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歌圣 > 第3章 理想与现实
    坐在客厅的藤编沙发上。

    走马观花的阅览了原主短暂、灿烂、却最终归于平凡的一生。

    张北山不禁要感慨人生苦短,世事无常!

    原主本该有更为辉煌灿烂的人生的,却谁知,风云变幻,兴尽悲来。

    相比原主波澜蹉跎的人生,张北山自己上辈子的那点小挫折和小郁闷,真的都不叫事了。

    “大叔,你夜里在家,就不要折腾我了吧。小星要再哭,拜托你自己喂他,行吗?我明天早上还要早起上班呢。”

    不一会儿的功夫,给小星喂完奶拍了嗝安抚入睡的董小宇从房间里出来了,一脸疲倦到要死的表情,闷声埋怨着张北山。

    张北山干巴巴的点了点头,没多言语,目送着身材高挑的董小宇精疲力竭的走回了她自己房间。

    “啪。”

    董小宇进屋后给房门轻轻的带上了。

    客厅里又归于了沉寂。

    张北山往后仰靠在藤沙发上,捏了捏鼻梁,想让自己再清醒些,好确认身上正在发生的事不是一场梦。

    忽然。

    董小宇的房门又打开了。

    董小宇不顾形象的披头散发露出一颗脑袋来,就像女鬼似的,歪着头问张北山:“你没事吧?那车祸到底严重不严重啊?”

    之前原主回家的时候,董小宇熬夜工作还没睡呢,原主把他出车祸的情况轻描淡写着和董小宇讲了。

    董小宇见原主挺正常的,不缺胳膊不短腿,身上也没有外伤,就没把这车祸太当回事。

    但现在见张北山精神浑浑噩噩的,举止十分异常,她有点担心张北山了。

    张北山心里很乱,需要冷静冷静,好好消化消化穿越这事,不想和别人说话。

    便朝董小宇摆了摆手,沉声道:“我没事,你去睡吧。”

    “哦。”

    董小宇闻言缩回了脑袋,关紧门,连系错扣子的睡衣都没力气脱了,疲劳潦草的去睡觉了。

    张北山在客厅里静坐了将近半个小时。

    心情却始终难以平复下来。

    这期间,原主的很多情感和记忆的细节像涓涓细流一样流进了张北山的意识。

    受到原主的影响,张北山十分想去看孩子,想看看毛巾被是不是又被孩子踢开了,也担心孩子会不会呕奶呛着自己。

    坐不住了,张北山蹑手蹑脚的返回了卧室。

    “哒。”

