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地球求生指南 > 3、为了活命,和奇怪的人达成共识
    重新走了十五分钟的泥泞小路,谷涛背着他的包和吉他还有一张在做出了标记的地图踏上了返回城里的公交车,靠着窗户塞着耳机听着忍者棒棒。

    就在他闭目养神的时候,他耳机里的歌突然停顿了一下,然后切了歌,切成了非常脍炙人口的广场舞神曲,音质还特别炸裂,但因为他懒,并没有在意这些小细节。

    “握草,我手机呢!”

    等到了地方,谷涛下意识的拿出手机,但他从口袋里掏出来的居然是一个残破的mp3,是那种十多年前的款式,得装五号电池才能启动的神奇古董机,而他的耳机线正插在上头,耳朵里则传来火辣辣的好运来。

    他总算是知道当时怎么就突然切歌了,他回头看了一眼刚才那辆公交车,咬牙切齿的愤恨了一阵。

    “所以说……”

    虽然心中有气,但最后还是不得不向现实妥协,望天长叹一声,默默哀叹:“运气这东西,真的是存在。”

    手机丢了倒也不是什么问题,毕竟在这座城市里,他也只有寥寥几个好友,死胖子算一个,还有两个一起在地下通道唱歌的伙计,其他的大概也就剩下了某团外卖几个送餐的小哥和某通某风的几个快递小哥了。

    但那种心情上的低落是真的让人难受,该怎么形容呢,挫败感……对对对,挫败感,那种“我怎么这么没用”的挫败感。

    用手里最后一点钱买了两套煎饼,塞进包里一套当午饭,另外一套则被他拿在手里坐在马路牙子上慢条斯理的吃着。

    吃着吃着,面前被人扔下了一块钱硬币,他抬头看了一眼,看到一个背着包的小姐姐潇洒的背影。他一看这就暴躁了,站起身喊道:“前面那个小姐姐,你站住!”

    那个给他扔钱的小姐姐被他吓了一跳,转过身看着他:“怎么了”

    谷涛弯腰捡起那一块钱:“你就用这个侮辱我”

    “对……对不起……我以为你是卖艺的。”小姐姐的脸顿时就红了:“给你造成困扰了,真不好意思。”

    谷涛冷哼一声,把一块钱放进口袋:“这次就原谅你,下次记得五块起步。”

    说完,他背着包慢慢朝第一个招工的地方前进,走到一半还不忘回头郑重其事的对那个满脸蒙圈的小姐姐说道:“记住,下次五块钱起步,一块钱够干什么!”

    终于在一个好心的陌生人身上发泄了一点怨气,谷涛的心情稍微好了一些,然后推开一家餐馆的大门,探头进去看着里头正坐着一个扒蒜小妹:“妹儿,这招人不”

    “你等一下哦,我叫一下老板。”

    扒蒜小妹起身走进里屋,不一会儿就有个叼着烟的老板走了出去,谷涛一看双手一抱:“告辞!”

    老板:“”

    至于为什么告辞,单纯就是不喜欢烟味,有问题吗

    背着包,拿着地图,乍一看他就像是那种穷游的旅人似的,当然是正儿八经的穷游旅人,不是那种靠陪人睡觉到处旅行的穷游客,谷涛认为公安机关需要打击一下那种穷游,卖淫嫖娼怎么界定来着反正那种穷游跟卖淫没太大区别了。

    跟着地图上的标识,谷涛来到一个小巷子,钻进了一个黑漆漆的小店,他刚走进去还以为走错了,特意退出去看了一眼,招牌上确实写着《百年老店》。

    不过说起来是百年老店,但根本看不出来是个卖什么东西的地方,里头黑漆漆、空荡荡,有几个酒坛子摆在角落,看上去挺有古风的,吧台也是跟武林外传里的那种风格,要不是旁边放着一台屏幕还开着的电脑,还真有点穿梭时空的意思。

    “有人吗”

    “有……”

    一个有气无力的声音从吧台里头传来,谷涛探过身子看了看。嘿!还真有个人,不过这小子看上去有点颓,趴在电脑键盘上,头发乱糟糟的,一看就是没睡醒的样子。

    “招人啊”

    “找工作啊”

