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剑影 > 第六十章 特种运输局
    第六十章 特种运输局

    于小璐是个五岁的小娃娃,根本记不住交给她纸条的人的长相。

    柳云龙办公室的电话机一天到晚响个不停。要么是于小璐爷爷于北万的那些故交,要求梅机关放人的电话;要么是那些一心想溜须拍马的王八蛋,要求梅机关定五岁的于小璐一个侮辱领袖重罪的电话。

    影佐的办公室内。

    影佐看了看于小璐的档案,苦笑一声:“这也许是梅机关的‘反日份子档案’中,年龄最小的一个反日份子。”

    柳云龙说道:“机关长。我办公室的电话,都快被南京政府里的大佬们打爆了。一个五岁的小姑娘一直关押在梅机关,算怎么个事啊?”

    影佐道:“柳桑,有人建议我给这个小姑娘定一个‘侮辱领袖’的罪名,终身监禁,你怎么看?”

    柳云龙扶了扶自己歪戴着的军帽:“机关长,终身监禁一个五岁的小娃娃?提这个建议的人,脑子里灌了粪吧?这事儿要是传出去,咱们梅机关可真是要贻笑大方了!”

    影佐叹了口气:“唉。我也是这样想的。算了,就把于小璐释放了吧!”

    柳云龙点头:“是,机关长,我马上去办。”

    两个小时后,上海商会副会长于北万的汽车来到了梅机关门前。

    于北万,上海滩洋行买办出身。上海商界有头有脸的人物。淞沪会战时,他没有舍得抛弃自己手里的三家纺织厂,一家化工厂,两家面粉厂,留在了上海。

    上海沦陷后,日本人以他全家的性命要挟他担任商会副会长,他无奈之下,只得从命。

    梅机关和76号却一直把他放在那份“有反日倾向的上海商人”名单里。对他一直采取着监控措施。

    柳云龙的“妻子”刘笑嫣抱着于小璐,来到梅机关门口。

    柳云龙则在一旁拿着一个帆布包。包里都是他给于小璐买的,尚未吃光的零食。

    于小璐见到爷爷,从刘笑嫣怀里窜下来,摆动着两条小腿跑到爷爷身边:“爷爷!”

    于北万抱起孙女:“孩子,爷爷来晚了。”

    柳云龙走到于北万身边:“于老先生,这是一场误会。”

    于北万理都没理柳云龙,抱着孙女径直进了汽车。

    柳云龙透过车窗,将那一帆布包零食递给于北万:“这是拙荆这几天给小璐璐买的零食。还没吃完。。。”

    于北万接过帆布包,冷冷的说:“哦,谢了。司机,开车,回家!”

    汽车开出后几分钟,在一个垃圾桶旁停下。于北万摇开车窗,随手就把装满零食的帆布包,扔在了垃圾桶里。

    晚上,老丈人刘平安给柳云龙打来电话,说想女儿了。

    柳云龙知道,应该是组织上又派给了他新任务。他领着刘笑嫣,去了刘公馆。

    刘公馆书房内。

    刘平安给柳云龙倒上一杯茶,问:“你知道重庆一直在跟日本人打一场货币战争么?”

    柳云龙道:“我懂军事,却不懂经济。老刘,你给我讲讲。”

    刘平安道:“总体战,打的是军事,也是经济。中日之间的货币战争,从37年就一直持续不断。日本人刚刚占领上海时,国民政府的法币币值很稳定。可以在上海租界的外国银行里,直接换成美元、英镑、马克、黄金。那时候,日本人将大量日占区出产的物资,走私到国统区,换成法币。而后日本人用走私获利的法币,在上海租界的银行里大肆套购黄金和外汇。”

    刘平安喝了口茶,继续说道:“那时候,国民政府为了防止法币外流,甚至下了死命令。禁止国统区的商人,将法币带到日占区。达到一定的数额,甚至可以直接枪毙。”

    柳云龙道:“这我就不懂了。日本人这不是给咱们送物资呢么?”

    刘平安笑了笑:“错!他们是在用中国土地上的出产,换中国人的法币,而后兑成黄金,从西方买石油、橡胶、钢铁等战略物资,造成枪炮,反过身来继续打中国人。”

    柳云龙想了想,说:“现在日本已经跟英美宣战。他们即便拿到了法币,也无法从英美银行里兑换成外汇、黄金。”

    刘平安点点头:“没错。自珍珠港事件后,日本与英美宣战。情况反了过来。国民政府那边,希望用法币,从日战区购买物资。日本人则在商界实行了《战时商品管理法》,不允许日战区的商人向国统区出售任何的货物。于是,国民政府成立了一个机关,名字叫‘特种运输局’。”

    柳云龙点点头:“我知道这个‘特种运输局’。其实说白了,特种运输就是走私,用黄金、白银在日战区购买物资。而后走私回国统区。”

    刘平安道:“最近,会有一个重庆特种运输局的高层官员,来上海,跟上海商会副会长于北万谈一笔大买卖。组织上希望,你能够确保这场会面的安全。”

    柳云龙道:“这似乎应该是军统给我发布的命令。组织上怎么先知道了?”

    刘平安道:“军统高层有我们的人。至于这个人是谁,你不要乱打听。我也不会说。这是重庆政府方面的事,虽然我们跟他们信仰不同,却都是中国人。国统区现在物资奇缺,老百姓吃饭穿衣都成了问题。即便是为了国统区的那些老百姓,我们也要保证这场会面的顺利进行。”

    柳云龙问:“于北万。。。是军统的人?”

    刘平安摇摇头:“他跟你的世叔沈君平一样,谁的人都不是。只是一个有良知,有爱国心的商人。”

    “嘟~”刘公馆的门口,突然驶来一辆汽车。从汽车上下来的,是柳云龙的军统联系人徐必成。

    徐必成对门房说:“我是柳干事长的下属。找他有急事,劳烦他出来一下。”

    不多时,柳云龙出了来到刘公馆门前,上了徐必成的汽车。

    徐必成道:“鱼肠,刚刚接到戴老板亲自发出的密电。两天后,重庆特种运输局的副局长李从成会来上海,找上海商会副会长于北万谈一笔大生意。你知道,于北万在梅机关和76号的监视名单里。他的身边,有太多76号的探子。如果二人贸然会面,一定会被76号察觉。戴老板希望你能想个法子,让这两个人秘密会面。事后,你负责将李副局长安全送回国统区。”

    柳云龙点点头:“于北万身边,时刻都跟着一群76号的探子。即便是他家的宅子里,应该也有许多76号安插的内应。不动声色的让他和李副局长完成会面,的确要费一番脑筋。好在我们有两天的时间想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