    “只是平时琐事颇多,无暇分心,甚至言语生硬。”

    “高长史莫要见怪。”

    “家里有什么需要的,尽管与府中取用,不要和本宫客气。”

    高延福闻言,心中甚暖,“还有劳烦殿下惦记,真乃小人之过了。”

    “殿下放心,拖殿下平日厚赐,家中一切都好。”

    心说却道:您别总耍公主殿下的任性脾气,少办一点冒失错事。那就什么都有了。

    正想着

    府中一个外差,从队后急急忙忙的跑了上来。

    “启禀殿下!!不好了!”

    太平皱眉,“什么事,慢慢说。”

    “梁王武三思家的公子崇谦,跑到官宁坊去了。”

    “点名点名要为巧儿姑娘梳理!!”

    “官宁坊的老鸨劝之不从,现在正要强把人带走呢!!”

    “什么!”太平猛然高叫!“他敢!”

    “来人”

    “摆加强官宁坊!”

    “”

    高延福整个人都不好了

    咱不说好的去见穆子期吗

    您这

    您这怎么又拐歌妓窝子里去了

    分不清孰轻孰重啊!

    。绿茵峥嵘https://www.yn-t.cn/book/216/

    绿茵峥嵘手机阅读网址:https://m.yn-t.cn/book/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