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该死的二战 > 第37章 总统都跑了
    希特勒竟然带头给龙德施泰特鼓掌:

    “这才是德国的将军,你需要的弹药和物资,我会让后勤部门全力运输,但我希望你不要在那些波兰人偷袭得手。”

    龙德施泰特突然咬牙切齿地说道:

    “我的元首,不是波兰人偷袭的……是波兰人偷袭的……”

    “龙德施泰特,你到底在说什么,难道偷袭你南方集团军群弹药库的不是波兰人,那是什么”

    龙德施泰特稍微清理了下思绪,才继续说道:

    “我的元首,根据我们破译的电文分析,偷袭格鲁茨的一个名叫云越的美国人,他是美国派遣到波兰的军事观察团成员,就是他带着一个波兰装甲师偷袭的弹药库,在瓦纳镇打残我们一个装甲师的也是这小子,突破我们包围圈的还是这混蛋。”

    希特勒早就知道美国向波兰派遣军事观察团的事情,为此他还向美国政府抗议了呢可美国政府的解释是双方的军事交流,别无他意。

    希特勒当然不希望美国参战,此时的德国,才刚刚挣脱《凡尔赛条约》不久,德国的武装力量总共才一百六十多万,如果美国参战,在加上英法两国,那德国就立即完蛋。

    所以希特勒除了派出使者继续和美国沟通之外,没有任何的办法,他甚至下令,如果在波兰战役之中抓住了美事观察团的成员绝对不能就地枪毙,一定要送到柏林来,这些被俘的美军将来就是和美国谈判的筹码。

    还别说,北方集团军群在突破波兰首都华沙外围阵地的时候,就抓住了三个美国派遣到波兰的军事观察团成员。

    据抓捕这些美军事观察员的德军士兵回忆,这些美国佬实在是太怂包,一旦被包围,不管他们身处的堡垒有多么坚固,弹药有多么充足,他们都会毫不犹豫地投降,

    这三个倒霉蛋正在送来柏林的路上,美国大使在听说了这件事情后,只是象征性地提交了求见申请,美国大使就代表了美国政府的态度,这几个俘虏,不能改变美国政府的态度,所以就别拿这几个俘虏来说事儿。

    既然美国是铁了心要在今后的某个时间加入这场战争,那希特勒也就没有什么顾虑了,那三个倒霉蛋按照普通战俘的待遇执行,该下苦役就下苦役,该挨鞭子就挨鞭子,没有什么好说的。

    希特勒难得冷静片刻,稍许他就手舞足蹈地对龙德施泰特说道:

    “我的将军,既然是那个人给你的耻辱,那你就应该从那个人找回属于你自己的荣誉。”

    龙德施泰特双脚一并,然后对着希特勒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我的元首,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龙德施泰特随即转身离开,希特勒对北方集团军群的进攻十分满意,他们已经兵临华沙城下,进攻波兰首都华沙的战役将会很快打响。

    此时的华沙,已经乱成一锅粥了,因为波兰总统居然带着一些高管偷偷乘坐飞机逃跑了,波兰总统丢下他的国家和人民,抛弃了他的责任和国民的信任,就这样偷偷地经罗马尼亚逃到了英国。

    用波兰总统的话说,他亲自去英法哪里求援,留在波兰境内的所有军人和士兵,一定要坚持战斗,他一定能从英法哪里求来增援,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1939年9月15日,古德里安的第19装甲军包围了布列斯特,其第3装甲师和第2摩托化师继续向南推进,以便与南路集团军群的右翼李斯特的第14集团军完成最后的纵深合围。

    与此同时,第14集团军的前锋克莱斯特的第22装甲军,包围了科沃夫之后继续北进,1939年9月16日在符活达瓦地区与北路集团军群会师,合围了退集在布格河、桑河与维斯瓦河三角地带的波军。

    1939年9月17日,德军在完成华沙的合围后,限令华沙当局于12小时内投降。而波兰政府和波军统帅部已于1939年9月16日越过边界逃往罗马尼亚。

    总统跑了,现在留守的统帅部也跟着跑了,好在波兰统帅部还在用电文继续指挥残余的波军战斗。

    就在此时,苏联迫不及待地跳了出来,早已同德国商量好瓜分波兰的苏联,只因与波兰签有互不侵犯条约而始终不便动手,波兰政府的出逃,终于使苏联找到了“体面”出兵波兰的借口。

    苏联政府宣称:由于波兰政府不复存在,因此苏波互不侵犯条约不再有效。“为了保护乌克兰和白俄罗斯少数民族的利益”,苏联决定进驻波兰东部的西乌克兰与西白俄罗斯地区。

    1939年9月17日凌晨,苏联白俄罗斯方面军和乌克兰方面军分别在科瓦廖夫大将和铁木辛哥大将的率领下,越过波兰东部边界向西推进。

    1939年9月18日,德苏两队在布列斯特—立陶夫斯克会师。希特勒希望赶紧占领华沙,命令德军必须在1939年9月底之前拿下华沙。

    ……

    两个军事大国同时夹击无险可守的波兰,本来就战术思想落后的波兰的灭亡已经无可避免。

    云越在得到这些通报之后,就立即驱车到了凯尔采,他想同巴拉耶夫紧急磋商下一步的战略。

    云越在昏暗的地下室见到了神情憔悴,双眼布满血丝的巴拉耶夫。看着如此颓废的巴拉耶夫,云越心里也不好受,他连忙轻声问候道:

    “巴拉耶夫将军,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当前的困境又不能不能解决,将军何必如此焦虑。”

    刚刚还死气沉沉的巴拉耶夫突然双眼放光,就像溺水的人抓到了一根稻草。

    “老弟,你有办法,你真有办法”

    云越轻松地笑笑,巴拉耶夫这是陷入到了一个误区,波兰总统让他防守凯尔采,难道就非要一直死守到底

    现在总统已经出逃了,统帅部的人也逃了,就连首都华沙,也将很快陷落,本来凯尔采就是作为华沙的东面屏障而存在的,现在华沙都快陷落了,那凯尔采已经失去了作为华沙东面屏障的作用,继续坚守凯尔采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

    “将军,在华沙的总统和统帅部都跑了,华沙此时已经陷入彻底的混乱,所以华沙的陷落已经无可避免,那咱们在凯尔采的坚守还有何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