    轻轻打了个指响,将小夜灯唤亮了。

    借着柔和的灯光可以看到,刚刚还哭的要死要活的胖娃娃,正舒服的抱着心爱的小海马甜睡呢。

    董小宇给张星照顾的很好,毛巾被盖的很严实,脚下的毛巾被还特意压到了孩子身下,以防孩子轻易就给毛巾被踢开。

    从张星胖乎乎的脸蛋上不难看出,原主把一腔的热爱全都灌注到了孩子身上。

    原主熬到现在已经很瘦了。

    张星却从一个襁褓中还不到十斤的小婴儿长成了现在这个身高足有八十厘米的胖娃娃。

    这都是原主把自己的血和汗熬到了张星身上。

    张北山此前并不是很喜欢小孩,甚至会觉得小孩很烦。

    但继承了原主的父爱深情,再看着眼前这个自己的孩子,他心里就喜欢的不得了了。

    恨不得上手去抱抱胖乎乎的张星。

    但又怕给张星吵醒。

    他只能压抑住这股从心里往外止不住泛滥的父爱之情。

    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张星,看了得有七八分钟,张北山都不觉得烦。

    “喜当爹”并不是一个很好的词。

    但继承了原主如海无涯的父爱深情后,张北山真心觉得自己突然多出来这么一个胖乎乎的儿子很幸福。

    虽然原主的记忆中也有不少照顾小星照顾到要崩溃的疲累心情,但看着这个鲜活的小生命天真安详的睡着,张北山心里便有种说不出的欣慰感觉。

    一直到肚子隐隐作痛,张北山才离开婴儿床畔,去和董小宇共用的卫生间撇了个条。

    原主常年开车,落下了轻微痔疮的毛病。

    撇条的时候屁股会痛。

    这种真实到拉屎拉痛屁股的生活细节,让张北山确定他是真的穿越了,没有做梦。

    原主之前被追尾,可能太疲劳了,回家后连澡都顾不上洗,就倒头睡了下去。

    张北山撑着这具汗臭味爆表的腊肉身体,大了个号,之后实在是受不了了,匆匆的洗了个澡。

    把油腻腻的卷发和身上的汗臭全都洗干净后,张北山这才舒服一些。

    在卫生间里照着镜子刮胡子。

    一脸的络腮胡都刮干净了。

    再看着镜中这张留着卷发背头、黝黑、硬朗、又无比沧桑的面孔,张北山心底涌起了一股异样的豪情。

    或许是继承到了原主短暂却灿烂的体育人生,一股特别不服输想要再创辉煌的心志在张北山心里油然而生。

    通过原主的记忆可知,这个新世界和张北山曾经生活的世界是完全平行的。

    两个世界有一些历史很相似,但大部分东西都物是人非。

    在文艺娱乐市场,几乎没有任何的交集。

    张北山搞了半辈子的音乐,脑海里积累了丰富的音乐知识和大量的音乐财富。

    在上一世,他只是在华语乐坛上小荷才露尖尖角,没有什么大红大紫的经历。

    但这一世就不同了。

    张北山坚信,靠着时空的差异性,他能在这边的世界乐坛大展拳脚!

    命运因缘际会的让他来到了这个新世界,继承了这具油尽灯枯却依旧硬朗的身体。

    他一定不能辜负了上苍对他的这份“厚爱”!

    他要用音乐点亮原主月落星沉的黯淡人生,替原主追回本该属于他的辉煌。

    他更要创造属于自己的辉煌人生,将上一世的梦想照进这一世的现实!

    带着满腔的热情,张北山这晚疲累又兴奋的睡过去了。

    却没睡多久,胖小星歇斯底里的哭声就又给张北山吵醒了。

    张北山这才意识到,理想和现实生活是有着巨大的落差的。

    现在别说用异世的音乐去征服世界了,他能不能照顾好胖小星这个十个月大的baby都是个大问题!

    这天是周四工作日,董小宇连早餐都顾不上吃,就带着两个黑眼圈去电视台上班了。

    家里只剩了张北山一个人照顾胖小星。

    虽然脑海里有原主和胖小星“交战”的丰富作战经验。

    但张北山亲自上手来照顾小星后,还是被累到了吐血!

    胖小星正处在口欲期,逮着什么都往嘴里塞,一个不注意就被这小子把遥控器给拆了,将里面的电池叼在嘴里咬。

    再一个不注意,这小胖子又扶着床头蹒跚的走到床边,眼瞅着就要摔下去。

    要不是张北山眼疾手快,胖小星今天非得摔十几个跟头,外加误吞n种杂物不可。

    胖小星还不会说话,饿了只会叫“内内”,高兴了或者不高兴的时候会喊“妈妈”,却不会叫“爸爸”,也听不懂大人讲话。

    张北山必须全副精力的盯着这小子,隔一会儿就要喂奶,再隔一会儿又要喂辅食,再隔一会儿又要给他榨天然的水果汁喝。

    等喝完了果汁,胖小星就拉了,张北山只能不辞辛劳的抱着这小子去厕所洗屁股。

    胖小星中午睡觉的时候,张北山早已累的半死,也必须抓紧这点时间躺下休息一会儿。

    但他又不敢沉睡过去,以免胖小星自己醒了瞎折腾。

    这一整天给胖小星照顾下来,张北山吃吃不好,休息也休息不好,精疲力竭,半条命都要交代在这了,还哪有什么心力去征服世界啊!

    晚上七点。

    终于熬到董小宇快下班了。

    饿到前胸贴后背的张北山,咬牙硬撑着哄胖小星在客厅的爬行毯上玩积木。

    “这是往上搭的,不是往嘴里吞的,跟你说了多少遍了,你怎么就不懂呢!”

    见胖小星冷不丁的就要把积木往嘴里塞,要不就把积木往爬行毯外扔,张北山真是心累到想撞墙了。

    突然客厅里刮进一阵风,把董小宇的房门给刮开了。

    张北山瞥到董小宇房间里靠墙立着一把民谣吉他。

    就像见到了久违的朋友一样,张北山用最快的速度跑进董小宇房间,把吉他给抱出来了。

    然后又跑回客厅,坐到藤沙发上,抱着吉他对爬行毯上乱扔积木的胖小星讲:“宝贝儿,求你别折腾了,爸爸给你唱歌听,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