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明末汉之魂 > 第十八章:占便宜
    黄汉其实是占便宜了,四个建奴之中唯一没有受伤的就是这个马甲,武力值最高的也应该就是此人。

    而这位仁兄在见到奄奄一息的弟弟之时方寸大乱,发现官道上的骑士又没能及时确认敌友。

    两个因素叠加导致他没有及时上马做出战斗准备,就被黄汉单方面发动了攻击。

    没有上马的骑兵武力值大打折扣,虽然建奴也擅长步战,但那是步兵军阵破阵战法,这还是野猪皮努尔哈赤在给李成梁当干儿子之时学的大明阵战兵法。

    一个步兵对阵一个骑兵,结果可想而知,不被打死被撞死都大有可能。况且建奴匆匆忙忙下马去关心弟弟的伤势,根本没有拿上皮盾,甚至于把虎枪直接插在了地上根本不在身边。

    黄汉突然袭击,三支羽箭接踵而至,建奴只来得及偏了偏身子而已,三箭依次结结实实钉入建奴身体,当挥舞的斩马刀奔着建奴脖子而去之时,建奴其实已经属于引颈受戮。

    一击得手的黄汉哈哈大笑,顺手一刀刺入面门中箭的那个建奴的脖子。

    轻轻松松砍了两个建奴,黄汉觉得畅快无比,他不知道还有多少建奴,决定见好就收。

    他防止有敌人突然出现没有下马,策马小跑巡视这片区域。

    只见一位明军将领脸上插着三支羽箭倒毙在战马旁,漂亮的山文甲上染满血渍,还有几位明军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也不知是死是活,几匹战马依旧在他们身边徘徊,想必那些倒下的战士是它们的主人。

    三架马车停在路边,车把式不知去向,有可能这几人早就趁着混战弃车逃入山林。

    一架马车上很明显有动静,黄汉意识到里面应该有人,他不认为是后金军躲在车里,觉得里面应该是妇孺或者老人。

    没多久宋鹏飞出现了,他远远的见到黄汉就大笑道:“师傅,咱们赚大发了,弟子一下子发现了五匹好马,马上褡裢里鼓鼓囊囊的,还有两匹驮着粮袋呢。”

    其实黄汉之前就发现了这些扔在路边的战马,反正知道宋鹏飞看到不会不管,因此没有浪费时间察看。

    黄汉琢磨着这五匹应该是备用战马,按理说建奴应该不会只有俩人,因为俩人带五匹备用马很不符合情理,问题是剩下的敌人究竟有几个?他们都跑到哪里去了?

    黄汉高声纷纷宋鹏飞,道:“小宋,你以最快的速度砍下建奴的脑袋,然后把所有的铠甲和武器都带上,这里不安全,建奴随时有可能出现,我在这里巡逻以防不测,你要抓紧时间。”

    宋鹏飞这时瞧见了两个被斩杀的建奴,又看清楚了几具明军尸体,知道情况紧急,立刻跳下战马忙活起来。

    此时那辆马车里传来哭声,原来是里面的人听见了汉语对话,知道外面不是后金军,终于敢哭出声音。“姨娘,姨娘,你快醒醒啊!呜呜呜……”

    坏竹出好笋,白养升的小妾看见建奴射杀了自己的老公,看见家丁们被斩杀几人后落荒而逃,知道自己完蛋了,她一双三寸金莲走路都要人扶,根本没有逃脱建奴魔爪的可能性。

    这个小妾真的很刚烈,她早就准备了一柄匕首,这东西不是为了抗敌而准备,是为了用它来结束自己的性命。

    这女子做事急了些,发现家丁败逃、马车夫溜之大吉之时立刻选择自杀,一柄匕首刺入胸口直至没柄。

    伺候她的两个婢女见姨娘胸口鲜血喷涌吓傻了,她们浑身哆嗦连逃跑的力气都没有了,直到听见外面有汉人在交谈才敢哭出声来。

    黄汉驱马来到车前,用斩马刀挑开车帘,只见两个女孩子拥着满身鲜血的一个成年女子哭得稀里哗啦。

    黄汉此时可没有耐心哄孩子,厉声喝道:“赶紧闭嘴,知不知道一共有几个建奴袭击了你们?”

    两个女孩子听见断喝身子不由自主一阵战栗,顿时止住哭声,两个孩子长得白白净净,一个年纪应该不超过十五岁,还有一个恐怕只有十二三岁。

    年纪大一些的女孩子答道:“老爷,奴婢不知道敌人有几个,但是知道人数不是很多,老爷救命啊!”

    娘的,问了也是白问,黄汉没好气道:“救命?救什么命?此时又没有建奴,你们还不抓紧时间往林子里钻?只要躲进树林活命的机会就有了。”

    “老爷,奴婢腿脚发软,根本走不了道,奴婢也不敢进入深山密林,老爷您发发慈悲救救我们吧!呜呜呜……”

    两个初中生般年纪的女孩子确实不敢钻深山老林,今天又见到许多熟悉的人横尸当场,被吓破了胆完全有可能。

    爱走不走,只能听天由命吧!黄汉还不知道自己今天的命运如何,哪有闲心管闲事。

    他没有跟两个女孩子磨叽,策马往东继续探查。

    追击明军的三个建奴骑兵其实都负了伤,一股狠劲迫使他们无比顽强,因为他们知道敌众我寡,万一明军觉察到己方外强中干都敢冲上来群殴就麻烦了。

    十八个明军家丁加上主将白养升被射倒、砍倒八个,余下十一人落荒而逃,三个建奴穷追不舍的同时继续挽弓搭箭射明军的后背,又有三位明军被射落马下,余下几人根本不敢回头,都在跟同伴比马速。

    三个建奴一口气追出七八里才开始减速,逃跑的明军已经是惊弓之鸟,渐渐的消失在建奴的视野。

    建奴这五人之中领头的是一位老马甲,年纪大了武力值下降比不上年轻人了。

    他虽然倚仗战场经验丰富受伤最轻,但是由于在追击明军之时依旧奋力挽弓搭箭,左肩上的箭伤貌似撕裂了,现在没有了敌情松懈下来只觉得左臂都有些提不起来。

    还有一位建奴步甲中了三支箭,匆匆拔掉箭矢根本没有机会止血,一阵极速狂飙,又接二连三开弓放箭,伤口处流血太多。

    他停止追击明军走回头路之时很明显已经有些支持不住,此刻趴在马背上紧紧地抱着马脖子生怕一不小心落马摔死。

    剩下的是一位建奴余丁,是老马甲的侄子,这小子情况也不太好,一样是由于失血过多导致头晕脑胀,抱着马脖子信马由缰跟着老马甲走在路上。

    要说建奴还真敬业,老马甲在回来的路上还强忍着体力不支把倒毙三个明军的战马、铠甲和装备缴获了,还搜寻到了百十两银子十几两金子。

    这些金银应该是三个明军家丁的全部家当,他们逃出三屯营时理所当然随身携带,此时肯定便宜了建奴。

    钱财真的是好东西,疲惫不堪的建奴马甲顿时觉得精神一振,他认为追击明军七八里不仅仅会让他们不敢西顾,还得到了三套好装备、三匹健马和许多黄金、白银真的很划算。