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荒野巅峰 > 第六十一章 在路上(無法無聖酒酒,其实今天就准备更一章的!嘿嘿)
    于是,人们看到了惨绝人寰的一幕。

    一条条竹虫被生生吞吃掉,开始的惊愕,恶心,到后来的麻木,因为江子涯竟然一气把整个竹筒里面几十条竹虫吃个精光,最可恨的是,他还打了一个饱嗝。

    这些竹虫的能量,足够他坚持到晚上再吃下一顿,但是却不足以撑开他的胃。

    不过,在荒野里,这已经足够好了,哪能奢求更多。

    无人拍摄机的智能系统很健全,它会自动捕捉运动的物体和颜色鲜艳的物体。

    西双大热带雨林里,并不是一色的碧绿,尤其是在高高的树冠下面,那些看似枯老,不知道多少年岁的树干上,经常会开起鲜艳的花朵。

    这种现象,被称为“老茎生花”,是热带雨林树木的一个特殊现象。

    这样的特殊现象,则是因为生命注定无可回避的一种追求,那就是繁衍后代。

    花要结成果实,必须有蜜蜂和昆虫来授粉,这是植物留下后代的关键。

    而热带雨林很多植物都非常高大,高大到蜜蜂和昆虫根本无法企及的高度,于是这些植物为了延续下一代,开始了这种老茎生花的特殊现象。

    所以,千万别以为植物毫无思想,它们和动物没有区别,适应着大自然,有着动物一样的欲望,为了生存和延续时刻在努力改变着自己。

    (草木亦如此,人呢?)

    这些花,大多味道并不重,但是很多混合在一起,则让这绿色的大棚内,充满了沁人的芬芳,让人的呼吸都忍不住贪婪。

    借着头顶绿荫之间的缝隙,江子涯看到天空上有着高高的卷积云,就像是一片片的鱼鳞,布满了天际。

    一般出现这样的高云鱼鳞天,基本可以断定会有阵雨。

    不过此时距离晚上还有很多时间,江子涯不会为了小小的阵雨放弃继续赶路。

    不过也不要期望这些茂密的树冠可以为你遮挡雨水,江子涯很清楚,外面下多大的雨,雨林里一滴也不会少。

    因为几乎那些最上游,高高的树木,都有着一种很特殊的叶子,那就是滴水叶尖,每一片树叶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个小乌龟带个尾巴。

    雨水滴落在上面,会顺着小尾巴滑落而下,滋润着下面的植物,还有它自己的根茎。

    没错,这样的形状,才使得热带雨林内高矮植物层生,而不是会因为高树的阻碍,变成北方空旷的巨木林。

    恐怕没有什么设计师,能像雨林的大自然这般无微不至了。

    “嗡嗡嗡...”

    江子涯行走间,不知何时多了蚊子的陪伴,不过幸好有那些门帘似的衣服,一直晃悠着,让这蚊子只能想办法在江子涯的脸上下家伙。

    当然,这等于找死。

    江子涯小时候被他爹逼着在夏天的老井上练习阴拳功。

    以前的老井,井口就和现在的大脸盆差不多大小。或方形或圆形,四周用青石砌边。

    而所谓的阴拳功,就是双脚站在井沿上,双拳轮流向着井内打直拳。

    这个直拳不是拳击的直拳,而是立拳,比较像形意的崩拳和咏春的日字冲拳握法。

    阴拳功说起来,算是少林七十二绝技之一,内容很玄幻。

    那就是每日冲拳,不限次数,力尽为止,待到一拳下去,井中之水随着拳风翻滚蜂拥,才算功成,这时候,用拳击人,不需着身,几丈开外,就可将人用暗劲击毙。

    属阴手,中者必死无解。和朱砂掌,一指禅,软玄功,追风掌是一个流派的。

    这个流派的特点就是牛.逼,最牛.逼的是,活着的人,没看谁练成过。

    川地刘姓传武者,练习这种暗劲数十年,如今可以打灭一米开外的十二根蜡烛,是这项绝活的吉尼斯世界纪录保持者,估计再练百年,有机会打到一丈之外。

    江子涯也练了两年多,将近三年。

    可以说,那井底的水,只有在他流口水和滴汗水的时候起个涟漪,其它的时候,对他的拳风无动于衷。

    于是两年多后,江子涯找他老爹抗议,认为这阴拳功绝对是扯犊子。

    但是他老爹问了几句:“夏天蚊虫多,你可是挨咬了?”

    江子涯想了想,说道:“第一年挨咬了,第二年几乎没有了,今年更是一次没有!”

    他老爹嘿嘿笑道:“那你以为让你练的是什么?真的是打水吗?”

    江子涯怒,道:“你当初说的是打水!”

    他老爹笑道:“但是目的,不在于打水。拳拳向下,为生根力,立拳冲击,为求透劲,这两年,你打拳的时候,蚊子沾不到你的身,就证明你用上了脚踵根劲,全身一动无不动了!”

    江子涯闻言恍悟,再回井口冲拳,果然见那蚊虫只在自己身边徘徊,不得落足,而拳头所过之处,蚊虫纷纷跌落,浮死于井水之中。

    至此,他再也没有练过阴拳功,但是却练就了拳头打蚊子的绝技。

    所以,这只蚊子他在身边一晃悠,就被他甩手一拳,打死到不知何处去了。

    (注:好奇的朋友可以试试,无需打井,只要拳头别握紧,用空拳,以小鞭拳的出拳路线打出去,苍蝇蚊子,基本跑不了。)

    不过对于这个吸血造访者的出现,江子涯还是很高兴的。

    因为,在雨林里出现蚊子的地方,大多有水源存在,他很希望那是一条河,这样的话,他就可以沿着河流前进,方便饮水和捕食鱼类,而且也会比在树林里好走许多。

    思考着,江子涯略加快了脚步,朝着斜下坡走去。

    水往低处流,寻水需走下坡路。

    但是勐腊口到西双大雨林公园的一号大桥,整个路线是海拔缓升的过程,与大金安岭的地形走势差不多,想来是主办方怕选手利用水流做动力,造成比赛不公平。

    毕竟那样的话,谁距离河流近,谁就取得了优先权。

    几分钟之后,江子涯的身前,果然出现了一个小水泡。

    面积很小,大概只有不到十平方的大小,上面堆满了或腐烂或新鲜的落叶。

    水泡子的周围,有很多动物的脚印,杂乱无章的好像抽象画。

    江子涯一搭眼,就认出了野兔,田鼠还有野猪的脚印。

    至于另外他并不认识的足迹,看脚印的深度和尺寸,应该是大型的哺乳动物,这让他禁不住咽了一口唾沫。

    无论金钱豹还是南虎,在丛林里面遇到了,都很难抗拒和躲避。

    所以,这场比赛,主办方的工作量几乎达到了最大,两个人轮班看着一个人的比赛情况,遇到致命危机,就会立刻发动无人机上的强力麻醉枪,尽最大可能避免惨剧发生。

    在雨林里,对待河水是必须很谨慎的,不是流动的水,是绝对性的不能喝,哪怕是山泉,只要是没有流通的小溪,那么也一样危险。

    雨林里拥有着巨大种类和数量的动植物,同样也拥有着外界无法比拟的细菌和病毒种群数量,而囤积的死水,正是细菌和病毒的温床。

    江子涯摇头,叹了一口气。

    闷热的天气,让他出了很多的汗,此时此刻,他是极其希望能够喝到一口清凉的淡水,然而很不幸运的是,他一路走来,没有遇到救命藤,而这里又是一潭死水。

    他不得不打起精神,绕过水洼,继续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