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重生资本狂人 > 第0050章 炒高纺织板块股票
    和林行知确定好见面的时间地点后,高弦转过头来,继续自己走马上任数据中心主任的第一天日程。

    在原来的整理香江证券交易所广播股价的小团队的基础上,扩建出来的数据中心,现在满打满算,有十个人,相当于一家小经纪行的规模了。

    不过,这些人手未必够用,因为在没有计算机和网络技术辅助的情况下,处理数据的工作,着实是一个苦差事。

    由于是数据中心的第一次全体会议,高弦不得不专门介绍一下诸如机构职能之类的基本情况,免不了显得有些枯燥。

    等把情况大致交代完了之后,高弦侧头问自己的副手卓凤南,“卓副主任有什么要讲的?”

    点了点头的卓凤南,递过来一份文件道:“我知道,高主任因为先是忙于香江会的节目演出,后又专注于从香江会收集情报,所以和同事们的相处机会不多,进而导致对大家在工作方面的能力,了解比较有限。”

    “为了帮助数据中心快速进入工作状态,我就帮着拟定了一份分工计划,请高主任看一下。”

    高弦接过那份文件,一边翻阅,一边揣测,“才正式履职第一天,卓凤南这家伙就要玩心眼,和我争夺人事权么?”

    不得不承认,刚才卓凤南讲的那些都很在理,高弦确实不怎么熟悉自己周边同事的详细情况,但卓凤南的所作所为,还是难免有喧宾夺主的嫌疑。

    而且,卓凤南也未必是真的出于一片好心。

    这些提议,如果高弦全盘采纳的话,下面这些人只会领卓凤南的人情;要是高弦有不同意见,则那些被挡了前途的人会对高弦心生不满。

    简而言之,不管高弦如何选择,手下的人心都散了。

    在心里将这些利害关系迅速想通后,高弦随手把卓凤南的人事提议放下,痛快地表态道:“卓副主任的建议很好,就这么办吧。”

    说到这里,高弦的目光转向郑伟豪,“你有会计的底子,报表表格一向做得不错。正好,我这里有一份我昨天总结的制式报表,你来负责让大家明白其中的原理。今后数据中心的工作成果,就按照这个格式汇总。”

    得到主任赏识的郑伟豪,显得干劲十足,手脚麻利地在黑板前,给大家讲解高弦的工作要求。

    卓凤南学习了一会后,便明白了其中的奥妙。

    高弦将数据中心的责任工作,都标准化成了表格,不管谁来干活,只要按照这些表格填写数据就行了。

    换而言之,卓凤南处心积虑的人事安排,别说想要架空高弦了,连最起码的威胁都谈不上。

    高弦没去理会卓凤南的反应,自顾自地连连点头的他,此时心中想的是,“把数据中心的工作成果变换成这些表格后,自己扫描进电脑的过程就简单得太多了,就算卓凤南唆使其他人都偷懒不干活,自己也能拿出报表,交到李福照的案头。”

    ……

    高弦的志向,肯定不在这些办公室勾心斗角上,等郑伟豪把自己的意图完全传达到位后,他就放心地把注意力转向接待《明报晚报》副总编辑林行知。

    望文生义,《明报晚报》就是查良庸的《明报》“全家桶”成员之一。

    现阶段的《明报》,已经凭借前些年和左翼报纸的论战,开始把业界地位稳固下来,不用再过分依靠金大侠的武侠小说来吸引流量了。

    但也仅此而已,目前《明报》只是在通往香江大报地位的金光大道上健步前行而已,所以做起事来,仍然是分外的勤勉。林行知亲力亲为的工作作风,就很好地反映出了这一点。

    听林行知介绍完了《明报晚报》财经版面的情况后,高弦也就确定了,这里面不涉及什么正治纷争,进而对与对方的合作大为意动。

    当然了,高弦很有自知之明,他态度明确地打了预防针,“林副总编,写文章介绍股票的相关知识,我倒是能勉为其难,不过只能是大白话,你可不要期待我有什么文采。”

    林行知先前见《夏华早报》的那篇文章,把高弦形容得神乎其神,还挺担心这位奇才盛气凌人,如今发现自己多虑后,心态也随之轻松起来。

    他笑着鼓励道:“高先生用大白话介绍专业的股票知识,我们可是求之不得啊,毕竟《明报晚报》所面向的读者,只是普通大众。”

    “那就祝大家合作愉快。”高弦这下是真的放心了。

    林行知约起稿来还挺急,“高先生,《明报晚报》去年才创办,迫切需要树立一批知名的专栏。您最好是在这个周末,就能给我一篇稿子。”

    “明天就是星期五了……”感觉时间仓促的高弦,不禁有些迟疑。

    林行知会错意道:“高先生尽管放心,稿费方面……”

    高弦连忙摆手打断道:“林副总编,稿费的事情不着急提,免得我心虚,稿子写得更难看了。这样,我尽量挤出时间,在周末交上一篇稿子。”

    林行知欣然笑道:“高先生够爽快,我此行非虚了。”

    ……

    送走林行知后,高弦去找李福照,直接重提昨天炒纺织业股票的话茬,“李先生,我有一位媒体朋友,邀请我写一篇股市分析的文章。纺织板块的南联实业,我方便提一下么?”

    聪明人之间,不用把话说透,高弦提出这个问题的实质,就是问李福照,炒高南联实业的股价,还搞不搞?

    这一次,李福照的态度不再那么含糊不清了,“分析一下纺织板块的局面也好,正巧赶上周末,让大家消化一下;等到了下星期一,市场反应没准会随之热烈起来。”

    一听李福照如此表态,高弦顿时喜上心头。李福照这是换个姿势,来同意炒高纺织板块的股票啊。

    高弦当即兴奋地说道:“我一定在文章中,把纺织板块股票的潜在价值,详细解释给尽可能多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