    异口同声的问了一声,然后俩人就确认了眼神,发现是同类人。

    说是招工,柜台里那家伙从头到尾都没有站起来过,只是懒洋洋仰起头看了谷涛一眼,然后抹了一把脸就算录用了,甚至连名字都没问。

    而谷涛看着这个邋邋遢遢的家伙,感觉十分奇怪,正常人怎么会在这个季节穿羽绒服

    “那个,我有个问题啊。”谷涛摸着下巴,颇为深沉的说:“包吃住么”

    “包,都包。”那家伙从柜台里拿出一袋狗粮:“现在月底了,我们先用这个对付几天。”

    谷涛盯着狗粮的包装,然后伸手拿了一粒出来尝了尝,发现除了味有点淡,其他都还能接受,而那孙子居然抓了一把直接塞嘴里了,含含糊糊说:“吃早饭了么,没吃多抓点,这玩意管饱。”

    “哦。”谷涛还真抓了一把,像嗑瓜子一样边吃边问道:“那住哪”

    “你顺着楼梯走上去就是了,你要不先看一下环境。”

    “且慢!”谷涛想了想:“你特么都混到吃狗食了,工资怎么给”

    “过两天不就月初了么,我去收了租,先给你发工资。”那家伙抬起头有气无力的说:“保证不骗人,咱们拉钩。”

    谁特么要跟你拉钩啊!谷涛躲开了这家伙伸过来的手,然后提着包顺着楼梯走了上去,发现这二楼是个仓库,而在仓库的中间摆着一个地铺,上头有个枕头和一个睡袋,下头则是硬纸壳。

    真的,谷涛当时都震惊了,第一次看到有人对自己的生活如此对付的,这场面就跟武侠片里那些大侠们露宿在郊外破庙的情形极为相似,就差在仓库入口贴个兰若寺了。

    他默默的下楼,发现这个姑且算是老板的人正在把狗粮倒在一个碗里,然后不知道从哪弄来了一个脏兮兮的热水瓶,把里头的水倒进了狗粮里,还盖上了个盖,看到谷涛走下来,他呵呵一乐:“泡软了好吃。”

    妈耶……这简直是人间的一朵奇葩,从他那熟练的姿势和自信的语气来看,这孙子怕是没少吃狗食吧谷涛看了看手里已经被吃了一半的狗食,默默的拒绝:“我喜欢干嚼。”

    “那行,要觉得味淡,我这有辣椒酱,你拌拌。”

    拌拌……拌……这简直魔音入耳,所以谷涛赶紧甩掉耳里那可怕的叠字,咳嗽一声:“一个月工资多少。”

    “一千二”

    谷涛转身就走。

    “别走别走,好商量。”那孙子连忙拽住谷涛:“一千八,包吃住!”

    “三千五。”

    “太高了,那我从月中开始就得吃这玩意了。”这孙贼提起狗粮在谷涛面前晃了晃,眼神就真跟狗似的:“要不……低一点”

    “你说。”

    “一千五”

    “告辞!”

    “别走!!加一千!”他差不多都要抱着谷涛的大腿苦苦哀求了:“两千五!”

    看他这副可怜样,谷涛叹了口气,看在包吃包住的份上……嗯,狗食这种东西,真的太可怕了,虽然味道还可以。

    “好吧。”谷涛犹豫再三,朝他伸出手:“谷涛。”

    “辛晨。”

    两只手握在一起,达成了共识。

    谷涛其实也很无奈,这大概是为了生存第一次和这种非正常人类达成共识,不过看着这个奇怪的老板,他总有些话不吐不快:“不是我说,你都混成这样了,请什么人啊。”

    “我是这么觉得的。”辛晨趴在柜台上,凑得很近:“你看,我一个人在这平时也没什么事干,所以就打算再找一个人过来跟我一块没事干,这不就舒服一点么。”

    道理是这个道理,只是毫无逻辑,不过一个把狗粮当饭的人,跟他谈逻辑就很扯淡了,所以谷涛点点头表示认可:“你这百年老店是干什么的”

    “卖酒啊,当年我祖上可是宫廷贡酒呢。”

    “酒呢”

    “没了。”

    “然后呢”

    “我不会酿。”辛晨仰着头看着天花板:“我爸还没来得及把配方传给我就跟一只鸡私奔了,我妈就跟一个开大货车的跑了……应该是我妈先跟一个开大货车的跑了,我爸才和那只鸡搞在一起的。”

    谷涛沉吟片刻:“我认为你父母的决定,跟你有很大关系,不过我觉得他们没把你在满月之前当弃婴扔了,已经是仁至义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